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姐赞许的看了我一眼,说:长三角将来是个大舞台,那里确实是个好地方,当然,在那里,你的仇家势力也很大,所以在长三角发展,对你确实有好处,可以发展自己势力的同时,打击仇家!

  我脸色一凝,说:蒋家?

  表姐微笑,眯着眼睛道:还有一个夏家!

  我和表姐聊天的时候。

  京城。

  四九城是权力最集中的地方。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去了魔都才知道楼有多高,去了京城才知道自己的官有多小。四九城这个圈子水很深很深。

  京城某处别墅之中。

  一辆奥迪A8缓缓停下,车牌吓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从车上走了下来,如果我在场的话,肯定能认出这个女人就是蒋晴晴,蒋晴晴下了车之后,直接走进了别墅之内。

  别墅内。

  客厅里面,一个面目英俊的中年男子坐在客厅里面,他剑眉星目,丰神如玉,眼神里面带着沧桑,有着一切吸引女人的资本,女人在面对他这种大叔级的男人的时候,最没有抵抗力。

  蒋晴晴走过去之后,开口喊了声:爸爸。

  那名中年男子看着蒋晴晴,眼神里面充满了怜爱,点点头,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说:晴晴,坐下吧。

  蒋晴晴点点头,在对面的沙发上就坐下了。

  接着,那个中年男子就看着蒋晴晴,说:晴晴,你在蒋家的身份很特殊,除了蒋家的直系,其他人还暂时不知道你的存在,我们对你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

  蒋晴晴苦笑了下,说:外人都还不知道你有个女儿叫蒋晴晴吧?

  中年男人愣了下,脸色有些难过,说:晴晴,这件事你也不要怪爸爸,当年的事情爸爸不得不这么做,不过现在你爷爷,还有蒋家的其他直系都承认了你的存在,只要你能把张成这件事办好,你在蒋家的位置谁也威胁不了。

  蒋晴晴笑了笑,她的笑容里面充满了哀伤,缓缓说:爸爸,这次要怎么做,你就直说吧

  中年男子开口说:计划就是电话里我和你说的那个,只要你能够牢牢控制住张成,让他心甘情愿为你做任何事,到时候让他从他父亲那里拿到那件东西之后,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蒋晴晴眯着眼睛,说: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张鸿才或者颜麝早就发现了我是你们蒋家人呢?

  中年男子缓缓道:这个不重要,只要你能够控制张成拿到那件东西,就算他们知道又何妨?当一个男人真正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那股子疯狂,情愿为那个女人做任何事情。

  蒋晴晴听到这话后,哼了一声,说:所以,你当初并不是真心爱我妈妈,不然你就算压力再大,也会娶了她。

  ;*酷2Y匠;`网#永!"久/免I8费看/j小说

  中年男子一愣,他大概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这么回答吧,叹了一口气之后,缓缓道:女儿,你不懂,当年我要坚持娶你妈妈的话,你妈妈活不了多久,我这是为了她好。

  蒋晴晴看了中年男子一眼,就没开口了。

  父女两沉默了好一会之后呢,蒋晴晴突然开口道:爸,你就不怕我真的爱上张成了?

  中年男子一怔,说:爱上又如何?蒋家和张家的恩怨你很清楚,你知道爱上他没有好结局,你们永远不会有结果,你们也注定没有私奔的可能,所以……晴晴,我希望你可以控制自己,别到时候把自己害了。

  蒋晴晴点点头,说:爸,你要没事我去休息了。

  得到中年男子点头之后,蒋晴晴就上了楼。

  坐在楼下的中年男子看着上楼的蒋晴晴,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等蒋晴晴上了楼之后,他自言自语说:晴晴,爸爸对不起你。

  昆南市。

  我和表姐聊了很久很久,聊的都是关于去魔都上大学的事情。

  聊天结束之后我就回到了卧室里面躺下。

  和表姐的这一番聊天让我心里知道了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一方面是读大学充实自己,另一方面,我就要开始面对真正的敌人,夏家,蒋家!

  表姐已经和我说了时间,下个星期将是我在二中上学的最后一个星期。

  也就是说,过了下个星期,我就要离开二中了!

  可能是表姐和我说的这番话,让我对蒋晴晴的想念淡了一些。

  星期天的时候我回了二中。

  在宿舍里面见到高大力他们的时候,我心里面突然涌出一股子伤感来,当然,我没把要走的这件事告诉他们,由于要离开这座学校,我上课仿佛都没了心思,星期三上体育课的时候,他们都在打球,我没有打,而是有些无聊的爬了后山。

  不知道什么原因,我在后山走着走着,走到了和赵琳好的那段时间在后山一起种下的那颗凤凰树面前。

  本来我以为凤凰树没有浇水,都干死了。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凤凰树竟然活了,而且长大了不少,看着这颗凤凰树,我脑子里又浮现出赵琳的影子,想着她娇美的脸蛋,她在魔都音乐学院还好么?

  我也要去魔都了。

  可是,魔都这两千多万人常驻人口,我能碰到她么?

  当初我和赵琳种下这一刻凤凰树的时候一起许过愿望,说等将来咱们结婚了,有孩子的时候带着孩子一起过来,告诉孩子这就是爸妈年轻时候私定终身的地方。

  可是,我们还是分手了!

  我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在山上呆了好一会之后才下了山。

  星期五的那天,我终于开口告诉了我们班的同学我要离开的消息,当然,我没说要跳级却魔都上大学,就说的是转学,我可不像像夏诗一样,转学都不吱一声。

  我在我们班的人气挺高的,所以知道我要转学的消息时候,大家心情都不好,特别是刚刚经历了班主任离职,现在我这个班长又要转学,至于高大力杨波他们一些兄弟,都骂我怎么不讲义气,不一起高考。

  对此,我只能给他们解释个人原因。

  星期五放学之后,我就邀请着我们班的全班同学一起去下馆子,我自己出钱请他们,酒席上,我喝了不少酒,和他们每一个男生,甚至和我有仇的李达,都和我喝了酒干了杯。

  我的轻狂青春,结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七更结束,夜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