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听得出来,七爷的这笑容里面蕴含的意思。

  王龙倒了,他的人赢了!

  我将王龙扶了起来,问他有事没,王龙摆摆手,说没大碍,他还能打,说完他还要上去,我直接就把王龙给拦住了。虽然,王龙的神速进步让我感觉很震惊,但是那个刀疤是个狠角色,王龙再上去的话,也是送死!

  七爷一脸冷笑的看着我们这边,说:小子,你不是想要来砸场子么,可也掂掂自己的斤两,这就是你说的砸场子?

  我知道七爷为什么敢这么狂妄,他肯定认为我们打不过刀疤了,再次之前,我和泉子打过一场,他知道我和泉子的身手就在五五之间,所以觉得我也干不过眼前的刀疤,不过,七爷他怎么可能想到,我和衣冠禽兽这两个西南猎鹰的高手训练过,更是和易湿这等高手训练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我的身手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而我不知道的是,七爷狂妄也有他狂妄的资本,这个刀疤是他前几个月去泰国那边的时候花高价请过来的,他是一个很有远见的人,知道和我迟早有一站,所以特地花高价请来了刀疤这个高手,刀疤曾经在泰国黑拳界都是顶顶有名的。

  刀疤看着我们眼神里也是充满了不屑。

  他冷笑的看着我们,然后对我们伸出了小拇指!

  很明显的鄙视味道!

  看到刀疤这样,我再也忍不住了,这么多人都看着我们,还有我们的兄弟也都看着呢,被刀疤这么一搞我要是还没反应的话,气势上就输掉了!

  不过,在我身子一动,打算亲自迎战刀疤的时候,一直站在我旁边观战,猥琐的地虎却主动站了出来,看着我咧嘴说:少主子,这点事怎么能麻烦你亲自动手呢,交给我地虎就成。

  地虎这么搞,我一怔。

  我这一怔神的功夫呢,地虎就走到了刀疤面前,刀疤的个子差不多一米八,而地虎一米六都不到,还有一点,地虎的身子有些胖,所以这一眼看上去,他站在刀疤面前有些显眼。

  刀疤估计是觉得地虎个子矮,还有胖吧,所以见到地虎上去之后,脸上的那股子不屑也就更浓重了!就连七爷,都忍不住再次看着我讥嘲道:张成小子,你是找不到人了么?找了这么个武大郎上来?

  地虎似乎对七爷的讽刺充耳不闻,而是笑眯眯的看着他面前的刀疤!

  以地虎的海拔,他还要微微仰着头。

  地虎笑着,说:咱这人没啥本事,但要有人欺负咱少主子,咱第一个不同意。

  刀疤脸冷笑,说:你不同意,你也得有不同意的资本啊?

  地虎依旧是那副猥琐相,看着刀疤,说:那咱就比比?

  刀疤哈哈大笑,说:行,那我就陪你玩玩,让你知道,护主也得付出代价!

  接下来,刀疤和地虎就准备开打了!

  刀疤似乎很客气,随意的指了指地虎,说:你先出手吧!

  地虎笑呵呵的说,行,那我就先出手。地虎说完这句话后,那肥胖的身子突然弯腰弓了起来,这么一弓腰,可能是他胖的关系,就像一个溜溜球一样。

  不过接下来,令人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这个溜溜球以迅烈不及掩耳的速度冲向刀疤。

  看0正Ok版(章o@节上酷匠网;K

  砰!

  地虎和刀疤的身子来了个亲密接触,刀疤整个人的身子都快速后退,一直退后了好几步之后,才停住了脚步,然后他看着地虎的眼神完全就变了,没有之前那般轻视,而是露出了无比的凝重。

  地虎见到刀疤这样,裂开嘴巴就笑了,说:怎么?

  刀疤脸色凝重道:不错,你是个高手,刚刚是我太轻视你了,从现在开始,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地虎还是笑,笑起来还是那副猥琐的样子,笑完之后,他看着刀疤,说:那么,现在你准备好了?

  刀疤冷哼了一声,身子直接就朝着地虎冲了上来。

  地虎身子没有动。

  他只是稳稳的站在原地,等待着刀疤,在刀疤的身子快接触到地虎的时候,地虎做了个很简单的动作,他的速度很快,其他人未必能看得清楚,不过却被我清晰的看在了眼里,跟易湿那货对打,我的眼力早已提升得多得多,地虎那个简单的动作就是个马步冲拳。

  几乎练拳的都知道,这是一个简单的入门拳法!

  可是,就是这个简单的马步冲拳!

  把今天的砸场子推向了高潮!

  之前还嚣张狂妄,不可一世,感觉自己天下无敌的刀疤受到地虎的这一马步冲拳之后,他的身子就像被受了力的皮球一样,被远远的打飞,也不知地虎是有意还是无意,刀疤落地的位置恰好就在七爷的脚下。

  等同于,地虎一拳就让刀疤做了个抛物线,从我们这边飞到了七爷那边。

  这一拳得蕴含多大的能量?

  我心里面吃惊不已!

  在场的众人也都瞪大了眼睛,这一刻,谁也不敢小看这个个子矮小,身子肥胖,笑容猥琐的男人。

  不过,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地虎身上的时候,地虎咧开嘴巴一笑,那种猥琐,土鳖的模样哪里还有一拳打飞刀疤脸那种高人样子?整一个屌丝猥琐男。

  至于七星帮那边,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

  变化最剧烈的莫过于七爷了,我看他的身子都在轻轻的颤抖着,估计是气得不轻吧,毕竟现在比起来,我们这边占据了绝对的优势,而他们那边,高手殆尽!

  刀疤就是最强的高手,不过此时的刀疤已经倒地不起!

  看着颤抖的七爷,我情不自禁的掏出一根烟点燃,然后叼在嘴里吸了一口看着七爷缓缓道:七爷,曾经我们被你七星帮欺负,不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老了,该退休了!

  说完,我将手里的烟一弹。

  当烟落地的一瞬间,我开口对身后的兄弟们吩咐道:给我砸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