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南。

  夕阳西下,给整个昆南市抹上了一层红灿灿的晚霞。

  我带着大黑解决完五脏庙,开车来到酒吧街的时候,华灯初上,整个酒吧街开始进入了每天的热闹时刻,我把大黑扔在金色阳光后面的院子后,就直接上了楼,宋思思今天又换了一套衣服。

  宋思思每次见面,都能给我一股子惊艳的感觉。

  其实我好几次都想问问宋思思有没有男朋友啥的,毕竟宋思思这样漂亮的女人,肯定追求者很多吧?这么多的追求者,难道她就不会春心萌动,找那么一个对象处处?可是,我好像没发现她和其他男人有过接触!

  应该是单身吧?

  小狗和王龙听从我的吩咐,已经去集结弟兄了!

  其实今晚我们的任务很简单,就是砸场子,砸七星帮罩着的场子,当初小狗和邹子玉的事情,七星帮可没少找我们的麻烦,特别是当初在一中门口的时候,小狗和我被小川教训,还有,小狗被七星帮的人打得进了医院,差点就出了大问题。

  这个仇,咱们今天报!

  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毕竟七星帮在酒吧街混了这么多年,而且那个七爷明显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七星帮在酒吧街的众多势力之中,属于中层势力,不算弱了。他们能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公安口方面的人脉肯定是有的。可是,宋思思给我商量的时候,说她已经和上面的人打过招呼,尽管砸就成,要是七星帮那边有人报警了也不用太过担心。

  离开宋思思办公室的时候,我恰好碰到了天地玄黄中的地虎,这个身高刚刚一米六,甚至还没有一米六的矮胖子,这货是个自来熟的主,昨天从青山湖水库那里来金色阳光的路上,就他的话最多,所以见我从宋思思的办公室里面出来之后,竟然嘿嘿笑着就迎上来了,喊了我一声少主后,他看着我和宋思思的眼神都有些暧昧。

  我有些郁闷,这地虎是不是把我和宋思思想成了那方面的关系去了?

  可是我和宋思思之间真的是清白的,哦不,那次在金色阳光门口宋思思为了做给蒋晴晴看,所以亲了我一口。

  不过,亲个嘴没啥吧!

  地虎一脸暧昧的笑着,然后看着我又赶紧说:少主子,你这是要去哪玩?可不可以带上我?

  虽然易湿告诉我,天地玄黄是我爸派来帮我的,但是由于昨天才和他们接触,所以去七星帮砸场子的事情我就没告诉他们,毕竟彼此之间还不够熟悉,不过看到地虎这货一副跟屁虫的样子,我也点点头,说成,然后就带着他下了楼。

  下了楼。

  小狗和王龙已经在门口那里集结号兄弟了!

  鬼头,胖子,西瓜头,还有猴子他们也都在,这一次砸场子,我们是分着任务的,只要是七星帮罩着的场子,我们都要砸,这一点,我已经和那些酒吧啊夜总会的老板打过招呼,他们也都同意,七星帮在酒吧街总共有七八家场子,听完我的吩咐之后,鬼头他们带兄弟开始行动,而我,王龙,小狗呢,则是前往七星帮的最大的场子,也是七爷他自己投资的场子天上人间夜总会。

  七星帮的天上人间,就相当于我们的金色阳光,很重要。

  酒吧街挺长的,金色阳光到天上人间大概有一公里左右,所以我们打算开车过去。

  我开的是奔驰S65L,王龙他们开的是帕萨特,后面还跟着两辆面包车,上面都是我们的人,我们也都准备了家伙,都是清一色的钢管,所有人加在一起,差不多二十多个。

  )更_新…最b2快)上qU酷d5匠i网$¤

  并不多,但是砸天上人间夜总会,足够了!

  我开车在前。

  帕萨特紧随着跟在后面,再往后则是两辆面包车。

  我们四辆车在浩浩荡荡的开往天上人间夜总会,在天上人间夜总会门口的时候,我挺装的讲车上来了个漂移,正正的对准了天上人间夜总会的大门,后面我下了车。

  王龙小狗等人还有我们的兄弟都下了车,打架,玩的就是气势,除了我和临时跟我过来的地虎,小狗王龙他们穿的都是清一色的柒牌和皮鞋,那皮鞋踹在人身上肯定特疼,这么二十多个爷们往天上人间门口这么一站,气势十足!

  站在天上人间门口的保安以及七星帮的成员看到这一幕,似乎也料到要出事,飞快的就进了天上人间,估计是喊人去了吧!

  没一会呢,我就见小川最先跑出来了!

  小川还是那副样子,因为那次在啤酒广场和我打了的关系,所以脸上疤痕很多,看上去有些恐怖。

  见到我,他的脸色马上发生了变化。

  其实我在酒吧街开金色阳光这么长时间,我知道小川他们肯定知道那是我的场子,不过他们一直不敢动,估计也是忌惮,但是估计小川没想到我会带着人过来。

  所以,看到我之后,小川立即开口,冷声说:小子,是你啊?别以为有人罩着你就狂妄,你们这么多人过来,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眯着眼睛说:砸场子呗!

  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天上人间里面又出来了几个人,一个是我眼熟的泉子,上次我还和他干过一场,另外就是七爷,沈星那个龟儿子的爷爷,至于另外一个,我则有些陌生,他样子有些凶狠,脸上一条疤痕很狰狞,他脸上的疤痕和阿丘脖颈上的不一样,阿丘的疤痕给人一种很爷们的感觉,而他的疤痕则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看着他和泉子一起站在七爷的背后,我就知道了他的身份,肯定是七爷新请来的那个打手。

  一袭唐装的七爷听到我的话,冷哼了声,说:张成小子,做人不要太过狂妄,别以为有人罩着你就可以胡作非为,道上的规矩多着呢,你才混了几天,就敢来砸我场子,真以为我七爷是软柿子,随便捏么?

  看着七爷,我又想起了我和小狗被打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