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楚莎给我打电话,我心里顿时就咯噔了一下。

  当然,我可以拒绝接通,或者说让电话一直这么响着不接……可是,想到楚莎的身份,我能不接么?她可是武舞的妈妈,我未来的丈母娘大人啊,要是我不接她电话,惹怒了她的话,她不把她宝贝女儿嫁给我咋整?

  于是,尽管我心里千万个不情愿,我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接通了电话,然后用自以为最温柔的声音道:喂,楚阿姨。

  “你怎么没在了?”楚莎在电话里问我。

  她这么问,吓得我赶紧就解释,说:不好意思啊楚阿姨,我有点事情刚刚下了楼在车库里面。

  楚莎哦了一声,然后说:这样吧,我马上下来,你开车来酒店门口那里接我,咱们认识也半年多了吧,我还没和你好好聊过呢,今儿趁我有时间,咱们聊聊?

  我快哭了,赶紧说:楚阿姨,我那夜总会吧,有点紧急事要去处理一下哈。

  我这么说,楚莎声音便有些不乐意了,说:张成,有什么事情这么急?我来都城市一趟不容易,你确定要拒绝我然后去处理你的事情?

  楚莎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威胁味道。

  这让我的身子忍不住一颤,我知道,楚莎属于很强势的那种女强人,一般情况下,她的话是不容置喙的。武舞给我说过她爸妈的事情,她说她爸爸虽然在外面挺威严的,但却挺怕她妈的,说白了,就是气管炎。武建军这样的男人都被楚莎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她要想整我,就更容易了。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点头说:行,那楚阿姨,我就在门口那里等你。

  挂了电话之后,我就开始郁闷了。

  ;更新最E快C上酷(匠网

  我答应了蒋晴晴,都让蒋晴晴在酒店门口那里等我了,可是楚莎又打电话过来,我又不得不答应,那么待会我开车过去的时候咋整?载蒋晴晴,抱歉,蒋晴晴生得这么漂亮,我要载了她,估计楚莎会把我杀掉为她女儿出气,我想了想,就掏出手机给蒋晴晴打电话,想找个借口让她别等我了,可是我拨通之后,立即就听到了放在副驾驶上的包里传来手机铃声。

  我暗骂的一声。

  蒋晴晴手机连同她的包都在我的车上呢,我怎么联系她?

  很明显,现在楚莎应该已经坐着电梯到了酒店门口位置了,我要上去告诉蒋晴晴的话也不可能,我无奈的锤了自己的脑袋两下,叹了一口气,然后把蒋晴晴的包给藏好了。不然待会楚莎上车,见到蒋晴晴的女式包,难免会产生怀疑。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发动车子,离开了车库。

  我离开地下车库到了地面上的时候,老远就看到了站在门口位置的蒋晴晴和楚莎,蒋晴晴站在靠左边柱子这里,而我未来丈母娘楚莎呢,则是站在大门口正对面那里。

  我连续咒骂了几声,自己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早知道把蒋晴晴送来就走,不然哪会有这么多事情?

  蒋晴晴认识我的车,所以我开车过去的时候,她的美眸就盯着我的车子,车子开到她面前的时候,我一咬牙,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往前开,一直到楚莎面前才停了下来,然后我主动给楚莎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从后视镜里面,我看到蒋晴晴错愕的站在原地,眼睛就这么看着我的奔驰车。

  楚莎坐上车之后带上了门,然后系上了安全带。

  我发动车子,车子缓缓开动,慢慢的远离蒋晴晴,蒋晴晴一直盯着我的车子,她那双令我痴迷不已的美眸里面浮现出了浓浓的失落,不知道为啥,她那失落的眼神让我很心疼,随着车子越开越远,我从后视镜里面看她也越来越远,我的心也越来越疼。

  我好像……又伤害了她!

  站在舞舞大酒店门口的蒋晴晴看着越开越远的奔驰车,自言自语:我知道,你是怕楚莎误会才不载我的吧,武舞在你心里肯定是最重要的吧……可是……可是我对你的爱,也不输给她啊。

  在车上半天后,我的心神才慢慢的缓过来。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带着笑脸看着楚莎,说:楚阿姨,想和我聊什么?

  楚莎皱眉,说你找个环境不错的地方咱们聊聊就成,我点点头,将车子往盈江的方向开了过去,我在盈江岸边的一处露天楼顶酒吧前面听了下来,这里差不多就是昆南市晚上最适合欣赏夜景的地方了,也适合聊天。

  我要了一张最靠江边的桌子,然后点了两瓶红酒后,就和楚莎相对而坐。

  我俩坐下后,楚莎开始和我聊天。

  其实和楚莎这种商业女强人在一起,我完全不用担心没有话题,楚莎和我聊天很多,不过话题却一直都在我未来的发展,以及怎么强大自己身上,其实我听得出来,楚莎和我聊天的目的,就是问我有没有为她女儿在努力吧!

  当然,楚莎怎么问我,我就怎么回答。

  一五一十的回答,中规中矩,在楚莎的面前,我掩饰不了自己,当然我也知道自己没必要掩饰。

  和楚莎聊了会,我就渐渐的进入了状态,面对她的问话,我都能应对自如了!

  可是就是在这个时候吧,我突然从电梯口上来楼顶那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她穿露肩的衣服,露出完美的锁骨,还有下面穿的是紧身的包臀裙,紧紧裹着她那挺翘的臀部,脚上踩着精致的高跟鞋,走起路来的样子袅袅婷婷,摇曳生姿。

  是蒋晴晴!

  她怎么跟来这里了?

  还有,她已经把衣服都换了,把小礼裙换成了现在性感的露肩衣和包臀裙,这一刻,我心里没由来冒出一丝恐惧感……难道是之前自己在舞舞大酒店门口那里没有载蒋晴晴,所以她记恨自己,才追到这里,想来给自己难堪的?

  女人,都是最记仇的动物!

  对于这一点,我早就深刻的体会到,女人不仅是最记仇的,也是报复心理最强的!

  我知道,我惨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