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要想把七星帮赶出去,还是有些难度的!

  所以,我到金色阳光,就是和小狗王龙商量对付七星帮的细节,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仅仅隔了一天的时间,小狗和王龙又打探到了一个重要消息,七星帮的七爷又花高价请了一个高手。

  之前七星帮的高手,小川上面还有一个泉子。

  L酷匠#网首f*发@C

  不过,现在的我自信对付泉子完全不成问题,小狗和王龙担心新请来的高手,说怕到时候咱们这边没人是那个人的对手,那就麻烦了!

  其实,和易湿训练了这么长时间,我对自己的身手也更加自信,就拿训练之前来说,我肯定扛不住禽兽五分钟的攻击,可是训练归来之后,我竟然能抵抗得住禽兽五分钟的攻击,这说明什么?别忘记,禽兽可是西南猎鹰出来的顶尖高手。

  所以我就给小狗和王龙说按照原计划进行,就在明天动手,到时候我亲自出手。

  后面我和小狗王龙商量了一下细节之后,正准备返回广慈湖小区的时候,易湿那货却给我打了个电话,电话一打通,易湿就大大咧咧的问我臭小子,在哪呢?

  我给他说在金色阳光,问他有啥事?

  易湿就说让我开车过去青山湖那边,我问他啥事,他说我去了就知道,他会在那里等我。

  我没有犹豫,就开着车往青山湖的方向而去。

  在青山湖坝子中央的时候,我停下了车子,心里忍不住大骂,易湿又把我给忽悠了!这青山湖这里狗屁人都没有。可是当我刚刚骂完这句话之后,我就见四个身影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两个从陆地上的草丛里面过来,而另外两个直接就从湖里砰的一声跳了出来,水花溅得老高。

  杀手?

  看到这四个身影,是我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毕竟我经历了好几次刺杀,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中突然面对出现四个黑影,脑子里第一个冒出来的想法就是杀手。

  可是,很快我又觉得不对劲。

  别忘记了,来这里可是易湿打电话给我喊我过来的,就算他电话被人给偷走了,可是他那独特的声音别人模仿不了吧?就算能模仿他的声音,但是模仿不了他的说话习惯啊?

  易湿是不可能害我的,所以突然出现的这四个身影应该不是杀手!

  我索性就站在原地,掏出一个烟来点燃叼在嘴里,想看看这突然出现的这四个人想玩什么花样,我的车灯是开着的,所以这四个人朝我走过来之后,我便看清了他们的模样。

  四男一女。

  三人的年纪都差不多,最大年纪的大约三十五岁左右,而剩下的三个则都是三十多岁,他们的长相也比较有特点,属于那种让人看了就很容易记住的类型。

  当他们四人走到我身边,距离我大概三米左右位置的时候停下了身子,然后微微躬身,对我齐声喊:少主子!

  他们对我的称呼把我吓了一跳,少主子?什么情况?

  我正错愕,不知所措的时候,易湿那货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扣着永远扣不完的鼻屎,慢慢的从车屁股后面走到了我跟前,笑呵呵的说:小子,没想到挺机灵的啊,竟然很淡定的抽烟,也没防备的意思。

  我无语的看了他一眼,说:如果不是你的那个电话,我要在路上突然遇到的话,我肯定会防备。

  易湿嘿嘿一笑,说:最近我会离开昆南一段时间,介绍一下,他们四个人是你爸留给你的,他是天命,他是地虎,她是玄狐,那个是黄土。

  易湿这么挨个介绍,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了四个字:天地玄黄!

  易湿这么介绍,我才自习的看了下他们。天命就是那个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剃着平头,剑眉星目,有大将之风,至于地虎,则长得有些胖了,模样和英俊的天命比起来,显得有些猥琐,个子也比较矮,估计就一米六左右。至于那个玄狐,则是个标准的美女,这大夏天的,她竟然穿了个很厚的皮衣,让我感觉有些奇怪,也不怕捂痨病啊?至于黄土,人如其名,他的皮肤很黄,一眼看上去好像不是正常黄种人那种皮肤,而是病态的黄,眼窝也深陷,好像撸多了的样子。

  这四人长相各有特色。

  易湿接着介绍,说:以后他们就都跟着你,别看他们古怪,但组合在一起,挺厉害的,当然,还有个更厉害的小点点在你身边,我也不用为你的安全担心。

  说道小点点,我无语,说我把她给赶走了!

  易湿白了我一眼,好像没在意我说的这事一般,我呢,就赶紧问他要离开多长时间,易湿抠着鼻屎,说:具体时间不清楚,短则一个月,多则几个月。

  我哼了声,说:你舍得菲菲姐?

  易湿嘿嘿,看我一眼,说:小子,跟你说实话吧,和菲菲同居了这么长时间,我都有些腻了,准备趁着这个机会出去偷偷腥,嘿嘿……

  我无语,对易湿骂了几声不要脸。

  不过我嘴上虽然这么骂,但心里还是因为易湿要离开有些难受,易湿这货倒是洒脱,把天地玄黄四人交给我之后,就抠着鼻屎消失在了黑暗中。

  接下来,我独自面对天地玄黄四人。

  面对如此怪异的四人,我首先问的是他们从哪里过来的,几个人的回答又让我吃了一惊,他们来自不同地点,天命是从魔都东极岛过来的,而地虎则是从海南过来的,玄狐则是从新疆过来的,至于黄土,则是从内蒙过来的。

  来自东南西北!

  这让我很奇怪,易湿说他们组合在一起不是很厉害么,怎么都来自不同的地方?

  当然,我问出这个遗憾的时候,天命给我作了解答:他们曾经在一起,后来分开了,现在又重新聚合在一起。

  他们都是初来乍到,所以我把他们载回去之后,联系了宋思思让她帮忙安排天地玄黄的住宿问题,我本以为宋思思在看到天地玄黄的时候会奇怪,但是令我意外的是她脸上连半分惊讶都没有表现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好了,今天更新到这里,该撸的帮忙撸撸,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