兖州,皇宫,养心殿。

  偌大的宫殿中,安静的如同无物一般,四溢的檀香味,绕满了鼻尖。宫女们站在宫殿的每一侧,杏目圆睁,守着在坐在龙椅上手托着额头沉睡的皇帝夏违。

  忽,本呼吸平静的天子,似乎是梦见了不好的事情,眉头猛的皱了起来,平静的呼吸声也转为了沉重,额间的汗水涔涔而下。

  “别过来,都别过来,救驾!救驾!”

  做着噩梦的夏违,在梦中急切而恐惧的呼唤着。边上候着的太监,忍不住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尖锐的嗓音尽量的放柔,呼唤着被噩梦缠绕之人道,“皇上,皇上您醒醒!”

  “啊!”

  赫然,惊醒。

  夏违身子一软,倚靠在龙椅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惊魂未定的看着太监徐灿。徐灿从袖间掏出手绢在他的额间擦了擦,低声的问道,“皇上可是又做噩梦了,可要奴才请御医前来为皇上诊治一下?”

  “不必了。”夏违长长的舒了口气缓解着心间还未退下的恐惧之意。

  三年了,他弑兄夺位已经三年了。

  尽管在那件事后,他拼命的找人修改书卷,修改实历典籍,他杀光了所有不服从他的大臣,将周文贞帝夏靖之死归咎与暴毙而亡。

  可是他瞒的了天下人,又岂能瞒得了自己?

  这三年来他一直在做噩梦,梦见那个被自己杀死的皇兄,梦见被逼的跳崖而亡的周国第一将卫少君和珑茹公主前来找他索命。特别是在两年前的那场天灾后,梦境越来越频繁,几乎是他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那些脸。

  “那奴才去命人给皇上熬碗安神汤吧,皇上近些日子国事太过劳累,脸色都有些憔悴了。”徐灿弯着腰,细着声音询问了一句。

  “也好,你去吧。”夏违闭合了下眼睛,无力的点了点头示意。

  这个,应该是他身边当之无愧,最关心自己的一个奴才。

  “报!禀陛下,龙谷关三百里加急!”

  徐灿还未曾离开大殿,一名太监口中高呼加急情报,捧着一封书信和一个檀木制的锦盒,进了大殿跪了下来。

  “呈上来!”夏违眉头皱了一下,朝着徐灿说道。

  徐灿将书信和檀木盒都捧好,摆放在了龙案之上,小心翼翼的退到了身后。夏违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拆开了书信的封蜡,捧在手心看着。

  然而仅仅一眼,他的脸色却是赫然大变,惊的手心一哆嗦,书信便从他的掌心滑落,跌落在了龙案边。

  太监徐灿上前,重新的将书信捡起,顺势朝着信上瞄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乱臣贼子夏违,如今奉送龙谷关总元帅齐河的头颅,五年之内,昏君便是下一个齐河,望自珍重!

  末端落款:靖仇代主上立。

  “陛下,这……”

  同样,徐灿也吓的不轻,哆嗦着手腕,指着龙案上的锦盒,半响说不出完整话语。只见夏违同样哆嗦着手靠近了檀木盒,翻动手指打开了盒盖向里看去。

  那正是一颗头颅,且还是用油锅炸过,面色灿黄,却又能依稀分辨他的五官。

  这人,分明就是当年助他夺皇位的心腹侍卫齐河的头!

  “啊!啊啊……”

  望着那被油炸过的头颅,满眼恐惧的夏违突然失声的尖叫了起来,手臂一甩,那装着齐河头颅的锦盒便被打翻在了地上,头颅沿着地面滚动翻滚了几下,滚下了大殿。

  “皇上,皇上您没事吧!快来人啦!”

  徐灿先行回过了神,急忙扯着嗓子对着外面大喊了一声,顿时禁卫军成排的涌入了养心殿中,将送信那人架起,拖出了殿外,并七手八脚的将那颗头颅装好,带了出去。

  被吓的形神空洞的夏违,身子瘫软成泥的靠在龙椅上,涣散的眼神久久的聚集不起来,他在口中喃喃的念着信上的落款:靖仇代主上立!

  靖仇代主上立!

  靖,夏靖之仇,靖仇。

  那这人的主上,又是谁?

  “皇上,您感觉怎么样了?”徐灿弯着腰,拿手在夏违的胸膛间上下的抚摸着,舒缓着他的气息,关切的问道。

  “靖仇……,你说,他会是谁?”

  渐渐的,受了惊吓的夏违也回了过了神,毕竟当年他弑兄夺位、诛杀大臣时本就是狠角色一名。

  一个狠角色,纵然承受了三年的噩梦,等感受到威胁之时,依然还会从病榻中恢复。

  他敛眉做沉思装,将这些年本是夏靖之臣却又不得已归降自己的群臣都放在心间过了一遍,最后提笔在宣纸上默默的书写着,想起一个便记一个,最后空白的纸张上面,皆是满满的人名!

  “皇上,你这是?”徐灿不解的问道。

  夏违将手中的笔一放,眼神一冷,“你去暗中传旨,叫韩铭将这些名单上的人员的行踪,尽数的掌控,若是发现有可疑之处,皆可先斩后奏!”

  DH更新a最快上g酷m匠网A?

  “诺!”徐灿弯腰接过,便要转身。

  “等等!”徐灿还未走,夏违却又突然开口叫住了他。他敛眉沉思片刻,又吩咐道,“命熟悉卫少君和珑茹的画师,将他二人的画像画好,传往全国,若是遇到长相相仿的,尽数诛杀之,宁可错杀也不能放过!然后再派人去断挞崖下寻找,务必要找到他二人,哪怕烂成一滩白骨,也要带来给朕看!”

  三年前,卫少君在他的重重包围下,带着珑茹公主逃出了兖州皇城,被逼到了断挞崖边。那日他带着珑茹决然的跳下了断挞崖,断挞悬崖深约千丈,本以为必定会粉身碎骨,可是却不曾想,在落笔的那一瞬间,他的脑海中竟然清晰的闪过了卫少君的脸。

  周国第一将,百战不败的他,会在三年前被逼死在悬崖边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