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易湿的事情,我是问过表姐的,不过表姐说等时机到了的时候,易湿会亲口告诉我。

  所以,我也没有勉强,毕竟易湿经历了些什么事情,要是他不愿意告诉我,我也会勉强。接下来的这几天,我都和衣冠训练枪法,从早上出发带着干粮进山,就一直到傍晚才回来,肩膀被后坐力弄得生疼,但我知道,自己得坚持下去。

  猎狐被我杀死!

  但是想杀死我的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所以这一切,所以我必须变强,争取一切活命的手段和机会,表姐都说了,随着我的长大,张家的仇人会越来越重视我。

  而且奇怪的是,我的枪法在这几天训练的时候增长的很快。

  衣冠说这可能是和易湿的训练有关,不过这对我时间好事,衣冠说只要继续保持下去,等打出感觉来,差不多可以出师了,不过我认为没这么简单,我出师的标准是五米之内打燃火柴棍。

  在星期五我训练回去的时候吧,见表姐在收拾东西呢,我就问她收拾东西干啥,没想到表姐给我说她有急事要去京城一趟,要呆上几天才能回来,这让我很意外,赶紧就问她:姐,是不是出啥事了?

  表姐看了我一眼,摇摇头说:没啥,姐回去几天就能处理好,你自己一个人在家小心一点。

  P最,新U章节6+上W●酷%匠t网^^

  表姐的话让我很疑惑,张了张嘴正要问她,谁知表姐却对我指了指卫生间,说:你练枪练了一身臭汗,赶紧去洗澡,洗好澡后送姐去机场。

  表姐这么说,我也就闭了嘴,跑去洗澡了。

  等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表姐已经把东西都收拾好了,表姐的飞机是八点钟的,不急,所以我们姐弟两在外面吃了饭之后,我才送着表姐去了机场。

  把表姐送到航站楼后,表姐兑换了登机牌,要进安检的时候从我手里接过包,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说:表弟,这几天你自己小心一些,记住,有些东西,是舍则该舍,你永远都要记得这句话,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表姐的话让我很迷惑,点点头之后,忍不住问她:姐,你到底要去京城干啥?要不,我陪你去,反正我也放假了!

  表姐看了我一眼,说: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说着,表姐就拎着包进了安检。

  我心里疑惑不解,百思不得其解的离开了机场。

  表姐上了飞机后。

  飞机还没起飞的时候,她用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电话通了后,她说:妈,我已经上飞机了,十一点钟能到京城,乱成啥样子了?

  “恩,行。”

  通完话之后,表姐就挂了电话,然后打开了飞行模式。

  看着手机的她喃喃发呆,自语道:傻表弟,二十岁以前,你不能踏进京城半步,现在你的成长已经让那几个家族忌惮不已,姐此行,只为你!

  飞往京城的飞机起飞之后。

  一辆从京城飞往昆南市的飞机缓缓降落在昆南市机场,飞机降落之后,一个面容英俊的男子下了飞机,如果我在场的话,一定会认出来,此人正是和歌坛天后订了婚的蒋明鑫,蒋明鑫身边陪着一名五十多岁的男人,男人沉默不语的跟着蒋明鑫,等走到国内达到出口位置的时候,一辆挂着省委车牌的奥迪A6L缓缓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

  蒋明鑫和那位面五十多岁的男人上了车,车子一直往前开,最后缓缓开进了一处高档别墅区。

  最后挂着省委车牌的奥迪车在一栋别致的别墅门口停了下来,蒋明鑫还没走进去呢,门口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便迎了上来,然后躬身喊蒋明鑫为:蒋二公子。

  蒋明鑫点点头,问:晴晴过来了没有?

  那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点头,说:蒋小姐已经过来了。

  蒋明鑫嗯了一声,然后带着五十多岁的男子走进了别墅,他刚刚走进客厅呢,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蒋晴晴,蒋明鑫看到蒋晴晴,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然后,蒋明鑫对身后五十多岁的男人摆摆手。

  那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点点人,慢慢退了出去,最后客厅就剩下蒋明鑫和蒋晴晴两人,蒋明鑫慢悠悠的坐在蒋晴晴对面,脸上露出笑容:晴晴,等多长时间了?

  蒋晴晴抬起头,看了蒋明鑫一眼,说:就一会。

  蒋明鑫笑笑,说:晴晴,你还是这副脾气,对我这个哥哥,也爱理不理。

  蒋晴晴冷冷道:是堂哥。

  蒋明鑫一怔,哈哈一笑,说:对对对,是堂哥是堂哥。

  蒋明鑫慢悠悠的端起还冒着热气的紫砂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呷了一口后,缓缓道:晴晴,我这次来昆南,明面上是代表蒋家参加舞舞国际的三周年庆典,不过实际上,是代表家里面的意思,来问你一声,张成那件事,你到底要多长时间才能搞定?

  蒋晴晴看了蒋明鑫一眼,摇头说:还需要点时间。

  蒋明鑫呵了一声,问:还需要多长时间?晴晴,咱们蒋家等不起了,你要是再不搞定张成会有大麻烦的。

  蒋晴晴对蒋明鑫的话置若罔闻,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是谁给杀手组织开了暗花,追杀张成的?是不是你们?

  蒋明鑫摇头,说:晴晴,你觉得我有那么傻?咱们对付张成,是要让他爱上你,让他心甘情愿为你做任何事,到时候才是利用他的好时机。

  蒋晴晴皱眉,说:那到底是谁要杀张成?

  蒋明鑫眉头一挑,说:可能是其他家族,当然,根据我得到的一些消息,夏婉玉也要开始对张成下手了。

  蒋晴晴哼了声,说:蒋明鑫,你这嫂子倒也厉害啊?

  蒋明鑫眯着眼睛,沉声道:夏婉玉这女人心机太深,她虽然嫁给了我哥,但我看得出来,她真正重视的一直是夏家,她在夏家的权力也极大,她对张成下手,也是为了夏家的利益,别忘记了当年那件事,张鸿才的儿子张成死了,对夏家的好处是最大的。

  蒋晴晴冷笑道:蒋明鑫,看来你也不喜欢你那个嫂子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下面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