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南市,广慈湖小区。

  当蒋晴晴听到夏婉玉三个字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声音变得有些冰冷,说:这是我们蒋家的事情,她一个外姓人插什么手?

  白云苦笑,说道:蒋小姐,夏婉玉这个女人的手段你想必是知道的,前些年她还未嫁入蒋家的时候就已经名满京城了,而且虽然她是个女人,但在夏家的话语权很重,现在嫁到了蒋家这么几年,她在夏家的地位还未改变,可见夏家的老爷子对她极为宠溺。

  蒋晴晴冷哼了一声,说:夏婉玉这女人我了解,权欲心很重,在夏家贪恋权力,现在到了蒋家也依旧贪恋权力,不过,她一个外姓人,还想在我们蒋家掀出什么风浪不成?在东北,她夏婉玉可以为所欲为,不过在京城,哼……我承认她这人很有手段,不过我相信爷爷的眼睛,夏婉玉是什么样的人他老人家能看得出来。

  白云看着蒋晴晴,叹了口气,说:蒋小姐,张成的事情务必请你加快速度。

  蒋晴晴看了看白云,说:小朗那边最近怎么样?

  白云点点头,说:蒋公子最近发展得不错,不过蒋小姐,你们姐弟两不从军,也不走仕途,将来始终要输给蒋家的其他人啊。

  蒋晴晴笑笑,说:白云,这你就说错了,小朗现在发展得挺好,只要他把蒋家的经济命脉掌握了,那么他将来在蒋家的话语权谁也不可小觑。

  白云点点头。

  这个时候,蒋晴晴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说:张成请假请了三个月,他回来之后,肯定会有所动作,所以有必要提醒赵龙凤注意一下,张成要想发展壮大,影响最大的是赵龙凤的利益。

  白云愣了下,说:蒋小姐,张成和赵龙凤的女儿赵琳好像是情侣吧?

  蒋晴晴一笑,说道:他们已经分手了,赵龙凤毕竟是叶家那边的人,咱们蒋家和叶家有合作,所以必要的提醒还是需要的。

  白云看着蒋晴晴,说:蒋小姐,赵龙凤这么重要?

  蒋晴晴看了白云一眼,轻轻转动着手里的茶杯,说:白云,赵龙凤是叶家某位大佬的私生子,他应该姓叶才对,不过他这人也算是硬气,本来叶家那位大佬都打算让他去叶家大本营珠三角发展,正是入主叶家,不过他对他的那位父亲好像不怎么感冒,所以就一直随他母亲姓赵,在昆南这边发展挺不错的,估计也不会回叶家,不过他身上毕竟流着叶家的血,所以咱们还是提醒一下为好。

  白云听到蒋晴晴这番话,显然有些吃惊,惊讶的自言自语,说没想到赵龙凤还有这般身世。

  蒋晴晴哼了声,说:赵龙凤的父亲,现在已经成了叶家的掌舵人,他已经不再忌惮,早就想把赵龙凤接回去接他的般呢,可惜赵龙凤不愿意回去。

  白云点点头,说:这些我会去办。

  过了没一会,白云就主动告辞离开了广慈湖小区。

  白云离开之后,蒋晴晴关上门,一个人坐回到沙发上,拿着手机看着照片发呆,如果我在现场,会发现蒋晴晴看着的这张照片是我和她在西林马场一起骑马时的自拍照,她在前我在后,她的青丝被风吹得飘起来。

  (酷@*匠《网{t永T久/:免,费看*q小N说

  蒋晴晴看了好一会之后,痴痴说:我只能陪你走到我力所能及的终点。

  西藏,日客则地区,查噶寺。

  最近这几天,易湿一直没训练我,他也直接和我说了,不训练,就在这查噶寺住到时间到,然后再离开。大黑在最后的几天碰到了条母猎狗,玩得正欢,一天到晚不见踪影,所以我唯一的遛狗乐趣也没了。

  倒是那个不知是男是女的小点点,每次看到她,都让我很蛋疼。

  我也问过易湿无数次,问他说小点点这么弱不禁风,能给我当啥保镖?不过易湿还是那句老话,说别问他,要问问我爸去,这是我爸的意思,和他无关。后面我也问易湿这小点点到底是男是女,易湿也说别问他,要想知道自己不会打听啊,要是打听不到,等她洗澡的时候不会偷看啊?

  问了易湿好几次,他都这么回答我,我也懒得问了。

  不过,这个小点点对我好像也不太待见,每见到我,她那张脸一下子就冰了起来,而且看着我的眼神里是各种不屑和鄙视,好像老子欠她五百万似的,比赵秦那妞还要高傲上几分,偏偏还是个平胸,赵秦拽好歹有拽的资本,一个平胸拽啥拽啊?

  当然,我这人属于吃软不吃硬的,人和我好好说话,我当然好言相对,但小点点对我这么一副模样,我自然也不会理她,热脸贴冷屁股不像我张成的作风,所以,后面的这段时间,我都懒得看她一眼。

  西藏这边的日子让我感觉有些安逸。

  在这里没有争斗,每天起床后就是看书,吃饭,然后睡觉。

  不过,这种安逸的日子过得也是很快的。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

  我,易湿,大黑以及新增加的小点点辞别了查噶寺主持之后,就离开了日客则地区,到了拉萨之后,我们坐上了火车返回昆南市。

  小点点由于穿着气质的问题,给人的感觉就是不染人间烟火的人一般,所以一路上,都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和脏兮兮的易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于没有直达车,所以转了一次车才到的昆南市,路程三天三夜,折腾得我够呛。

  倒是小点点让我感觉很奇怪,她好像一路上都没睡过觉,我没见她闭过眼睛。

  真是个怪物!

  在昆南市的火车站下车之后,易湿就背着他的破包,看着我说从就在这分道扬镳,他得去找菲菲做……爱做的事情了,想到易湿这货脏兮兮的身子压在菲菲姐身上,我就一阵恶心。

  易湿离开之后,就剩下我和小点点。

  我们大眼瞪小姐的对视了一会,我直接说:我不想要你做保镖,也不希望你跟着我。

  小点点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说:正合我意,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早上出门现在才回来,开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