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兴安岭。

  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神秘的地方,寒冷,东北虎,以及很多很多动物鸟兽,还有各种各样的植物……东北这边,土地肥沃,孕育出了不少好东西。

  易湿是租了一辆车把我和他拉进大兴安岭的,当然,车子不敢深入,我们只到了外面。

  剩下的路,还得我们自己走。

  我们三身上都没带什么东西,火,刀子,以及我背着的那些书籍课本,但我下了车,跟着易湿走进大兴安岭的那一刹那,我不禁想起了荒野求生纪录片,想到了其中的男主角贝爷吃虫子啊啥的恶心的场景。

  我看了易湿一眼,忍不住问他咱们不带点干粮啥的?

  易湿白了我一眼,说带个屁啊,饿不了肚子就成,我都不怕你怕啥,说着易湿还嘿嘿笑了笑,他的笑容有些可怕,说:到时候,只要你训练起来,就不会对食物挑三拣四了!

  森林就是大黑的天堂,所以大黑进了森林,显得很是兴奋,东跑跑,西窜窜。不过,有大黑和易湿在,尽管这原始森林有些可怕,但我内心也没啥恐惧的。

  我们走了一整天,然后在天黑的时候找到了个歇脚的地方,是个小山洞,还算行,可以挡风,地势对我们也是有利的,假如有野兽,我们也可以防御,不过有变态的大黑和易湿这两货在,我倒是没啥可担心的,把大黑带来果然是最好的选择,没一会呢大黑就逮到了几只野味,虽然没有盐,可是走了一天实在饿得厉害,所以我吃得津津有味。

  晚上睡觉,有大黑在,我们也不用操心守夜的问题,狗的听觉和嗅觉比我们人类灵敏多了。

  睡觉前,易湿大概和我说了一下本次训练的行程。

  他这一次不再瞒我,大兴安岭是我们训练的第一站,在这里训练一个月之后,我们就转到第二站新疆,在新疆训练完之后,我们就去第三站……西藏。

  这就是我这三个月训练的基本路线,环境就是原始森林,沙漠荒原,高原地带。

  我也是好奇,就问易湿训练完这三个月之后,我本事会增加多少?要是在遇到那个林伯,能抵挡多长时间?易湿哼了声,说武功这玩意,是慢慢练出来的,林伯是中央警卫局出来的,伸手高强,我要是好好连着三个月的话,遇到林伯也许能抵抗那么一两分钟。

  这个结果让我有些不满意,嘀咕说:咋就一两分钟?

  易湿瞪了我一眼,说:这还是本大师亲自训练你,要换做其他人,你就算练上三年也未必抵挡不了林伯的一分钟。

  我的手机快没电了,我本想用手机给表姐武舞等发个短信的,可是真的像易湿说的一样,没信号,我这手机带着和没带没有任何区别,而且训练的地方易湿也和我说了实话,没电。

  我叹了口气,静静的躺在地上,感受着森林的夜晚,慢慢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我们还是继续往森林里面走。

  一直到第三天的傍晚时分,我们才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当我看到训练场地的时候,我震惊了,占地面积很广,而且这里有着复杂的训练设施,可能是看到我有些痴呆的眼神吧,易湿就给我解释,说这里是某个神秘部队的训练地点,一般情况下,这里没人,只有等那个部队要训练新兵的时候才会有人驻扎在这里,所以这个月,我们都在这里训练,没有人会来打搅。

  训练基地对面有一连房子,我不甘心的跑进房子里开始找电源插座,可惜真的如易湿说的一般,没有电,只有住的还有水源,吃的也得靠自己找。

  至于灯,则是很原始的煤油灯,而且煤油倒是有一大罐在那里,足够我和易湿用一个月。

  就这样,我和易湿还有大黑在这里安顿了下来。

  大兴安岭物产丰富,吃的大黑负责。

  枯燥无味的训练日子就这样开始了。

  $^酷匠Q网《√永e久$免B费看‘x小o/说

  第一天和第二天是基本的体能训练,第三天开始,易湿教我功夫,当然,这和上次他教我的功夫有着本质的区别,上次他仅仅教我八极拳,而这一次,他教我除了八极拳之外的其他拳法。

  对于易湿,我嘴记忆犹新的是他和林伯对决那个时候,我想学他那种本事,他说那个可不是短时间能练出来的,那是太极拳黏劲,需要花费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才能达到那种境界。

  我和易湿学了整整十天的拳法和腿法。

  第二个十天,易湿则带着我进森林。

  赤手空拳的打猎!

  没错,就是赤手空拳!

  这是第二个十天的训练课程,易湿这货可能是怕我偷懒吧,竟然给我了下了任务,我要是完成不了任务的话,就不准吃饭,在他面前,我就像个小孩子一样,他想怎么虐我都成,所以不准我吃东西,他就真的让我吃不了。

  这十天,我有三天没有完成任务,所以我挨饿了整整三天时间。

  最后一个十天。

  易湿则教的比较复,一下子拳脚,一下子又进山的。

  在倒数第五天的时候,易湿提前告知了我在大兴安岭的毕业作业。

  在这个训练基地方圆十公里的范围内我可以随便躲,他带着大黑来抓我,要是我能躲过二十四小时,就算我过关,要是我躲不过二十四小时就被他们给抓到的话,那么我就要继续训练,其他两个训练基地也会用同样的办法,所以我要是过关不了的话,三个月我根本回不去,算上路上耽搁的时间,更久。

  大黑对我的气味很熟悉,它鼻子灵得要命,我怎么躲?

  最后开始我的毕业作业前一天晚上,易湿嘿嘿的看着我,说让我好好的吃饱饱的吃,等明天想吃东西就不怎么容易了。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我就独自一个人进入了森林。

  易湿说他会在两个小时候开始带着大黑来抓我。

  其实,要是只有易湿一个人,我倒有自信躲二十四小时,但关键大黑这家伙在,有它闻着味道带路,我要想躲过二十四小时就有些困难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下面还有两更,求撸撸追书,还有订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