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舞走了。

  来得快,去得也快,我回去的时候,一直想着武舞最后给我说的那句话,一直走到老家门口的时候,我望着老宅背后的紫微山,说道:妈,你听到没有,武舞下辈子还做咱张家的媳妇。

  易湿是在下午六点钟的时候出现在凤凰村的。

  他依旧是那副脏兮兮的样子,邋遢不已,他来到家的时候,我和表姐正准备吃下午饭,大黑见到老主人易湿,摇着尾巴迎了上去,易湿闻到了鸡肉的香味,也不客气,手也不洗,就坐下吃了起来。

  吃完了饭。

  易湿那货带着大黑出门,不知是不是偷看哪家的媳妇洗澡去了,不过我们凤凰村民风比较彪悍,而且心齐,我寻思易湿可能要吃点苦头。

  我陪着表姐收拾了碗筷,差不多八点钟的时候,表姐就把她的东西收拾好,说她也准备回昆南市了。

  知道表姐要回去之后,我心里也不知道咋的,特别难受。

  尽管表姐喜欢欺负我,但我心里很清楚,表姐在我心里占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她是除了我爸妈而外对我影响最深刻的人,对我的好我这辈子都还不清。

  被表姐欺负惯了,这一分开就要三个月,还真让我很不舍。

  表姐的心情似乎也不好。

  等我走到村口的时候,表姐摸了摸我头,说:表弟,跟着易湿好好学东西,三个月很快的,我相信这三个月的时间不仅能提升你的身手,还能让你明白很多道理,你始终都要成长的,姐姐也不可能帮你一辈子对吧?

  我咬牙点头,说:姐,你放心,我会努力的。

  表姐嗯了声,看着我说:那就这样,姐走了,咱们三个月后再见。

  表姐拿了奔驰车的钥匙后就上了奔驰车。

  车子发动之后,我忍不住喊了声姐。

  表姐可能是关着窗子,听不到我说什么吧,不过看到我嘴巴动了,她就把窗子摇下来,弹出脑袋问我刚刚说啥?

  我说:没啥,就是喊喊。

  表姐看了我一眼,说:傻表弟!

  车子发动,奔驰车远远离开了凤凰村,我站在村口那里呆呆看了好长时间,村里的小孩子都认识我,我陪着一群小孩在村口操场那里玩了会游戏后,这才返回老宅。

  可没想到在路上,遇到了被穷追猛打的易湿。

  我寻思这货肯定是偷看人洗澡了,我说过,我们村的村民心很齐,哪家出事了都是一起上的,所以作为一个凤凰村的村民,我怎能坐视不理,于是我也加入了追打大军,易湿那货见我追他,靠了一声,溜得更加快了。

  不过易湿那货的速度注定我们追不到,没一会就溜得无影无踪。

  可是等我回到老宅的时候,发现易湿那货早就在堂屋门口那里扣鼻屎了,见我后就跳了起来,要找我算账,骂我不帮他就算了,还落井下石,我直接告诉他我是凤凰村的,你丫偷看人媳妇洗澡,我当然要帮咱村子的人了。

  不过易湿这货也没有和我计较的意思,我就问他是不是明天动身,要去哪里训练,还有就是关于绝招的事情。

  易湿扣鼻屎卖关子,说等明天我就知道了。

  我问他大黑带走不?

  他说肯定的,以后吃饭还得靠大黑呢,他这么说我就明白了,肯定要进山。

  后面我又问他准不准带手机,易湿看了我一眼,说:随便你,不过事先你提醒你带手机也没意思,因为咱去的三个地方都没信号。

  三个地方?

  听到他这么说,我还是没忍住好奇,问他哪三个地方?

  易湿看着我,还是继续卖关子,说等明天我就知道了。

  我也懒得理会他,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五点钟还不到呢,我就被易湿拎起来了,我骂他疯了是吧,天都还没亮呢,但易湿不管我,直接把我给揪了起来,对普通人,我是个高手,可是在易湿面前,他怎么虐我都行,无奈,我只能起床。

  等到了县城之后,我才知道易湿带我去火车站坐火车。

  可是等我看到火车票的目的地之后,就有些蛋疼了,问他去这么远干啥?

  易湿嘿嘿笑,说:带你去大兴安岭玩玩。

  我又继续蛋疼,说:从咱们这到东北,坐火车需要好几天好几夜吧,你不坐飞机也就罢了,可咱也不缺钱,买个硬座干啥?至少也得弄个硬卧啊。

  易湿哼了声,说:小子,这你就不懂了吧,坐硬座有气氛,每个大人物有大人物的故事,但每个小人物也有小人物辛酸,坐硬座,可以听更多的故事。

  易湿这么说,我也没法子了。

  大黑老早就留进了火车站,检票的时候这家伙也趁机钻了进去,速度很快,工作人员发现了之后根本追不到,等我们上了火车之后,易湿才带着我去火车上找大黑,我也不知道易湿怎么和列车员沟通的,竟然把大黑安顿在了一节没有旅客的车厢。

  、酷R匠1网w~永久免‘费#看O4小yz说$d

  我们的火车先到了昆南,然后又继续往前东北。

  相当于纵跨了整个中国,火车上谈啥的都有,天南地北的人聚集在一起,然后就呆上那么几天几夜,到站之后分离……易湿说得不错,在硬座车厢里,我确实听到了不少故事。

  老百姓们的辛酸故事。

  这几天几夜的火车很折腾,等我和易湿到达东北的时候,我的腿都给肿了,就是长时间坐着不动的关系。

  到了东北的第一大城市后,易湿带着我去找了一处小旅社。

  看着周围的样子,我心里有些犯嘀咕,这尼玛咋都是发廊啥的啊,我也看到了一些个站街女,不过都是大妈级的,我倒是提不起任何兴趣。

  开房间的时候,易湿开了两间,我一间他一间。

  累了几天几夜,我躺下就睡,易湿那货在另外那间搞啥子我不知道,不过由于隔音效果不好,我听到了女人的叫声。

  第二天起来时候,我见易湿精神焕发。

  我们两人一狗解决了早餐之后,就开始前往大兴安岭,这一次训练的第一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下面还有三章,订阅群已经建好,只加订阅读者,有时间做管理的,可以加我QQ455299180,把管理召集满后,我会放出群号,进群需要验证订阅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