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森林之后,我就开始寻思要是找个地方躲起来,肯定没一会就要被找到。

  毕竟大黑的鼻子在那呢,除非把大黑的狗鼻子给割了,不然我的藏身地点很快就要被暴露,所以我现在的办法就是不停的四处走动。

  不过,几个小时之后,我爬上一棵大树上四周瞭望的时候,发现了易湿和大黑,大黑鼻子不停的闻着,就要沿着我走的路过来了。

  看到这一幕我忍不住骂了声,跳下大树之后继续奔跑。

  24小时,这种高强度运动之下什么都不吃,非得把我饿死不可。

  不过,很快我想到了一个办法。

  沿着河走,水可以阻挡气味,只要我在河里面走,大黑就闻不到我身上的味道,就这样,我在河里走了好长时间,然后又跑到河面对岸去了,易湿和大黑要想抓到我,必须要花费好长的时间才行。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十小时。

  十五小时。

  二十小时。

  靠着那条河,易湿和大黑对我没办法,最后易湿这货竟然烤起烧烤来了,估计是为了诱惑我吧……饿了二十个小时,我肚子早已空空如也,都快晕厥了,肉香勾引着我的馋虫。

  不过我知道,我要是一露出动静,易湿和大黑很快就会把我抓住。

  我只能忍!

  一直忍到二十四小时结束。

  当我狼狈的返回基地的时候,易湿看了我一眼,说算你小子聪明,知道靠着河可以阻挡气味。

  就这样,我完成了原始森林的训练课程。

  我们告别了大兴安岭踏向新疆的火车。

  我知道,这第二站是新疆的沙漠荒原,咱们国家最大的塔克拉玛干沙漠就在新疆呢,易湿也和我具体的说了下新疆的训练科目,他最主要的还是教我拳脚,由于沙漠里面的温差大,所以他要我适应沙漠里高温下训练和低温下训练。

  我和易湿在伊犁呆了一天之后,就开始进军沙漠里面的训练基地。

  我从没有来过这种地方,所以第一次来气候很是不适应。

  训练基地和大兴安岭的训练基地差不多,不过这里的环境可比大兴安岭恶劣多了,大兴安岭物种丰富,而这里则是荒原沙漠,只能看到零星的植物,这一次易湿也没有托大,准备了充足的食物和饮用水。

  第一天训练,我差点就中暑了。

  易湿这货倒是强悍,好像沙漠的高温对他没啥子影响,大黑也热的伸出了舌头喘息个不停,狗没有汗腺,散热靠的都是舌头。

  头十天我都一直不适应这种气候,后面的时间才慢慢适应了过来。

  易湿教我的都是各种拳法里面的各种杀招,很是驳杂,有人说过练拳不能练得太多,太多的话反而不精,我给易湿说了这句话之后,他直接说狗屁,只有汲取各家之长,才能真正的掌握华夏五千年积累下来的拳术精华。

  在沙漠这种极端的气候中,我有时候白天训练,有时候夜晚训练。期间没训练的时候,我每个科的课本也看着,晚上训练完毕的时候我都会翻出来看,让我意外的是易湿这货竟然也懂,有一次一道数学题几何题我半天想不明白,易湿随便嘀咕了几句,就把我给点拨通了。

  训练的日子过得飞快。

  在我结束了沙漠训练的时候,和易湿大黑踏向第三站的时候,高考开始了。

  到西藏得去兰州转车,坐在火车上的我,想着此时此刻,赵琳和周晓晓已经坐在考场里面考试了吧?

  蒋晴晴不知道有没有分配去监考,因为我们二中属于一个高考点。

  表姐呢,表姐是忙着她的工作,还是带在广慈湖小区的家里,武舞肯定随她妈妈一起做生意,我想她了,她也肯定在想我吧?

  还有金色阳光,营业额怎么样了,新开的斗狗场赚钱了没有?

  等等等等。

  有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

  我们第三站去的是阿里地区。

  踏入西藏我的第一反应是呼吸困难,在这样的环境下训练,我兼职怀疑自己能不能坚持下来,记得我看过一部电视剧,讲昆仑山的哨兵,新的哨兵连出操都是个问题。

  易湿显然习惯了高原地区。

  对我笑了笑,说这次去阿里地区就呆个十五天,十五天之后,咱们再转战到日客则地区。

  到达阿里地区之后,我们平时训练去训练基地,休息呢则是去牧民家里,牧民很热情,但是……我真的不太习惯,牧民煮酥油茶的时候用的是干燥的牛粪,而牧民在掰牛粪的时候吧,那些牛粪渣啊啥的都溅进了酥油茶里面,喝得我有些反胃,不过易湿可能见惯了吧,熟视无睹一般,端起酥油茶就喝。

  我总算明白了黎俊那货为啥武舞一提打发他来西藏当兵他就一副要跪的模样。

  不过,饿的时候,喝不下去也得喝啊。

  糌粑的味道怪怪的,可是那也得吃啊。

  这十五天,易湿还是教我拳脚,不过主要是实战练习,而我的对手就是他易湿,她会按照我的训练程度和我的能力,来决定和我对战的时候使出多少本事,所以几乎每次和他训练,我都相当于和一个我的极限对手打斗一般。

  这十五天,我的身体都感觉每天都在极限训练者。

  每一晚都累得跟狗似的,看书都懒得看了。

  十五天之后,我们离开了阿里地区,前往日客则地区。

  西藏这边寺庙很多。

  是国内很多人向往的地方,这里距离天也是最近的,蒙古那边的大草原崇拜狼,以狼为图腾,进行天葬的时候都是靠狼来吞食,他们认为狼是上天的使者。而西藏这边的天葬,则是靠以鹰为代表的鸟兽吞食。

  ,l酷@匠O网正*9版+.首发R《

  所以很多人都认为西藏是距离天最近的地方。

  我没想到的是,易湿带我到了日客则地区之后,竟然带着我和大黑进了一处寺庙。

  查噶寺!

  我百思不得其解,跟着易湿进了寺庙。

  查噶寺是最近方圆几十里内唯一的一座寺庙,香火挺旺盛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