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着车子出去溜达了一圈回来之后,蒋晴晴已经在天庭餐厅门口那里等我了。

  我厚着脸皮,若无其事的把车子停在她面前,她上车的时候,我注意着她的表情,不过我发现她并没有对我的逃单表现出什么样的表情来,看到她这样,我稍微安心。

  不会是她要勾引我,所以心甘情愿的付了帐也不跟我计较吧?

  开车回二中的路上,我满脑子胡思乱想着,一下子想想蒋晴晴勾引我的事情,一下子又想到了舞舞国际三周年庆典,到时候武舞这个创始人会不会出现呢?嗯,必须打电话问她确认一下。

  看到二中校门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激动的。

  阔别了三个多月,我终于回来了。

  不知道二中的男生们还认不认我这个扛把子,不过,此时此刻的我已经不在乎,现在高三的已经高考毕业,我们就是最大的年级,至于我们年级的李达,还有高一的李德海他们,我早就不放在眼里了。

  回到宿舍的时候,高大力,杨波他们都说我变黑了!

  废话,我在新疆呆了一个月,西藏呆了一个月,能不黑么?高大力说最近他一直练着身子,要和我比划比划,被我一拳就给放倒在地,疼得他龇牙咧嘴,说我咋就不能轻一点呢。

  上晚自习的时候,蒋晴晴给我们开了班会,说了明天考试的诸多事宜,然后又给我们说等考完试,就是高三了,开始进入总复习阶段,让我们认真对待,她告诉我们,现在宣扬读书无用论的很多,什么勤学苦读十多年最后也只是给小学没毕业的老板打工之类的,不过她不同意,在没有家世没有背景的情况下,读书是一条通往成功的捷径。

  其实蒋晴晴给我们讲的这番话,不无道理,她的话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我爸给我说过的一句话,他说:所谓的机遇,就是运气恰好碰到了你的努力,这就是没有理所当然的成功。

  要想成功,总得付出一些东西。

  我有三个月没怎么上课了,不过还好,和易湿训练的时候,我有啥不懂的地方都会问他,他给我的感觉就是个全才,数学懂,英语懂,还有,高二的理综越来越难,不过只要我有难题问他,他都能给我解答出来。

  我甚至怀疑,易湿这家伙要是去担任老师,也绝对吃香!

  和易湿呆三个月,让我感觉自己一向不怎么样的数学都进步了。

  期末考试考了两天完毕。

  老师们开始改试卷,而我们学生则放假了。

  回到家之后,表姐和我说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舞舞国际三周年庆的事情,我告诉表姐这件事我已经打电话问过武舞,这些日子武舞都在长三角地区奔波忙碌,所以三周年庆她没时间过来,表姐说她知道武舞不过来的事情,不过舞舞国际的周年庆她要带着我去,我问她去干啥,她说秘密,等我去了就知道了。

  这表姐要说的第二件事,就是赌场的事情,她说赌王龙祥已经给她打好招呼了,赌场的事情宋思思已经在做,仪器设备基本搞定,差不多等十天之后,就会请龙祥过来坐镇,那时候要是赵龙凤手下拉斯维加斯的高手过来砸场子,龙祥也有能力阻挡他们。

  表姐这番话,让我心里变得有些激动。

  我的发展越来越大,不知等高考毕业之后,我会发展到哪一步田地!

  但是,我的实力必须要还要增强才行。

  于是,当晚我就联系了衣冠禽兽那边,得到他们在昆南之后,第二天我就开车找他们去了,我还得继续跟着衣冠学枪。

  衣冠禽兽显然知道了我消失的三个月是去学功夫,所以刚刚走进院子,禽兽就朝着走了过来,说:小子,学了三个月,让我看看你学到什么本事。

  话一说玩,禽兽身子一动,一个侧身横打朝我身上劈了过来。

  禽兽可是西南猎鹰出来的高手,速度奇快,我飞快的闪身躲到一边,脚下一动,身子猛然往前倾斜,一个重拳,狠狠的打向禽兽的胸口位置。

  “好小子!”

  禽兽大吼了一声,猛然退后两步躲开我的重拳,然后他的身体高高跃起,一个飞腿就踢向我的脑袋。

  和易湿训了这么三个月,我的实力突飞猛进,要是放在三个月前,我根本抵抗不了禽兽这么长的时间,不过这三个月我除了锻炼体力,最重要的是和易湿对打了无数次,每次和他对打,易湿控制的节奏都很强,所以每次和他对打,我都是极限训练。

  所以禽兽这一脚,我还是通过了一个巧妙的身法给躲开了。

  禽兽见我躲开,继续朝前攻击我,而我则是认真对待。

  五分钟之后,我的身体渐渐发软。

  这个时候,禽兽也停下了手,他看着我,说:小子,三个月增长速度不赖啊?三个月前,我两分钟就可以把你干趴下,现在五分钟都奈何不了你?看来,易大师的训练方法确实不一般。

  禽兽说起易大师,让我不禁问他:知道易湿到底是什么人不?

  禽兽眯了眯眼睛看着我,说:易大师的事情,你得问你爸,或者你表姐,其实我们对易湿了解也不太多,不过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的算命,其实在遇到他之前,我都不怎么相信算命啊这些东西的,可是十年前,易湿给我算了一命,十年后的尽头,我才知道他算得很准。

  说到这里,禽兽看着我,说:所以,易大师给你说算命啥的,你千万不要当成开玩笑。

  禽兽的这番话,让我对易湿这货越发好奇。

  还有,我记得阿丘好像也是叫易湿师叔吧?还有那个令人讨厌的小点点,也是叫易湿小师叔,易湿这货到底什么身份?

  {2最F新@V章WN节vz上酷l匠网P%

  和易湿相处这么长时间,我对他的改观早已改变。

  这货虽然一副脏兮兮的样子,但他眼神里透出的东西让我感觉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一个没有经历大起伏大跌岩的男人不会有那种眼神。

  令菲菲姐都痴迷的男人,会有怎么样的故事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