入夜,明月似银盘,静静的高悬在天际,照亮了这个万家团圆的中秋佳节。人声鼎沸的街道上,挂满了五彩斑斓的花灯,闪烁的七彩光华迷离了眼眸。

  灯花深处,从未见过如此美景的叶子,兴奋的在人群中穿梭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一般,笑意深陷其中。

  她蹦蹦跳跳的在人潮中行走,不时的回头朝着依然是一脸恬淡的清提看去,啧啧的惊叹着,“清提,你看,好多的花灯,好美呢!”

  听着她的话语,清提一直在笑,笑的清柔而慈爱。

  她见清提不语,抿唇甜甜的一笑,提着裙摆小跑了几步,在一处围满人的摊位前停了下来,歪着脸看着那些公子千金们从卖花灯的书生摊位上拿过了一盏花灯,向着河岸边走去。

  呵,这便是王婶她们说的放花灯么?

  好美呵……

  “呦,这位姑娘可是喜欢这些花灯?要不来一盏放放?”卖花灯的书生见自己的摊位前站着一名年约芳华的姑娘,脸上瞬间堆满了和善的笑意。

  “嗯。”叶子轻轻的点了点头,然而也是在同时,亮丽的小脸上笑容却是瞬间黯淡了下来,不安的垂下了眼眸,小声的说道,“可是我没钱……”

  这些年跟着清提,吃的用的都是他们自己种的。用的银子也是清提花缘来的,那些银子清提除了留一些给她添件衣服,余下的都赠送给了难民或是被前些天买药了。

  他从未曾在自己的身上花上一文钱。

  “呵,这位姑娘说哪里的话?”书生听叶子这般说话,又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解释道,“家中虽算不得富庶,倒还是不缺银两。这些花灯都是府中人闲暇做的,拿出来本就是图个中秋喜气热闹,大家开心一下。你若是喜欢,尽管拿去,都不收钱的。”

  “真的吗?”闻言,叶子的眼睛一亮,消失的笑意又重新挂到了脸上。

  “那是自然。”书生点头,从摊位上拿过了一个莲花灯递给了叶子,又递给她一只笔道,“姑娘可有惦记着的人?来写句话吧,写好了放在灯芯之中,上前面的河岸边放了,说不定愿望就成真了。”

  “惦记的人?”叶子扑扇着眼睛,回头向着不远处的清提看了一眼。她再度转头看着书生,道,“那这位小哥哥,我还可以拿一盏花灯吗?我想送给一个人。”

  “可以,若是喜欢你便拿吧,反正这里还有很多。”书生点头。

  闻言,叶子兴奋的连连对着书生道着谢,从他的摊位上又小心翼翼的提过了一只莲花灯,一路小跑的回到了清提的身边,将花灯捧到了他的面前,仰着脸凝视着清提的脸道,“清提,你看,花灯,给你。”

  “给我?”清提轻轻的眨了眨眼睛,没有伸手去接,而是双手相合,淡淡的说道,“不必了,你自己去放了吧。”

  “你!”

  叶子秀眉一簇,腮帮子瞬间鼓了起来,不悦的说道,“又是什么四大皆空,再多再美的一切,都是浮夸,是不是!”

  他总是这样,不管她做什么说什么,他都是一副看尽俗世变化的神情。

  “你们看,那边有个和尚,身边还跟着姑娘!”

  就在叶子心里百般不痛快时,忽然在不远处传来人群的窃窃细语声。那声音压的低低的,却又清晰无比的传入叶子和清提的耳畔。

  “是啊是啊,你看那姑娘的神情,哎呦喂……啧啧啧!”

  “可不是吗?这年头的出家人呦,都有姑娘相随么?都说出家人六根清净,看样子这和尚也不是什么好人!”

  “怎么,你可是羡慕了?”

  那声音一阵阵的,越传越大,一浪接一浪的往叶子的耳畔撞入,生生的刺痛了她的心。

  她听着这些不堪入目的话语,心间猛的生起一阵无名怒火,转身对着那群人眼睛一瞪,怒斥道,“喂,你们说什么呢!”

