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我说你误会了后,勾毛明显没有放过我们的意思,继续看着我和周晓晓讽刺,说:抢闺蜜的男人,搞兄弟的女人,你两在一块还真合适。

  勾毛这句话一出口,我正想反驳,没想到周晓晓最先忍不住了,说实话,我和周晓晓认识这么长时间,很少见她板着脸发火过,可能是勾毛那句话让周晓晓挺生气的吧,所以脸色不好的对勾毛说:王凯,你不要乱污蔑我们。

  勾毛笑笑,说:我有诬蔑吗?你们不都是这样的货色?

  周晓晓冷着脸,说:第一,我没有抢闺蜜的男人,是你误会了。第二,你说张成搞兄弟的女人,就算我真的和张成在一起,可是我从来都没有答应过做你的女朋友,何来的搞兄弟女人?再说了,张成把你当做他的兄弟,但你真的有当张成过兄弟么?

  周晓晓这番话,令勾毛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可能是他觉得这番话使得他在朋友面前丢脸吧,所以脸色变得很难看,眼神也有些阴狠的盯着我和周晓晓,旋即他冷笑道:怎么?张成,我知道你在MIIK有点关系,但这里是外面,还真觉得我怕了你不成?

  见勾毛这样,我苦笑,说:我从没想过和你动手。

  勾毛哼了一声,说:装,给我继续装。

  周晓晓可能是不想继续面对勾毛,所以又拉着我要往MIIK里面走,说实话,见到勾毛变成这么一副古惑仔模样,我心里也感觉很难受,特别是他对我说的话,本来在高中的时候坐了将近两年的同桌,关系不错的我们此时好像变成了仇人一般,勾毛这样针对我,我倒是不想和他计较,所以我就打算和周晓晓一起去MIIK。

  可是,勾毛这一次直接对我和周晓晓说:不准走。

  说着,他就直接拦在我们面前了。

  我抬起头看着他,说:勾毛,你什么意思?

  勾毛哼了声,看着我说:张成,我知道你打架厉害,可是双拳难敌四手,今儿我要你给我道个歉,然后让周晓晓陪我喝酒,我就放过你。

  勾毛这番话,令我有些心痛。

  他变了!

  变成了曾经我和他都憎恨的小混混,仗着自己有点势力就像强迫女孩陪他喝酒。

  所以他这话说出口,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愤怒,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愤怒,我寻思勾毛学习不咋样,退学之后好好跟着他父亲经营餐馆,将来做大了,也有前途,可是他现在却变成了这么一副吊样。

  勾毛冷眼看着我,说:张成,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

  我笑了下,说:我要说不呢?勾毛,记得咱们在学校的时候我给你说过这么一句话,每个男人都有追求自己喜欢女孩子的权利,用正经的手段追求,谁也管不了,可是用你现在的这种手段,你真觉得合适么?

  勾毛看了周晓晓一眼,说:对付什么样的贱货,就得利用什么样的手段。

  他的这句贱货,明显是针对周晓晓的,这一说出来,周晓晓脸色变得很不好看,而我也觉得勾毛过分了,我了解周晓晓,她绝对是个很好很好的姑娘,活泼,心地善良,待人真诚,这样的姑娘被骂贱货,谁听了都会不舒服。

  所以,勾毛这句话骂出来之后,我也不想面对他了,就像带着周晓晓走。

  可是勾毛依旧拦着我,我带着周晓晓走另外一个方向,勾毛也快速的继续用身子挡住我们。

  他这么搞,把我也憋出了几分火气,就看着他的眼睛问他:真要挡我?

  勾毛冷笑了一声,伸出手推了我一把,说:挡住你咋了,张成,你以为这里是学校,你还是扛把子啊?今天你要不给我个说法,不让周晓晓陪我喝酒,我就好好收拾你一顿。

  说着,勾毛身子快速后退,然后对和他一起的三个同伴使了个眼色。

  那三个小混混就朝着我和周晓晓过来了。

  “给我打!”

  三个小混混逼上来的时候,勾毛冷笑着喊了一声。

  我把周晓晓推到身后,然后哼了一声,三个小混混目标就是我,我站在原地不动,三个小混混就朝我攻击了过来,勾毛应该是了解我的,所以这三个小混混还真有点身手,不过,有句话叫做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此时的我早已不是之前的我,对付着三个有点身手的小混混,我用了不到二十秒钟,就让我全部给打倒在地了。

  勾毛估计没想到我变得这么猛,眼神里面充满了惊讶。

  他还是那副胆小的样子,恨恨看了我几眼,指了指我说:你给我等着,然后就快速的跑到帕萨特那边,我也没管他,带着周晓晓就走向MIIK,路上,我就给周晓晓说:刚刚勾毛说的话你别在意,不要生气。

  周晓晓看了我一眼,说:别担心,我不在乎的人,我不会介意他说什么话。

  周晓晓的心理素质明显比我想象中的要好,进入MIIK之后,她的脸色就变得雀跃起来,我们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听着驻唱歌手的歌,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天。

  b酷匠Q…网*$永久免¤费看小,&说%

  后面徐哥见到了我们,也过来陪着我们喝了几杯,可能是他见我单独和周晓晓一起过来吧,所以看着我的眼神也充满了暧昧,让我不禁有些头疼,看来徐哥也误会我和周晓晓之间有什么了。

  今天周晓晓不知道咋回事,要跟我玩骰子,说要教我怎么低调做人,我苦笑着陪她玩,我们没有玩吹牛,而是每个人五颗骰子,有点类似于梭哈那种,顺子比四条大,四条比三条大,然后三条又大于对子,当然,豹子通杀,所以玩这种游戏除非有摇骰子的技巧,不然全都是靠运气,周晓晓今儿运气很不好。

  她一直输一直输,也就一直喝一直喝,我本来都不想让她喝的,可是每次输了她都要喝,好像疯了一样。

  最后我直接不和她玩了,谁知我这样,让她更生气,捶打了我几下,俏脸对着我,说:张成,我都马上就要去魔都上学了,下次再见面得过年,你都不陪我喝个痛快?

  我白了她一眼,说:国庆节黄金周可以回来。

  周晓晓看着我,说:机票贵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