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嘛,都是比较害羞的,所以我拿着兰陵笑笑生这本被称为明代四大奇书的巨作时,周晓晓脸红得厉害,见她这样,我越发起了逗她的意思,就嘿嘿说:晓晓,你觉得哪一段最有意思,我觉得是葡萄架下那一段,描写得忒有意思了,你觉得呢?

  周晓晓听我这么说,俏脸更加通红了,愤愤的白了我一眼,说:张成,你这人咋这样呢?

  我嘿嘿笑,说:别想太多了,咱这是以艺术的眼光来欣赏。

  周晓晓轻轻的哼了一声,显然是不太相信我说的话,也就是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周晓晓父母的声音,说饭已经做好了,让我们出去吃饭。

  周晓晓红着脸把书从我手里抢过去放好,然后对我说:走走,出去吃饭。

  我嘿嘿笑着,和周晓晓一起出去到外面餐厅,周父已经把菜啊啥的都弄好了,不愧是大厨子,我才走出去呢就闻到饭菜的香味了,我客气的喊了声叔叔阿姨之后,就在他们的邀请之下坐在了饭桌面前,我和周晓晓坐在一边,她的父母坐在我们的对面,五菜一汤,色香味俱全,一下子就把我的馋虫给勾起来了。

  周晓晓的父亲喜欢喝酒,所以就主动把我带来的酒打开了,看了我一眼后问我说:张成,会喝酒不?

  我点点头说会,于是周晓晓老爸就给我倒了酒,要我陪她喝两盅。

  我也没拒绝。

  开饭前,周父还给我说了那次我救了周晓晓,要谢我的事情,反正他们两说了好一会,看的出来,周晓晓父母挺真诚的,本来我第一次来周晓晓家里面,吃饭时候应该注意一下吃相,毕竟这不是在自个家里面,可是我这人习惯了吃饭狼吞虎咽,所以速度根本就慢不下来。

  于是乎……我噎了好几次。

  周晓晓父母也随性,见我这样赶紧给我倒水,周晓晓看得咯咯笑,问我说又没人和我抢,吃这么快干啥?

  周晓晓父母可能是怕伤了我的面子吧,所以周晓晓说这句话的时候,都狠狠瞪她一眼,周晓晓哼哼,却不在意她父母的瞪眼。

  我陪着周晓晓父亲喝了两杯,由于要开车,我就没有多喝。

  吃饭快玩的时候,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待会出去玩,于是等我们吃完饭后面,周晓晓就说要去洗澡,让我等她,周母去收拾碗筷,我就陪着周父在客厅里面下棋。

  我们下的是象棋。

  我对所有棋类基本都通,围棋,象棋,军旗,五子棋等等,在象棋方面,我的造诣也不浅,周父是个象棋好手,不过对上我的时候,我还是连续两把都把他给拿下了。

  这让周父很吃惊,看着我啧啧说:张成,你象棋下的可以啊!

  在周晓晓从卫生间里面出来,去房间里面换衣服打扮的时候,周父也就不下象棋了,而是和我聊天,聊天了一会之后他看着我说了这么一句:张成,我和晓晓他妈呢不反对你们交往,毕竟晓晓已经十八岁了,你们年轻人该有自己的生活,不过我们家晓晓心地善良,人也单纯,希望你不要伤害了她。

  周父的这句话令我瞪大了眼睛?

  什么?交往?

  我心里苦笑,看来周晓晓的父母是把我给误会了,误以为我和周晓晓在谈恋爱呢!

  我张了张嘴正要解释的时候呢,周晓晓就从她的卧室里面出来了,整个人打扮得像一朵花一样美,出来之后周晓晓看了我一眼,就说:走吧!

  于是,我也没有解释的机会,就和告辞了周晓晓的父母,和她一起下了楼。

  可能是我脸色有些不对吧,下楼的时候被周晓晓给看出来了,就问我咋了,我苦笑说没什么,心里寻思反正周晓晓也要去上大学了,以后估计很少会来周晓晓家里吃饭,既然要被误会就被误会吧,这事还是留给周晓晓自己去和她父母解释为好。

  后面我们开车离开了小区。

  我问周晓晓打算去哪玩,要不要喊出几个朋友一起去喝酒,周晓晓摇头说人多太吵,她想安静一点。

  既然周晓晓这么说,我也就没喊人,先是带着她在去时代中心那里转悠了一圈,后面我们就开车去了MIIK喝酒,可是当我们开车到了MIIK门口那里,停下车子,我们一起下了车,准备进去的时候,我突然见到一辆帕萨特朝我们这边开了过来,帕萨特停下之后,从里面下来的人让我和周晓晓都大吃一惊!

  是勾毛!

  +$最!新,$章/节上》酷3'匠网

  我吃惊的不是勾毛为什么开得起帕萨特,他家里面是开餐馆的,虽然规模不大,但生意还算红火,一辆帕萨特肯定买得起。我惊讶的是勾毛的造型完全变了,他的头发还算天然卷,不过染了色,成了标准的黄毛,还有,他的穿着也比较潮,脖子上还挂着以前从来没挂过的项链,耳朵上耳环,左边的手臂上纹了一条龙,标准的古惑仔模样!

  变化太大了!

  和之前在学校里面的勾毛比起来,此时此刻的勾毛简直就判若两人。

  和勾毛一起下车的,还有另外三个人,年纪都和勾毛一般大或者说比他大一点,但绝对不超过二十岁,造型也和勾毛一个样子,一眼看上去就像那种随时都能拎着刀砍人的小混混。

  我和周晓晓见到了勾毛,勾毛也是看到了我们。

  他看到我们的瞬间,眼神里面就闪出那么一丝寒意,然后我就见他嘴角抹过一丝嘲笑,下车之后就带着他三个人朝我们走了过来,估计是周晓晓那次在医院被勾毛骂过,所以对勾毛有些反感吧,见勾毛走过来之后呢,就想拉着我赶紧走。

  只是勾毛一个眼神下,他身后的三个人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接着他笑呵呵的看着我和周晓晓开口,说:张成,听说你和赵琳分手了?没想到挺快的啊,分手之后,你两马上就在一起了。

  勾毛的语气有些讽刺的意味,让我心里很不舒服,但也没和他计较,就说了声:你误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好了,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