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知道是我爸打电话给表姐的时候,心里正奇怪,我爸为啥打电话给表姐,是不是要让表姐传达我什么事呢?不过这个时候呢,表姐看了我一眼,然后从沙发上起来拿着电话到了阳台那边接通。

  看来,表姐不想让我听到她和我爸的对话。

  我尊重表姐的意思,所以就坐在沙发上等着,等她和我爸通话结束。

  表姐这一次和我爸通话的时间有些长,差不多快二十分钟了,等表姐挂了电话从阳台那里走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表姐的眼神有些不对劲,于是我就皱眉,站起来问她:姐,电话是我爸打来的把?是不是有什么事?

  表姐看了我一眼,摇摇头说:没什么大事。

  我疑惑,问她说:姐你别骗我,没什么大事你那种眼神?你的眼睛是偏不了我的!

  表姐对我笑笑,摸着我的脑袋说:傻表弟,姐姐说没啥大事就没啥大事,别人不相信,你还不相信姐么?

  我看了表姐一眼,点头说:那姐,有事你别瞒着我。

  表姐点点头,对我说:快去睡吧,时间不早了,姐也休息了!

  我回到卧室之后,再次看着住在对面蒋晴晴的卧室,黑漆漆的,她到底去哪了?我躺在床上,脑子一下子想着刚刚表姐的那种眼神,一下子又浮现出蒋晴晴的影子,思绪万千,久久难以入眠。

  我失眠了!

  周末很快就过了。

  回到学校的时候,第一件事我就是拿着那次偷偷配的钥匙去蒋晴晴的教职工宿舍楼看看,打开教职工宿舍后,我发现蒋晴晴好久都没来了,我在她的宿舍里面转悠了一会,杯子啊啥的都没动过,肯定是长时间没人居住的现象。

  我心里带着迷惑离开了她的宿舍。

  上自习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就跑去年级办公室,年纪主任也恰好在,我就问她我们班主任啥时候回来,年级主任摇头说他也不知道,没有问道答案的我只能返回教室。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

  我们在宿舍里面还是会讨论起蒋晴晴,当然,我们讨论最多的就是为啥蒋晴晴请了这么长时间的假,而且联系不到。这个学期也真是奇怪,夏诗开学的时候就没来过,年级主任说转学了,所以现在我干的是班长,又担任学习委员,平时要负责收作业啥的。

  这天星期三下午吧,我抱着收齐的作业到年级办公室,年级办公室里面就我还有蒲艳丽,现在赵琳和我分手,蒲艳丽已经威胁不到我了,不过我手里面还捏着她和副校长那个的证据,所以她对我很忌惮,跟我说话的时候也客气,可能是因为这样,所以她相信我吧,她就把年级办公室的钥匙交给我,让我离开的时候锁一下门。

  等蒲艳丽离开之后,我就忍不住坐在了蒋晴晴的位置上。

  然后打开她的抽屉看,她的抽屉里面放了几本书,以及一些女人的用品。

  我翻了一下,翻到了一张情书纸,在情书纸上面,有这么一行字:命运和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让我遇到了一份没有结局的爱情。

  我熟悉蒋晴晴的字迹,蒋晴晴的字写得和她人一样漂亮娟秀,所以知道这行字是出自蒋晴晴的手臂,这行字又让我想起了上次看过她包里的那句话,蒋晴晴的心里面肯定住着一个很重要的男人,她这次的请假,难道是和她心里面那个很重要的男人有关系?

  我胡猜了好一会之后,离开了年级办公室。

  不知道为啥,蒋晴晴不在的日子让我感觉浑身上下都不舒服,上课的时候也没精神,我都是趴在课桌上发呆。我偷偷翻蒋晴晴抽屉的后面一天,也就是星期四中午快上课的时候吧,我趴在教室门口那里,老远看到学校门口那里一辆奔驰S350L缓缓停下,看到这辆奔驰车,我心里忍不住加速跳动。

  -:酷'/匠3}网t首发

  果然,下一刻,我就见到蒋晴晴从车里面出来了。

  蒋晴晴回来了!

  蒋晴晴总算回来了!

  这一刻铃声也响了,所以蒋晴晴回来这一幕,只有我自己发现,我们班的谁也没发现。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努力抑制住激动的心返回教室上课。

  整个下午课我心里都是激动的,当然由于情绪激动,也没心思听课,今天晚上的晚自习是蒋晴晴的,如果不出意外,今天晚上我就能够见到蒋晴晴了。

  可能是心里高兴吧,吃下午饭的时候我都多吃了二两。

  时间过得很慢,好不容易挨到上自习,果然不出我所料,蒋晴晴来给我们上自习了。蒋晴晴这女人在我们班的人气是最高的,我们班的学生特别拥护她,之前李达他们新来调过来的学生经过了这一年的接触,他们也特别拥护蒋晴晴,也许……蒋晴晴真的是一个好老师吧!

  差不多三个星期没见面了,蒋晴晴好像变得越发漂亮了。

  大家见到蒋晴晴回来,也都欢呼得不行,蒋晴晴面带笑容的和大家闲聊了一会,然后就安排大家上着自习课,接着蒋晴晴就看着我对我招了招手,我就小跑上了讲台那里,蒋晴晴指了指外面,然后我就跟着她到了外面走道上。

  到了外面走道之后,蒋晴晴看了我一眼,说:张成,你随我来。

  我以为蒋晴晴是想让我帮她拿东西还是啥的,但是没想到竟然带着我走出了二中,然后沿着二中旁边的那条河慢慢的走着,她步行很慢,就像在散步一样,我们走了一会之后,就到了河边修建的凉亭那里,蒋晴晴就主动走进了凉亭,然后在长椅上坐下了。

  我也走过去坐下,然后问她:怎么?带我来这里,想说些什么?

  蒋晴晴看了看我,说:心烦,想找个人聊聊天。

  蒋晴晴说心烦,我也愣了下,然后就问她:你心烦啥?

  蒋晴晴看了一眼西方的夕阳,然后把美眸落在我身上,说:张成,一边是父母家庭,一边是爱情,如果要你选择的话,你会选择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恩,今天更新结束,大家晚安,明天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