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啥呢,今天的事情让我心里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哪里不对劲我又说不上来。

  我回到家的时候,可能是我表姐发现我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劲了吧,所以就把我航道她身边,问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我摇头,告诉表姐没什么,然后我就回屋子睡觉了。

  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很内疚,觉得捂住蒋晴晴的嘴和武舞打了半个多小时的电话太过分了。

  我这人属于死鸭子嘴硬那种,要我当着蒋晴晴的面说对不起很难,我真的开不了口,所以躺在床上我辗转难眠,想了想,我还是决定给蒋晴晴发个短信,于是我飞快的运动了一下,然后就给蒋晴晴发出了一条信息,上面写的是:今天的事情,对不起。

  我发了消息之后,就急切的等待着蒋晴晴的回信。

  但是我等了好几分钟她都没回我,这个时候,我就有些忍不住了,就从床上爬起来往蒋晴晴窗子对面看了过去,这个时候呢我就发现蒋晴晴卧室里的灯已经熄灭了!

  难道是睡着了?

  我心里怅然若失,不过这个时候呢,我手机滴滴的响了起来。

  我赶紧一看,是蒋晴晴给我发来了消息,她上面写的很简单:没什么。

  这个时候,我就像个傻子似的又赶紧发了消息过去:你还在生气么?

  蒋晴晴回我:没了,我困了,睡吧!

  她这么回我,我就赶紧回了个晚安。

  后面蒋晴晴也就没回我了,不过她说的没生气让我的心里稍稍安心了一些,接着我就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准备休息。

  在我躺下闭上眼睛睡觉的时候。

  一辆黑色的车子缓缓停在了广慈湖小区的门口,没一会之后,蒋晴晴下了楼走走出了广慈湖小区,接着她就上了那辆黑色车子的副驾驶。

  坐在驾驶座上的是一个英俊的男人。

  等蒋晴晴上了车之后,他就点燃一颗烟吸了一口,然后对转过脸看着蒋晴晴,说;晴晴,说吧,刚刚成功了没有?

  蒋晴晴摇头,冷冷说:没有。

  英俊男人眯了眯眼睛,说:不对啊,要是没有成功,刚刚你从酒店出来的时候,眼睛为什么是红着的?哭过了?

  蒋晴晴狠狠的瞪着英俊男子一眼,说:蒋明鑫,你出的什么馊主意,要是张成在天庭餐厅的时候没有发现我,没有跟踪我和于伟去了酒店的时候咋整?

  蒋明鑫哈哈一笑,说:堂妹哟,你真是越来越能演戏了,跟我这个堂哥都演戏,于伟胆子有多大我想你比我还清楚,就算张成真的没跟踪你去了酒店,你还会怕于伟不成?从今天张成的反应来看,我觉得你在昆南的日子没有白呆,至少从昨天的情况,我可以推断张成心里还是挺在乎你的,不管是对你占有欲,还是真的爱你,总之我可以确定他在乎你。

  蒋晴晴听到蒋明鑫这么说,脸色变得更加冰冷起来,沉声道:蒋明鑫,我告诉你,张成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好,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插手,以后我也不会再配合着你演戏。

  蒋明鑫听完蒋晴晴这么说之后,盯着蒋晴晴,好一会之后,慢慢叹了一口气,说:晴晴,我觉得你陷进去了。

  =酷g匠网9A首F发、S

  蒋晴晴听到蒋明鑫这么说,那双漂亮的眸子闪烁了一下,然后冷着脸道:你胡说什么,什么我陷进去了,我脑子清醒得很,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

  蒋明鑫把嘴里的烟头扔掉之后,又重新点燃一根吸了起来,脸色凝重道:晴晴,知道我为什么又来昆南么?最近这段时间蒋家发生了很多事情,对于张成这件事,家里的呼声越来越高,这还是你爸爸一直扛着,不然的话恐怕他们要采取另外的行动了,我再次来昆南,一方面是代表家里来催促你,一方面,其实我不想让你成为家族斗争的工具。

  说着,蒋明鑫慢慢吸了一口烟,苦笑道:晴晴,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生,我们出生在蒋家这样的大家族注定要比其他人多了很多权力,很多财富,但是同样的,上帝很公平,他给予我们财富权力的同时,也会让我们失去很多东西,在京城,在家里,我每天都要带着面具过日子,面对爷爷,面对其他叔叔伯伯,甚至面对我亲哥哥蒋明池的时候,我也得带着面具,每天的各种聚会,社交圈子,都让我感觉很厌恶。其实我更喜欢当初在剑桥留学的日子,高兴了可以大笑,生气了可以骂脏话,喜怒哀乐可以表现在脸上,那种生活多好。晴晴,我和我初恋的事情我就和你一个人说过,有时候吧我特别想跑去复旦大学带着我爱的那个女人一起私奔,去欧洲,去一个没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地方好好生活。

  蒋晴晴听着蒋明鑫的话,那张冷着的脸慢慢缓和了些,说:可是你不能选择。

  蒋明鑫苦笑道:没错,我无法选择,人生就是这么现实和无奈。

  说着,蒋明鑫继续道:晴晴,我和你说这么多的意思,就是想告诉你,人生很多时候都挺无奈的,所以该果断的时候就得果断,其实我特佩服我哥,他竟然敢娶夏婉玉那个女人,当然,平时看着我哥风光,蒋家定下的继承人,将来地位不可限量,可是他也有自己的辛酸和无奈吧。

  蒋晴晴看了蒋明鑫一眼,说:你和高诗梦的结婚日期订在什么时候?

  蒋明鑫笑笑,说:结婚日子还没订,不过家里面也都在商量了,订在啥时候我管不着,反正到时候去和高诗梦结婚就成了,结了婚后和高诗梦生个孩子啊啥的,人生也就这样了。人啊不能太矫情,想想我们的父辈,还不是见个面就结婚,照样一辈子。

  说完之后,蒋明鑫好像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谈,而是沉声说:晴晴,张成的事情希望你尽快处理吧,在我离开京城之前那天,夏婉玉去了东北那边,我寻思她是不是和夏家商量对付张鸿才父子的事情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