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后,又是黄昏时,西沉的落日懒懒散散的洒在天地之间,将在山道上收拾行装的两个背影,拉的长长的,斜斜的。

  “清提,我们该走了吧。”

  叶子将清提的银针用布囊包好,递到他的手上,兀自肯定的说道。

  转眼,又是半月过去了,在半月前,龙谷关守城总兵被黑衫男子所杀,他将龙谷关的屯药和屯粮都分给了难民们,那些难民有药有食物,有些寻个可居住的地方安了家,也有的惦记着故土,领了钱粮药说是要回故土重建家园,如今龙谷关的难民需要他的也不多了,依照他的性子,是一定要带自己的离开的。

  如叶子所想,清提停下了忙碌的手,抬头朝着夕阳看了一眼,点头道,“是。”

  该是时候离开了,他带着她是不能在一个地方久待的。

  “那我们去哪里?回须弥山吗?”叶子翻着眼睛想了想,好奇的问道。

  记得半个月前,他说过等忙完了龙谷关的一切,他要带她回须弥山的。须弥山环山饶水,风景秀丽,是她和清提经过的最美的地方,清提喜欢那里,她也喜欢。

  “嗯。”清提回。

  “那我们什么时候走啊?”叶子问。

  “明日吧。”

  “啊?明日就走啊!”听着清提的回答,叶子的嘴巴猛的撅了起来,明显的是有些不乐意。

  “怎么?”清提不解。

  “算算日子,明天便是八月十五了,我听王婶她们说,中秋节会有灯会,还会放烟花呢,可漂亮了。”叶子眉眼一弯,回忆着前几天难民中的几名妇人说的话,一脸憧憬的说道,“听说,十五的时候,附近的陈县中,会有很多很多的人,还有庙会,还有姻缘树……好想,好想看呢!”

  这些年跟着清提,虽然过的很安心,也很开心。可是她不是剔去三千烦恼丝的出家人,也会向往着花花世界的红尘万丈。清提性格淡若清水,每次带着她居住的地方不是人烟稀少的山脉荒野,便是落后的乡野小镇,反正在她的记忆中,清提总是避免带她去大城市中。

  所以,她在听着别人讲诉那些盛世美景是多么美丽,多么动人的时候,她的心间就像住了一只蛊虫一般,在她的心里使劲的抓,使劲的挠,弄的她犹如百抓挠心。

  她在想,若是清提肯带她去看一次那如梦境般的美景,以后不管跟他去哪里,她也不会再有遗憾了。

  清提看着叶子满是向往的脸,若水般的目光中泛起浅浅的波动,然而又很快的湮没不见。他低垂着眼脸,声音淡的恍若像秋风扫过一般,却又不容置疑的回绝道,“不行。”

  “为什么啊!”

  叶子跺脚,撅着嘴巴看着清提,一脸的委屈。

  他出了家,她又没出家,她就是想去嘛!

  更…新}4最快'上I酷5匠。网

  “不管世间再多的繁华,再美的美景,都不过是梦幻一场,不看也罢。”清提无视了叶子委屈的眼神,淡淡的说道。

  “就一次嘛,就看一次,好不好,反正明天就八月十五了!还有我听说,八月十五是中秋节呢!”叶子不依,忽然伸手去抓清提的衣袖,使劲的摇晃着,“好不好,就带我去看一次嘛!”

  “……”

  清提缓缓的垂下眼眸,看着抓住自己衣袖的那只手,沉默不语,眼中却又是浅浅的波澜。

  她跟着自己三年了,却是第一次如孩童般的对他撒娇,去拽他的衣袖。

  “好清提,就一次,不就明天的事情嘛,你为何就不肯带我去看啊!等明天看完了花灯,我们就回须弥山,我以后也不再去惦记什么节日,也不再去惦记花灯或是绚丽的烟花,好不好?”叶子见清提还是不语,手果断的从他的衣袖间拿开,去抓住他的大手,摇的更加用力,那口气就像是一个孩子在跟着大人索要糖果一般。

  她想过中秋节,想看花灯,想看烟花,更想看姻缘树……

  这些东西在她的心中,都好像梦一样,那么的遥远。

  “……”

  清提的视线,从自己的衣袖间离开,落在了自己的手掌中。他的手掌心中,放着的是她的手,那是如同孩子般撒娇的手。

  意识到清提在看哪里,叶子眼睛翻动一下,灵动的双眸中尽是笑意。她对着清提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小心翼翼的将手从他的掌心中抽了出来,负在身后看着他,继续道,“就一次?嗯?”

  清提沉默,慢慢的抬头朝着天空望去,若水般的目光中波澜深重。天际,一片枯黄的落叶在微风的吹荡下从枝叶飘落,越飞越远。

  恍惚之间,那无数的往事,瞬间涌满了何人的心头?

  耳边,还传来她对世俗繁华的憧憬之声,一遍一遍的,同样落入了何人的心头?

  “算了,不去就不去吧。”乞求了许久的叶子,终于神色黯淡的垂下了眼眸,小脸上挂满了失望之意。

  “你……,真的很想去?”沉默了许久的清提,缓缓的垂下了眼睛,静静的看着满脸失落的叶子,轻声嗓音反问了一句。

  “清提,你!”一言,本是黯淡的小脸,瞬间点燃了亮丽的神采,盈动的大眼睛中,闪动着希望的笑意,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那……,就一次。”

  清提微微一笑,皱起的眉头又重新舒展开来,再度恢复了以往的恬静。他伸手提起了手中的背篓,朝着身后欢呼雀跃的她,淡淡的说道,“走吧,去陈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