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黑就像个骄傲的小王子一样,咬死比特犬之后,雄赳赳气昂昂的从笼子里面走了出来。

  此时此刻,看着早已断气的比特犬,冯天佑脸都气青了,冷冷看了我一眼之后,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斗犬场。大黑随着我下了擂台的时候呢,宋思思一脸古怪的盯着我和大黑。

  我疑惑,问她怎么了?

  宋思思打量了我们几眼之后,说:张成,你有没有发现,大黑和你一样,特能装。

  我靠了声,说大黑不仅能装b,还能泡妞,前段时间泡了条母狗,连我这个主人和易湿那个老主人都给忘了。宋思思听我这么说,噗嗤一笑,说:你不也挺能泡的么?都把武舞给泡到手了。

  我嘴上没说啥,心里却嘀咕我能泡个屁啊,好不容易破了身子都是那天喝醉了,啥感觉都没有,说白了和没破身子一样,老子到现在,还不知道入党时是什么滋味呢。

  接下来的时间,我和宋思思,还有大黑一起离开了斗狗场。

  在车上的时候,我问了宋思思我不在这三个月的发展如何,宋思思就大概和我说了一下,斗狗场发展挺好,除了冯天佑带着她的狗来闹事这几次,其他的时间都是营业状态,至于金色阳光,自从有了菲菲的小姐入驻之后,生意越来越火爆,其火爆程度已经让不少势力眼红了,不过因为黎俊那次闹事,所以很多人都对金色阳光有些忌惮,虽然眼红也不敢来找麻烦。

  听到这,我说那我还得感谢一下黎俊那货去了。

  宋思思哼了声,说你应该感谢武舞才对。

  想到武舞,我心里一暖,三个多月不见,待会把手机充了电,好好跟她聊聊。

  回到金色阳光之后,我去了楼上,随着宋思思聊了一会后看着时间差不多,我就回了广慈湖小区。蒋晴晴的灯还是没亮着,和我想象的差不多,她应该在二中呆着。

  不过,表姐倒是回来了,客厅的灯都亮着呢。

  我寻思好久不见表姐吧,给表姐个惊喜,于是我按下了门铃之后,就躲跑到楼梯口那里躲了起来。按下门铃没一会呢,我就见表姐来开门了,三个多月不见,表姐还是那芳华绝代的样子,每一处都是那么美,美得令人找不到任何瑕疵。

  表姐开了门见外面没人,然后她的眉头一皱,我就听到她的声音:张成,出来吧!

  表姐这也太聪明了!

  我苦笑着走了出去,说:姐,你咋猜到是我?

  表姐白了我一眼,说:除了你会玩这种弱智游戏,还有谁会?

  我:“……”

  进了屋子之后,表姐拉着我的手说来,让姐看看瘦了没有?表姐拉着我转了个圈之后,说黑了点,不过身子倒是越来越强健了,行,洗澡去吧!

  我一身臭汗,洗了澡之后感觉特别舒服。

  表姐估计也是知道我累,所以我洗好澡之后她就让我回卧室好好睡觉,我答应着,拿了个充电器回到了卧室,充上电之后,我终于打开了尘封已久的手机,手机打开之后,我就收到了好多条短信。

  其中最多的变身武舞的,这傻女人几乎每天都给我发短信,告诉我她干了什么,然后问我还好不。

  也有另外一些短信,表姐的,蒋晴晴的,周晓晓的等都有。

  我全部看完之后,就按耐不住寂寞,给武舞打电话了。

  电话那端沉默。

  酷0e匠网正E*版首*发

  我忍不住说:咋了?

  电话那端还是沉默。

  终于,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电话里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表弟,你怎么还不睡呢!

  听到这声音,我直接就从床上给蹦了下来,而且我过度紧张的关系,手里的手机也给吓得掉在了地上,我双手颤抖的捡起手机,然后看了下我拨打的电话,赫然写着表姐二字。

  我脑子嗡的一声,肯定是刚刚心太急了,看完了短信就想着马上给武舞打电话,所以按错了,本来是想拨打武舞的,可谁知打成了表姐的手机,此时此刻,表姐正在外面的客厅里面呢。

  这一刻,我真的想哭,我和表姐说的这是些啥?

  虽然有时候表姐对我表现得有些大胆,吃饭的时候喜欢用脚蹭我,也喜欢让我帮她涂指甲油啥的,但是和她说这种大胆的话,我还从来没有过。

  我艰难的咽了口口水,说:姐,我打错电话了。

  表姐传来声音:打错了?真的?

  我苦笑,抓着电话说:真的姐,我本来是想打给武舞的。

  表姐回我:可是,电话打通的时候你好像没有喊过武舞的名字,你在狡辩?

  我哭了,直接把电话扔在床上,然后打开门走出去客厅里面,表姐见我出去之后,笑眯眯的把电话放下,看着我,她说;你想解释什么?

  我差点就给跪了,说:姐,我真的是打错了,你要相信我!

  表姐看了我一眼,说:表弟啊,你长大了,有哪些冲动姐是理解你的。

  我哭丧着脸,说:姐,你还是不信我。

  表姐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信不信还有用么?

  说着,表姐就站起身子,哼着小曲回了卧室,我很明显的挺清楚她哼的曲子,正是那一首姐弟恋:什么样的感情让人不懂分辨,让你不敢接受又不敢拒绝……

  等表姐进了卧室之后,我狠狠抽了自己一个耳光,眼瞎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