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晴晴在我的带动下,开始跳起了舞。

  不得不说,蒋晴晴跳舞很不错的,我跳舞是表姐教的,表姐的舞姿很棒,而我这人学东西都很快,所以表姐教了我之后,我快速的掌握了跳舞的技巧,现在和蒋晴晴跳舞没有出现任何的错误。

  我这么搂着蒋晴晴,闻到了她身上传来的迷人气息,脑子里又想起了她微信手机里面的聊天记录,所以跳舞的时候,我的手就很隐晦的有些不规矩起来,刚开始的时候,我的手是放在蒋晴晴腰部位置的,不过跳着跳着,我就开始往下挪动。

  最后落到了蒋晴晴挺翘的臀部之上。

  由于跳舞的人挺多的,所以他们都没怎么注意到这一幕。

  所以跳舞的时候,我忍不住捏了几下。

  我这么捏下去,蒋晴晴差点娇呼了出来,她一边跳着,一边瞪着我,小声说:张成,请你规矩一点。

  我冷笑,说;这不是你最喜欢的么?

  我这么说着,又继续用力捏了几把。

  不过,也是在这个时候,站在外面没跳舞的人群攒动,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般,我赶紧抬起头往外面望去,差点就吓尿了,只见一个风情的妇人宛若众心捧月一般,周围围绕了一群人,正进入了宴会厅,这个妇人不是别人,正是我未来的丈母娘,武舞的妈妈楚莎!

  本来酒会都已经正式举行,我原本以为酒会是舞舞国际的一把手主持,但没想到楚莎这个楚氏集团目前的掌门人姗姗来迟,楚莎的身份摆在那里,谁也不敢小觑。

  而我见到楚莎,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就把蒋晴晴给放开了!

  毕竟,虽然在这种宴会上男女之间跳舞很正常,可是这女人的心思很难猜,特别是楚莎站在丈母娘的身份来看我,见我搂着其他女人跳舞,不难保证她往其他方面想。还有一点,今天就我自己来参加酒会,要是表姐陪我来,那还说得过去,我自己过来参加那是什么意思啊?

  所以,见到楚莎的瞬间,我就放开了蒋晴晴,然后飞快的站到了一边。

  我放开蒋晴晴离开的时候,她脸上闪过一丝痛楚,喃喃说:知道不?我愿意和你跳舞啊。

  不过这句话我注定听不到。

  楚莎出现之后,我就想偷偷溜走了,我不想被她给逮到,于是我就不动声色的从应侍盘子里端了一杯红酒,慢慢的往出口那边走过去,谁知道我走了还没一会呢,我就听到一阵高跟鞋的声音,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漂亮女人把我给拦住了,拦住我之后,她就对我说楚董要我过去一下。

  楚董?

  不是楚莎么?还是被发现了!

  )3酷匠z%网{永e久=@免G费7E看小说

  我叹了一口气,转过头。

  转过头的瞬间,我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没想到自己变脸竟然如此之快,看来社会的磨练让我脱却了象牙塔内的稚嫩,接着我脸上带着笑容走到楚莎面前,喊了声:楚阿姨。

  楚莎笑眯眯的看了我几眼后,她就上台了。

  楚莎这位商业女强人的出现,把整个酒会推向了高峰,她站在台子上讲了一番话结束之后,又开始到了跳舞交流的时间,可能是楚莎这人身份高,也强势的关系,所以在场的人几乎没有哪个有勇气邀请她跳舞。

  我胆战心惊的站在一边喝着红酒,寻思找个机会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中意,但楚莎这位丈母娘实在让我感觉压力很大,所以我又萌生了溜走的心思。

  在我寻思怎么逃离这个地狱的时候,楚莎朝我走了过来。

  “张成,陪阿姨跳支舞!”

  这是楚莎过来之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说完后她就把手伸出来了。

  面对这种情况,我也只有咬牙硬着头皮上了,把红酒放在一边后,我抓住了楚莎的手,当我抓住她手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吃惊的,没想到楚莎这位丈母娘保养得这么好,手竟然还很滑嫩。

  当我揽住楚莎的腰部时候,又吃了一惊!

  手感真好!

  但是,我还是赶紧希望这个噩梦结束,和楚莎跳舞的时候,我都不敢看她的眼睛。

  跳舞结束之后,我发现我的脊背已经冒出了冷汗。

  跳舞结束之后,就有人上来和楚莎攀谈,是那个高诗梦的未婚夫蒋明鑫,蒋明鑫还对我笑了下,不过他的笑容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我和楚莎跳舞的期间,蒋晴晴一直站在一旁看着我呢,现在跳舞结束之后,我就见蒋晴晴朝我走了过来,给我说:张成,你啥时候走?

  我愣了下,说:干啥?

  蒋晴晴说:你啥时候走说一下,我跟着你一起离开吧!

  她这话,让我心里有些激动,从蒋晴晴的微信来看,她今天来参加酒会,为的就是勾搭帅哥,现在她说跟我走,难道是跳舞的时候被我给摸出感觉来了,所以想跟我一起离开……待会我要带着她去酒店开房,她会拒绝么?

  反正由于楚莎的关系,我也不敢在这里呆下去了,所以沉思片刻之后,我就给蒋晴晴说咱们现在就走。

  蒋晴晴听到我的决定之后,俏脸上立即出现欣喜之色。

  看到她脸上的反应,我心里更加确定,今晚有很大的机会和她那个……

  不过,用不用和楚莎打个招呼再走?

  很快我就决定先暂后奏,要是打招呼,要是楚莎不准我离开咋整?大不了等下了楼之后给她发个短信告诉她我身子不舒服先回去了。

  当离开宴会厅之后,我大松了一口气。

  蒋晴晴也跟在我身后出来了,我让她坐电梯到酒店门口那里等我,我去车库取车,蒋晴晴嗯了声,对我说那我在门口那里等你,后面蒋晴晴就坐着电梯下去了,我也坐着去车库的直达电梯。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刚刚出了电梯,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丈母娘楚莎的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好了,三连发,大家该撸就撸,不要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