  什么叫清提六根不净不是好人?

  这么些年了,清提什么性子她最清楚了,他们又懂他几分就这般的胡言乱语?他身边跟着她怎么了?

  那是因为她什么都不记得啊,若不是清提,她可能早不在人世了吧!

  “怎么,我们又没说错,小娘子何必恼怒。你们看她心疼的那个样子,就肯定有什么。”人群中,一声刚回,又是众人皆笑。

  “没有!清提他不是的,我不许你们那么说他!”叶子脸一阵红一阵白,气的手都在颤抖着。

  “他不是,那就是你是喽?”叶子的话语刚落罢,人群中又是嬉笑成片,“看,她手中还拿着两个花灯,一个莫不是为小和尚准备的,求姻缘还是求什么?”

  “你、你们!”

  叶子咬唇,却是无言以对,泪水在眼眶中不停的打转着。她不安的侧目,朝着身侧的清提看去,百种滋味掺杂于心,却不知如何言明。

  对不起……

  “不必理会,我们走吧。”

  清提微微一笑,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他朝着叶子丢下了一个安抚的眼神,便不再去管那些喧哗成片的众人,带着满脸委屈的叶子,沉默的沿着街道走着。

  此刻,他的神情,他的脸色,就好像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似的。

  ds酷{匠IU网永'久免gg费看(小6说t

  “哟,看吧,一起走了,这般深的夜,一个女子和一个出家人独处,啧啧啧……”

  身后,好事的人依然不肯罢休,对着清提和叶子的背影,继续长吁短叹,一脸的暧昧神情。

  那些声音,就这么的追随着远去的两人,还在继续着。

  人消失不见了,那些嚼舌根的人也索然无趣准备散开,然而在那些人的面前忽然黑影晃动,众人还未看清是怎么回事,便感觉自己的喉间一痛,再想发声便感觉自己的口中再出不了任何的声音。

  “啊……”

  其中,说的最凶的一人,死死的掐着自己的咽喉,鲜血转瞬之间溢出了口中。他痛楚的倒在了地上,张口吐血之间,便从口中吐出断成半截的舌头!

  霎时,本该如梦的街头,又是乱成一片。

  远方的阁楼上,木窗半开,白衫男子坐在轮椅上,默默的看着街头的喧闹,被面具遮住的容颜上看不清任何的喜怒哀乐。一阵夜风吹过,将他披散在肩头的长发吹乱,轻轻的凌乱在两侧。

  风,穿过他的身侧,轻轻的摇晃着他身后灯台上的烛火,那灯芯随风摇曳了几下,继而又顽强的照亮着黑暗。

  白衫男子轻轻的眨了眨眼睛,随手转动着轮椅上的扶手,行到了房中的巨大铜镜前,凝望着镜子中的自己,嘴角轻抿成线,不言不语。

  片刻之后,他身后的房门被人推开,同样带着银色面具的黑衫男子轻着脚步走到了他的身后,也望着铜镜中的那张脸,随手从梳妆台上拿过了一把梳子,抓着白衫男子有些凌乱的头发慢慢的梳了起来,梳的那么的认真。

  “那些人以后不会再说话了。”梳顺了头发,黑衫男子从梳妆台上拿过了一只半弓的发箍,挑起他些许的头发束在了头顶,抓起余下了那一缕梳好,披在了他的身后,又分出两缕挂在了他的胸前。

  白衫男子还是不语,只是听着他的话,嘴角慢慢的划出了些许的弧线,满意的笑了起来。

  “这样是不是好多了?”将他的头发梳好,黑衫男子也微微的笑了起来,盯着铜镜中那张被面具遮盖,却又不经意的露出若有如无的贵气的脸,低声问道。

  白衫男子又是微微一笑,轻轻的点了点头。

  “那主上觉得好些的话,靖仇推你出去看看,外面很美,兴许一会还有热闹看呢。”自行的说出自己名字的靖仇,将白衫男子推到窗前,伸手指着满城花灯的陈县街头,温着嗓音询问道。

  “嗯。”

  终于,白衫男子张口,轻吐出了一个字,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