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我们直接收拾了东西就离开了。

  开车离开凤凰村的时候,我心里没由来产生一股浓浓的伤感,似乎我们三的情绪都不怎么好,所以一路上基本没说什么话,等到了昆南的时候也几乎到了中午饭的时间。

  我们三一起吃了中午饭之后,宋思思就回了金色阳光。

  表姐定下的机票是后天早上的。

  所以今晚的时候,我打算和小狗他们一群人聚一聚,毕竟我后天就要走了,算是暂时的散伙饭,等我在魔都发展得差不多的时候,小狗王龙他们这些心腹肯定要过去的,至于宋思思也是肯定的,这也是表姐的意思。

  我已经和宋思思说好了,今天金色阳光不营业。

  宋思思也在五星级饭店订好了酒席,斗狗场的员工,赌场的员工,金色阳光的员工以及看场子的兄弟们都邀请了,当然,还有菲菲旗下的一群小姐也在邀请之列。

  下午五点钟的时候,我和表姐一块出门。

  风华绝代的表姐镇压了全场,另外还有宋思思这个大美女,所以现场的气氛还算不错,除了一些心腹,其他人并不知道我要离开魔都了,今晚我喝了不少酒,和王龙小狗他们喝了,和赌王龙祥喝了,和菲菲姐喝了,所以我喝得头晕昏沉,今晚气氛热闹,所以吃了饭之后,在大家的带领下众人齐齐到了金色阳光,咱们今天不招待客人,就招待自己人,喜欢唱歌的上楼唱歌,喜欢喝酒聊天的在楼下喝酒聊天,喜欢跳舞的则在大舞池里面跳舞。

  我喝了不少酒,脑子晕得厉害,就跑到门口那里透气。

  可能是想到前不久和赵秦吃了饭还一起去夜店玩了吧,所以我在离开的时候,就像打个电话给她喊他出来玩玩,可是我在这个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却显示无法接通。

  我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的赵秦正坐在前往珠三角的飞机之上!

  打不通赵秦的电话之后,我又进去和小狗他们喝了一顿酒,最后舌头都大了,要回家的时候都是表姐搀扶着我回去的,开车也是表姐开,等到了广慈湖小区的时候我已经彻底迷糊了,在表姐的伺候下回到了自己的卧室躺着。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迷迷糊糊中抓起手机,拨打蒋晴晴的电话。

  电话嘟嘟两声通了。

  由于我喝得醉得不行,所以电话打通了之后我都没说话,这个时候也酒意袭来,抓在手里的手机都掉地上也不知道捡起来,躺在床上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我并不知道,睡着了之后,掉在地上的手机依旧处于通话状态。

  后面等我打起了呼噜的时候,电话那端传来一阵女人的声音:我爱你啊!

  酷◇b匠网t永=久D免费D看小☆说

  翌日。

  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快接近中午了,我自己也是头疼不已,从床上起来之后,我发现自己的手机掉在了地上,于是我就捡起,我努力回忆昨晚的事情,我记得在表姐搀扶我回来进了房间之后,我好像给蒋晴晴打过电话?

  心里面这么想着,我就情不自禁的打开了通话记录看。

  看到通话记录之后,我眼睛死死的就盯着通话记录,上面显示着昨晚一点多的时候我给蒋晴晴打了电话,而且通话时长半个小时。

  蒋晴晴的手机能打通了?

  我飞快的按下拨打键,可是这一次拨打出去,却和以前一模一样暂时无法接通。

  我心里咒骂了一声靠,然后再次拨打了过去,还是一样的,你拨打的用户无法接通。还真见鬼了,昨天怎么能打通?通话记录显示的肯定是真的,说明昨晚蒋晴晴的电话真的打通了,可是现在又打不通,难道她是故意的?

  我飞快的登陆了QQ和微信,然后给她发消息:你不回我消息到底什么意思?

  可惜,我这消息发过去,好像石沉大海一般,久久没有回应。

  我忍不住咒骂了一声,心里想着蒋晴晴,堵得难受。

  等我起床的时候表姐恰好吃中午饭,由于明天就要前往魔都,所以今儿表姐也没去哪,做了饭吃了之后,她就开始收拾东西了。女人嘛,东西特别多,表姐吃完了中午饭开始收拾,一直收拾到下午都还没收拾好呢。

  而我们大老爷们,东西都比较少,我一个行李箱就能搞定,表姐则不然,装了好几个行李箱,这样还没装完。

  她衣柜里面还剩着很多漂亮衣服呢!

  我只好苦笑着给她说行了,就留一些在这,反正回昆南的时候也要穿,要是闲不够,咱到了魔都又买新的。

  由于第二天就要离开,所以今晚我哪里也没去,就呆在家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

  八点多的时候,宋思思就开着金色阳光的那辆皮卡车过来了,表姐行李太多,所以一般的车子后备箱根本放不下,至少也要一辆皮卡车才行。

  把表姐的一堆行李和我的一拉杆箱行李放上车之后,我们就上了车。

  宋思思先带着我们吃了早餐,然后才开车送我们赶往机场。

  到了机场之后,作为在场唯一的男人,我就开始给表姐搬行李,然后去办理行李托运,至于大黑……则是宋思思去搞宠物托运,反正表姐他们在机场有关系,也不需要各种健康证啊啥的。

  等搞定一切的时候,我和表姐就准备进安检了。

  宋思思让我们一路小心,表姐笑笑,然后说:思思,等我们在魔都安顿下来的时候,你就过来。

  宋思思点点头,说明白。

  接着我和表姐走向安检,表姐在前面,我在后面,轮到我我快要走进去的时候,宋思思突然对我喊了一声:张成,等我。

  我转过头看着她,发现她的眼神格外坚定。

  我和表姐的飞机是十点钟的,登机之后我坐在靠窗的位置,没一会之后飞机开始前往跑道滑行,然后飞上了天空。

  看着窗外的景色,我心里复杂难明。

  昆南,再见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