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蜓哼了声,说:不知道。

  山跳皱眉,说:金蜓,虽然咱们的资历不如商蝶,可是咱们也不能随便让她使唤吧?我们来找张成,带着的是主子交代下来的任务,她商蝶凭什么让我们过去我们就得过去?

  金蜓脸色有些阴沉,说:山跳,商蝶的资历比你我都深,而且地位也比我们高上不少,其实我比你更讨厌她,但没办法,主子交给她的任务和交给我们的任务不同,有些时候,我们需要配合她一下的。

  山跳哼了声。

  金蜓笑了笑,说:山跳,你也别急,咱们只要办好这件事,估计就能立大功了,到时候咱们的地位会提升,甚至不会输给商蝶那个女人,等到了那个时候,咱们和她平起平坐,也不用任由她呼来唤去的。

  山跳一脸疑惑,说:这次任务有什么特殊么?

  金蜓神秘一笑,说:根据主子和我说的,张成他妈给张成留下的东西里面有安插在咱们内部的棋子,被主子察觉了,才有了咱们这一次的行动,只要我们能够拿到张成他妈留下的东西,也就能顺藤摸瓜找到隐藏在我们内部的棋子,到时候一网打尽,张家在我们内部的势力土崩瓦解,你说我们要完成了任务,还不算立了大功、

  山跳脸上立即显现出激动之色,说:算,只要咱们能够办好这件事,肯定是立了大功。

  两人脸上带着笑容,开着车子往昆南市而去。

  那栋破旧的别墅内。

  山跳和金蜓离开之后,破旧别墅内就剩下四个人了,就是把我们抓过来这边的那几个枪手,麻子枪手带头,其他的三个枪手站在旁边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

  酷匠rD网{永d久免rI费z看!小%说

  麻子枪手看了我几眼之后,脸上残忍的笑了笑。

  紧接着,他就对另外两个枪手使眼色,那两个枪手知道麻子什么意思,飞快的上了楼,没一会之后,他们就拿下来一颗椅子,看到那颗椅子,我就知道自己要惨了。

  他们要对我用刑!

  现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赵秦虽然可以挣脱绑扎带,可是对方有枪啊,而且他们是四个人,我们没有易湿的本事,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反抗不了。

  所以见他们抬着椅子下来之后,我对赵秦使了个眼神,让她暂时不要动手。

  他们抬着椅子下来之后,我就被两个枪手按在了椅子上坐下,然后我的双手和双腿很快就被固定了下来。

  看着我这样被固定之后,赵秦眼神里面闪过慌乱,可是我还是对她使眼色,让她不要轻举妄动,我被固定之后,麻子枪手他们的警惕放松了不少,不过他们还是很小心,麻子枪手让两个手下到外面守着,然后留着一个枪手站在一旁观看着,等着这一切准备好了之后,他就要对我动手了。

  麻子枪手眼神凌厉,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是那种心狠手辣之辈,他笑眯眯的从茶几上拿起了一盒牙签,看着我说:小子,最近看电视剧学到了那么一招,你说我要是用牙签插进你的指甲缝里面,你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我心里一紧!

  咒骂一句够狠,上次被迫拔掉指甲,已经把我给疼得差点晕厥了,这种指甲下面的嫩肉被刺激到是最疼的,俗话说的五指连心就是如此。

  赵秦的脸色也有些苍白。

  她的眸子盯着我,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动不动手?

  我还是轻轻的摇了下头,现在我双手双腿被捆住,要是动手的话,我根本帮不上什么忙,而赵秦一次性就要面对麻子枪手还有另外一个下属,且不说她能不能搞定,就算她能搞定也肯定要闹出大动静,到时候外面两个枪手持枪进来,那我两照样逃不了!

  麻子在我面前蹲了下来,然后拿出一根牙签,对我晃了晃之后,笑眯眯道:小子,再问你一遍,说还是不说?

  我摇头,说:不说!

  麻子哼了一声,就抓起我右手的中指,然后牙签对准了我中指的缝隙,他脸上带着残忍的笑容,然后插了进去。牙签给插进去的一瞬间,我疼得身体都快颤抖起来,牙齿也情不自禁的紧紧咬在一起,努力忍受着那强烈的疼痛。

  赵秦脸色惨白的看着我,估计她被这场景给吓到了。

  麻子脸上笑容更加浓郁,看着我阴沉道:小子,行啊,既然没吭一声,确实硬气。不过,你说我要是慢慢搅动,你还能不能忍住,不哼出来?

  我紧咬着牙齿,眼神盯着麻子,心里发誓我一定要弄死他,我被他用刑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打伤表姐的就是他,不知道为啥,我想到表姐的伤,心里的那股子怒气就蹭的窜了出来。

  麻子枪手捏着牙签的另一边搅动了一下,疼得我撕心裂肺,在我快憋不住,要闷哼出来的时候,我就听到一声狗叫。

  汪!

  这一刻,我脸色终于发生了松懈,然后赶紧开口:我说,我说!

  麻子枪手满意的看着我,笑呵呵的说:小子,忍不住了吧?我就知道,不用山跳出手,我也能把你的嘴巴给撬开。

  我脸色疼得惨白,额头上冒着汗水,一滴一滴的汗水顺着我的下巴滴落了下去,然后我有气无力的看着麻子枪手,说:能不能先把我放开,让我喝口水。

  麻子枪手哼了一声,说:小子,你最好别刷什么诡计。

  说着,他就把我放开了,不过他也很小心,放开我绑住的手之后,又飞快的给我拷上手铐,然后他才放开我被绑住的脚,这样,我就可以行动了,我走到茶几前的沙发坐下,端起茶几上一杯水喝了起来。

  我喝水的时候对赵秦使了个眼色。

  赵秦明白我的意思,微微点点头,然后我慢慢的喝着水,当我把被子里面的水都喝完的时候,我把茶杯放下的瞬间,大喊了一声:动手!

  赵秦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就动了起来,她的目标是旁边那一个枪手,而我的目标,则是在我跟前的麻子。我双腿可以活动,所以直接就从沙发上一跃而起,我这突然的暴起打得麻子措手不及,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的双手带着手铐已经死死的勒住了他的脖颈。

  接着我冷冷的在麻子耳边道:在蓝山湖的时候,你不该打伤我表姐。

  说完,我双手猛然使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