闻着蒋晴晴身上传来的香气,感受着她柔软的身子,我驾的喊了一声,我们身下的马开始奔跑。

  %最pq新$章W节?上酷0匠GL网

  这批白马挺不错的,从腿上腱子肉就能看得出来,白马跑起来,蒋晴晴的头发受到风的吹动,都往我的脸上飞,闻着蒋晴晴的发香,我心里突然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蒋晴晴估计是第一次骑马吧,刚开始的时候,她有些还怕,脸色都吓得有些苍白,可是等习惯了之后,她眼神就有些兴奋的看着前方,看着美丽的蓝山。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啥叫山美,人更美!

  我和蒋晴晴一直呆在下午,才从西林马场离开的,虽然我俩在一起骑马的时候话并不多,但是我感觉我俩之间的关系变得比以前更加和谐了。

  离开马场之后上了车,蒋晴晴突然开口说:待会我们就不去家里吃饭,在外面吃吧!

  我指了指自己的身上,说:刚刚出门急,没带钱包,反正在外面吃是你开钱啊!

  蒋晴晴白了我一眼,嘀咕说:小气。

  我苦笑,也懒得解释,不是我小气,我真的没把钱包带身上,中午她喊我过去吃饭,我以为就是吃个饭,所以就拿了个钥匙就出门,谁知道蒋晴晴会带我出门啊。

  话说身上没有钱,就没有了底气,在选择吃饭的时候吧,蒋晴晴选择吃西餐,而我是想吃中餐的,可蒋晴晴直接说,要是我吃中餐的话,完了后她不付钱,没办法,我只能选择西餐。

  吃西餐的时候我倒有些意外了,弄了个烛光晚餐。

  我和蒋晴晴面对面坐着,点着蜡烛,而且周围也都是情侣,气氛怪暧昧的,我吃了口牛排,就开玩笑的看着蒋晴晴,说:蒋老师,吃烛光晚餐这可是情侣做的,你说咱们之间这样,要是被我们学校的同学看见了,可不好。

  蒋晴晴哼了声,竟然挑衅般的看着我,说:有什么不好的?你怕我给你丢脸?

  我赶紧摆摆手,说:怕倒是不怕,你这么漂亮,我跟你坐在一块啊就是鲜花插在牛粪上。

  我这么贬低自己,蒋晴晴就笑了,那张迷人的俏脸之上尽是得意之色,不知道为啥,看到她这么得意,我就想打击她一下,于是又补充了一句:可是蒋老师,漂亮归漂亮,但咱们年龄不对啊,女大三可以抱金砖,可是女大五就得赛老母了!

  我这话一出口,蒋晴晴脸色一变,接着我就感觉小腿一疼。

  由于我们坐的桌子不是长桌,所以蒋晴晴伸脚可以踢到我,估计是我那句女大五就得赛老母把蒋晴晴气得不清吧,她踢了我一脚还不解气,竟然还继续踢我,她高跟鞋踢人可疼了,把我也弄得有些怒气,说:够了啊,我就说说玩玩啊,你又不是真的喜欢我要嫁给我,担心什么女大五赛老母啊!

  蒋晴晴估计是真的生气了,虽然没有踢我,但板着个脸一直到吃完东西都不和我讲话。

  我也总算明白了,不能拿女人的年龄乱开玩笑,不管是什么女人,对于这种每个月留一次血都能安然无恙的动物,根本不能以常理来推断。

  因为蒋晴晴生气的关系,在付账的时候,她还故意把包拽的死死的,刁难我没钱,不过我脸皮厚,服务生站了半天,我都一副淡定的模样,后面蒋晴晴熬不过我,主动把钱付了。我俩离开西餐厅的时候,她还给我冷着个脸,见她这样,我也没心思陪她玩了,上了车,就准备载她回广慈湖小区。

  可是,车子发动后,蒋晴晴却说:我不想回去,我要去盈江小镇玩。

  我蛋疼,问她:你不是生我气么?

  蒋晴晴没回答我,还是她的那句话:我要去盈江小镇玩。

  盈江小镇,是我们昆南市一处古城区,依傍盈江而建,模样的风格是我老家临安县的风格,夜晚挺热闹的,买小吃的,划船的,表演耍杂的都有。

  看着蒋晴晴这副我要不去盈江小镇就要杀人的模样,我只能开车往盈江小镇那边过去,到了后把车子挺好,我就和蒋晴晴一起顺着盈江一直往前面走,蒋晴晴这女人,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可能是被盈江旁边的热闹所吸引吧,没一会呢,脸上就变得愉悦起来,她直接把她的包扔给我,然后东看一下,西看一下,十足的小女人作风。

  我俩一直往里面逛,等我们走到尽头的时候,夜色已经彻底笼罩了整个盈江小镇,路边有不少卖孔明灯的,买的人也挺多的,情侣啊小孩啊啥的都有,蒋晴晴看到孔明灯的时候,眼神里明显有了雀跃的意思,她就看着我。

  我耸肩,说你再怎么看我,我也没钱给你买。

  蒋晴晴哼了声,从我手里抢过她的包包,就去买了个孔明灯,挺便宜的,三块钱一个。有些人在放孔明灯的时候,喜欢把自己的愿望写在孔明灯上面,据说孔明灯飞到天上后,在上面写下的愿望就会实现,所以买孔明灯的手提供笔墨,蒋晴晴买了孔明灯之后,就要了一支笔,蹲下在孔明灯上写了起来。

  我视力好,虽然是站着,也看清楚了蒋晴晴写的啥,她写的是:Moncoeurnebatquepourtoi

  见她写这么一窜字母,我就有些郁闷了,这不是英文,好像是法语,可是我不懂法语的,也不知道她写的啥意思,我就问她你是不是故意在我面前炫耀你懂法语?

  蒋晴晴瞪了我一眼,说:是又怎样?

  我蛋疼,问她:写的啥意思啊?

  蒋晴晴摇头,说:不告诉你。

  这时候我并没有在意,所以也没想着去查一下这段法语的意思,等我上了大学之后我才知道了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惜那时候,我们之间已经……

  孔明灯是我和蒋晴晴一起放的,蒋晴晴抬头一直看着,一直等孔明灯飞到天上,飞到我们看不见的时候,她才看着我,说我们回去吧。

  路上,蒋晴晴话也不多,我也不知道为啥,她说她要回二中宿舍,不回广慈湖小区。

  我把她送到二中门口的时候下车前,问我:下星期就不上课,要走了?

  我点点头,说:我的事情要处理三个月,不过三个月,时间也挺快的。

  蒋晴晴嗯了声,就下了车。

  我不知道的是,我车子开走的时候,蒋晴晴看着我的车子喃喃道:三个月好漫长哦,想你的时候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好了,今天更新到此结束,求撸撸和追书,订阅啊……大家一定帮忙订个啊!明天再见,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