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

  然,就在叶子的心思百转千回之际,忽然从天际传来了一声嘹亮的鹰啼。一只苍鹰在夜空中盘旋而下,急速的朝着龙谷关内冲进。随着它的盘旋而过之际,一阵巨响划破幽夜,一颗绿色的信号弹冉冉的升上了夜空。

  这、这是?

  军中信号!

  忽,一个念头似乎是从叶子的心底深处划过,在她耳边轰鸣了一声,在提醒着她,这夜空中的到底是什么。

  她仅有的记忆是近三年中和清提在一起的,三年前她来自何方,她是何人她都能忘记了。这三年中她也未曾接触过何为军中信号弹,心底的那个声音又为何那么的清晰?

  思及此处,叶子只觉得自己的天灵盖一阵抽疼,忍不住的拿手捧住了头,侧目朝着清提投去求救的目光。

  然,如她一般,在看见那绿色的信号弹升天之际,又是一阵痛楚藏在了清提的透彻的双眸中。他双手合十,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闭上了眼睛轻念着佛经,一声声的。

  “清提,我头疼!”

  疼的实在难以忍受,叶子也不想去管此刻清提的脸色,粗重的喘着气息。这时,清提猛的睁开了眼睛,急忙将叶子扶到一刻粗壮的树木旁依靠着,从布囊中掏出了一根医家所用的银针,扎在了叶子的头顶的穴位上。

  “好些了么?”

  不消一会,在针灸的作用下,叶子的气息又恢复了平静。清提凝重的脸色才有了好转,他望着叶子仍然有些苍白的嘴角,关切的询问了一声。

  “好多了。”叶子点头,抬手揉了揉额头,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又让你操心了。”

  清提微微一笑,将银针收回了布囊中,轻声说道,“夜深了,你先睡觉吧。”

  “嗯。”

  因头疼而略显虚弱的叶子,对着清提展颜一笑,重重的点了点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愿再去想为何她的头会疼,也不曾注意清提是让她先行睡觉。

  夜深,枯枝燃尽成灰,当一阵微风袭来,那烟灰被吹起,四散飘去。夜凉顺着领口、袖口,钻进了她的骨缝之中。

  沉沉昏睡的那人,忽然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猛的被夜凉惊醒。

  “刷……”

  一件衣物,从她的肩头滑落,跌落在她的身侧。睡意浑然的她,在目光触及地上的素色衣衫时,眉头迅速的皱了起来,急忙捡起那件衣服四处环视了一眼,高声的叫着,“清提,你在哪里?”

  本来在睡着前,清提是坐在她的身侧的,可是为何醒来之时他已不见的踪迹?

  而且,随着他不见的,还有装药的背篓!

  “清提,清提!你在哪里!”

  早习惯了跟随在他身边的叶子,是第一次在他没有任何言语的交代下,便看不见他的踪迹的。那莫名的慌乱占据了心房,她顾不得思索他在哪里,只是抓着他的外套,沿着丛林,借着月色的余晖四下的寻找他。

  他去了哪里?

  渐渐的,急的毫无头绪、在从林山丘中乱窜的她,心也渐渐的凉了下来,左心房的角落生疼的难受。

  她顺着路、沿着山脚,一遍遍的找寻着,最后寻到了山林深处的一处峰峦脚下。早已无主的她,顾不得想太过,就这么的徒手攀岩,向着峰顶而去。

  她没有忘记,那装药的背篓也不见了!

  清提是不可能丢下她的,唯一的可能便是他趁着月色前去采药了,他答应过那些难民明日去官道南的。

  深山本是草药丛生之地,可是这山峦起伏、艰险难测,万一他出了危险该如何是好?

  她没有记忆,没有亲人,唯一有的只有清提了。

  越想,心里就越急,那一颗心就犹如被百抓所挠,煎熬难耐。忽,她一个没注意脚下,踩上了一块松散的石子,只觉得脚下一滑已收不住身形,全身一阵脱力,整个人便向向山崖下摔去。

  一声惊叫,从叶子口中喊出,她本能的闭上了眼睛,脑海中一片空白,最后的一个意识便是……

  她、她会被摔死吗?

  “唰!”

  就在千钧一发之刻,一条绳索穿过黑色而来,紧紧的缠住了叶子的腰身,绳索另一端的那人收力,紧闭着眼睛的叶子只觉得天璇地转了一番,再睁眼时她已被那人拉上了山峰的峰顶。

  她惊魂未定的拿手按住狂跳不已的心口,抬头看去。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子,那人满头乌发未曾用任何发带或是玉冠束起,就这般懒懒散散的贴着他的脸颊而过披在了肩头,半屡垂在了胸前。一张银色的面具紧密的贴着他的脸,遮去了他的容颜,只留下了一双亦清冷亦温柔的眼睛和一张轻抿成线的嘴唇在外。

  再向着他的身后看去,只见他的身后还站着一名黑衣,同样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那人手搭在他的轮椅上,分明是替他推着轮椅之人。

  这个黑衣男子!

  c“酷匠网N永M久免费l%看N+小N…说

  不就是黄昏时分,站在另一座山峰与他们对视的男子么?

  那么他眼前的这个坐在轮椅上的白衫男子,又是谁?

  疑云绕满了叶子的心头,她就这么的愣愣的看着白衫男子,许久都未曾有所反应。忽然那白衣男子随手摇了几下轮椅的把手,朝着叶子靠近了一些,缓缓向她伸出了右手。

  “你?是谁?”叶子狐疑的看着他,秀眉微蹙一下,并没有去握他的手。

  白衫男子还是未曾说话,轻轻的抬了一下手,漏在面具外面的嘴角上,挂着一丝浅笑。那笑容仿佛是在对她说,“来,别害怕,起来吧。”

  叶子犹豫了片刻,终于将手放在了他的手心。然而,仅仅是在手心碰触的那一瞬间,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刹那间涌满了心头,完全的占居了她的思绪。

  她坐在地上,手放在他的手心里,明亮的眼睛赫然睁大,眼眶莫名的开始湿润起来。她静静的凝视着他的脸,朱唇在轻轻的张合着,连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就这样,她看着他眼眶噙泪,他望着她浅浅微笑,谁都未曾先行打破这样的画面,刹那之间所有的夜风似乎都消失不见,天地万物之间只剩下了她眼中的他,还有掌心间的温热,在两人之间徘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