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并不知道赵秦练过,所以没有对赵秦用手铐,赵秦眼神看着我,好像在询问我动不动手的意思,我想了想,对她轻轻的摇头。

  这种情况下动手,我们毫无胜算!

  别忘记了,他们三人都是有枪的,要是他们三人都说赤手空拳,那样我们还有逃走的机会,可是他们三人有枪,咱们在车上就动手的话,吃亏的只能是我和赵秦。

  我们只能等。

  这一次,车子并没有开多远,我们到了昆南市的郊区就停下了。

  丰田霸道是在一栋破旧小楼停下的,小楼里面啥人都没有,我和赵秦被拉下车之后,进了小楼里,直接就给关进了一间仅仅有一个小窗子的屋子里面,那个小窗子缝隙太小,估计连小孩都钻不出去,锁上门之后,我和赵秦就被关在了里面。

  不过关上赵秦的时候,他们也有些小心,竟然也用绑扎带把赵秦的手给铐住了,估计也是以防万一吧!

  ,S酷F匠网_|首发$

  我看了赵秦一眼,调侃说:咱们还真有缘,上次被关了一次,现在又被关了一次,扯平了,上次你连累我,这次我连累了你。

  赵秦狠狠瞪了我一眼,说:你还有心思说笑,赶紧想想怎么离开这里!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缓缓道:不急,咱先歇歇气。

  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开始寻思逃生的办法,现在我们被关起来,要想逃生除非他们开门放我们出去,不然我和赵秦没有任何办法,这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所以目前对于我来说,只有等,或者先去打探外面的动静。

  我心里这么一想,就站在门口那里对外面大喊大叫了起来,说我想拉屎了,要上卫生间。

  可是,这一次抓我们的和上次抓我们的吴和平显然不是一类人,吴和平他们都是混混,还稍微有点人性化,而这一次抓我们的都是枪手,说白了,就是职业杀手,这样的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辈,他们怎么可能会理会你要撒尿还是拉屎?

  所以我把嗓子都给喊哑了,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这让我挺生气,忍不住骂了几句脏话!

  赵秦瞪了我一眼,说:别骂了行不行,他们不会让你出去的,咱们得重新想办法。

  我骂了声靠,说:老子真想撒尿,他们这是想憋死我啊!

  我在吃烧烤的时候喝了几瓶啤酒,赵秦没有喝,所以她没有尿急,可是我喝了啊,现在随着时间的增加,我的尿意越来越强烈,都快憋不住了。

  按理说,我们男人根本不在意,直接掏出来尿就成,可是现在的我根本做不到,我的手是被反铐在背后的,我根本解不开我的裤子,我要想尿的话,只能是尿裤子了。

  我憋了一会,实在是忍不住了,我寻思要憋下去,估计要把身子给憋坏了,所以我看了赵秦一眼之后,我看了赵秦一眼之后,开口说:赵秦,能不能请你帮个忙?

  赵秦看着我说:我又没有钥匙,我能帮什么忙?

  我笑笑,指了指房间,说:这房间挺大的,他们肯定不会开门给我们了,我要不撒尿估计要憋死,所以只能在房间里面解决,不过你不用担心,这房间面积够大,咱也不用担心臭。

  赵秦愣了愣,然后转过身子说:你要尿就尿吧,我不看你。

  我苦笑说:我连裤子都解不开,我怎么尿啊,你得帮我解裤子才行。

  什么?

  赵秦听我这么说,脸色刷的变得,变得有些羞怒,盯着我说:没门,张成你可真够无耻的!

  我苦笑,说:赵秦,现在的情况你知道,我要是有能力自己解开裤子,我肯定不会麻烦你,憋尿的感觉我想你应该清楚吧,我可不想憋坏了身子,所以你就帮个忙呗!

  赵秦盯着我,眼光有些犹豫,好一会之后才说:我……我怎么帮你,我的手也被铐住了。

  我见她这样,就寻思有门,就赶紧说:这样,我过来靠着你,你用你的手帮我解开。

  说着我就开始动手了,我朝着赵秦走过去,当然是朝着她的背走过去的,这样贴着她的身子之后,她背后被铐住的手刚刚可以够到我裤子那里,这样就方便解开了。

  我这样贴着赵秦,赵秦身上那股子体香都传进了我的鼻子里面,她本来穿的就性感漂亮,闻着这股子香味,我心想这娘们可真香,要是那个赌约真的实现了,那得多爽,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那个九位数的荒诞赌约似乎并不吃亏,要是能让赵秦这样的女人做一年的情妇,死了也值啊!

  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的时候,赵秦开口了,她有些结结巴巴,说:张成……怎么解不开?

  我愣了下,然后身子微微推开,低头一看,发现我裤子下面的拉链出了问题,被铐死了,赵秦因为双手是被绑扎带绑住的关系,所以不方面动作,所以这样扣死了,她的手根本解不开。

  这一刻,我都想哭了!

  我真后悔刚刚吃烧烤的时候喝了啤酒,这样的情况下,赵秦根本没办法解开,我真的想哭了,尿裤子的感觉可不好受,黏黏的不说,还要被赵秦笑话,而且到时候整个身上都有一股子难闻的味道。

  赵秦估计也是看得出来我憋得难受,就说要不再喊喊,看看能不能有点作用。

  我又喊了几个嗓子,由于憋得难受,声音都有些惨绝人寰了,可是外面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现在我都不敢坐下,只能一直站着,然后用力的憋着,随着尿意越来急,我再次看向赵秦缓缓说:赵秦,你再帮我一次吧!我真的憋不住了!

  赵秦一脸古怪的看着我,说:我怎么帮你?我解不开,实在不行你尿裤子里吧,我不笑话你。

  我苦笑说我从三岁之后就没尿过裤子,然后对她说:其实你可以帮我的,用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