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关五里,边缘小镇。

  许是近两年难民大多涌入关内,本为边缘的小镇上,也是喧闹无比,四处皆是忙碌的行人,耳畔皆是贩夫走卒的哟喝声。

  当清提带着叶子在镇上的一间药铺买完了药,出来已是日上三竿之时,深秋的烈日照在面堂,依然是这般毒辣。

  这些年虽跟着清提走遍了不少的地方,可是叶子甚少在大的集市或镇上停留太久,所以此刻的叶子,望着街摊边的什锦玩意,连眉梢都挂满了笑意,也不去管身后的他,四处乱看着,时不时的用手擦擦额间的汗水。

  此刻的她,笑的是那么的欢愉,一点都看不出眼中有半点的伤痕。

  清提背着背篓,目光追逐着人群中的叶子,嘴角边也挂着些许的笑意,也不去说那个对花花世界还保持着喜爱之心的她,只是沉默的跟在她的身后,看着她。

  也许,她本该是这样的吧!

  “哒哒哒……”

  马车碾过的声音,从远方而来,从叶子的身侧擦身而过。沉寂在欢乐中的叶子,一点都未曾留心,那马车在行过她身侧的时候,车帘被人撩开,里面之人的目光,就这么的锁定她和她身侧的清提身上。

  “驾驾驾……”

  紧接着马蹄碾过之后,一名骑着枣红战马的黑衣男子,手中提着一个绿色的布包,飞速的向着龙谷关的关口而去。

  清提心中一动,急忙转身看去,眉头再度紧锁了起来,双掌下意识的合在了一起,低低的颂着经文。

  “清提,你好端端的念往生咒做什么?”本在四处游看着街边景色的叶子,掉头看着喃喃诵经的清提,狐疑一声问道。

  然而以往她问什么都会一一作答的清提,再次的未曾回答她的问题,停止了诵经的唇,淡然转身,背对着她丢下一句话,“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去官道南了。”

  叶子看着清提的背影撅了撅嘴巴,也未曾再追问下去,手拿着从他背篓中拽出的蒲公英,放在唇边吹走上面的伞花,跟在他的身侧再度朝着来时的龙谷关而去。

  “快看快看,那是什么?”

  刚临近了关口,也不知是哪个人在人群中嚷了一句,本是在赶路的行人皆停下了脚步,朝着说话之人的手指方向望去。

  自然,这群人也包括跟着清提身侧的叶子。

  只见悠长的官道上,先前那名骑马飞奔的男子,马两侧的包裹从一个添到了五个。那布里也不知包裹的是何物,湿湿嗒嗒的往下滴着水。有人再定睛一看,往下滴着的水竟然是红色,同时在男子的身侧,还散发着浓浓的血腥之味!

  这、这是血!

  靠的近些的行人,尖叫了一声,顿时人群中又是一片哗然。然而戴着银色面具的黑衫男子,眼睛都不眨一下,从马背上拽出一个包裹往天际一抛。于此同时,他飞速的抽出了身后的弓和箭。

  箭弩开,满弓拉。

  那箭‘嗖’的一声飞向了天际,箭端穿着包裹的结处而过,狠狠的钉在了龙谷关城墙的旗杆上。

  布落,完全的将包裹中的东西展露了出来,顿时人群大惊失色。

  是的,那包裹中的是一颗人头,且还是一颗新砍的人头!那是龙谷关总兵的脑袋!

  还未干竭的鲜血还藏在脑颅中,飘飘洒洒的往下滴落,洒落在龙谷关的匾额上,红的惊心动魄。

  I更新c最)快W》上酷-匠MP网BZ

  然而,还未停。

  紧接着那黑衫男子又将马匹上的几个包裹一一的抛向了天空,凌厉而幽寒的目光无半点情绪的波澜,同样用手中的弓箭,将那包裹尽数的射在了龙谷关四周的旗杆上,露出了不同的几个脑袋!

  此刻,人群中早已有人认出,那几个人头分别是龙谷关几名总兵副总兵的脑袋!

  黑衫男子做完这一切动作后,将弓箭重新背在了身后,对着吓的脸色皆变的人群说道,“不必害怕,只不过代为手刃贼子,如今药库、粮仓已开,缺衣少粮的尽管跟我来。”

  说罢,拉动缰绳,漠然的转身。

  人群中,将这一切尽数敛收在眼底的叶子,身子不自觉的泛起了一阵凉意,手中也出了冷汗。

  她转头朝着清提看去,脸色苍白无比。

  清提同样望着被挂在龙谷关的那几个人头,心中一阵不忍,双手相合,对着那些人开始念起了《往生咒》,一遍遍的,那么的虔诚。

  但愿,往生皆安。

  往生咒念完,清提幽幽的睁开了眼睛,回眸朝着黑衫男子离去的地方深深的看去,微微的张合着唇,恍若无声的在祈愿着什么。

  片刻之后,他无声的收回了目光,转头朝着脸色苍白的叶子看去,对着她展露一个安抚的笑意,柔着嗓音说道,“走吧。”

  “哦。”

  叶子重重的点了点头,紧握着双唇,强行压抑着心间难安的滋味,同清提一起向着官道南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