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虎这人是冯天佑斗狗场的训狗师,我让小狗专门调查过李虎的简历,李虎十岁左右的时候父母离婚,他随父亲一起去了美国,后面偶然的机会,接触了斗犬,可能是他喜欢斗犬的关系,所以慢慢的成了训狗师,在美国的名声渐渐大了起来。

  后面他回了国,在国内,训狗师是一种很稀缺的资源,特别是比特犬的训狗师,在国内懂训练比特犬的训狗师少得可怜,李虎这就成了香饽饽,冯权据说花了很高的价格把李虎给请来专门给他做训狗师的,所以李虎每个月的月薪,都是别人难以望其项背的价格。

  作为冯权斗狗场里面的招牌训狗师,李虎享受着极好的待遇。

  他每天的生活很简单,就是训练斗狗场内那几条镇压场子的狗,根据调查,冯权的斗狗场最厉害的斗犬有两条,一条是土佐,一条是比特,这两条斗犬都是李虎亲自训练,一旦斗狗场出现厉害的狠角色的时候,就是这两条狗出场了。

  我和冯天佑的约定时间马上就到,到时候冯天佑可能会偷奸耍滑,做下药的勾当,当然,下药这种事情,肯定要通过李虎这个金牌训狗师的,所以,和冯天佑斗犬之前,我必须和李虎进行接触。

  说实话,我也很缺一个训狗师!

  大约十点半左右的时候,我和小狗就见到一辆宝马车缓缓朝着这边开来,是一辆宝马730,一个训狗师,百万级的车子,冯权还真舍得砸钱啊!

  看着宝马车越来越近,我和小狗两人就直接迎上去,拦在了马路中间。

  最y=新OT章节√上?^酷y匠((网Z

  宝马车停下,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伸出脑袋,对我两自己破口大骂,你两找死啊,不过,他骂出来之后可能就见到我们身后的那辆奔驰S65L了,然后他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我俩这么拦在马路中间,他也不敢开车过来撞我们,而是打开了车门,走下了车。

  李虎是个差不多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身子很健硕,大众脸,看着没有啥特色,但我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可是香饽饽啊,不少斗狗场都邀请他去做比特犬的训狗师,开出来的价格,可都不菲。

  李虎下了车之后,看着我和小狗,沉声问:你们是谁,拦着我,什么意思?

  我走上前,主动伸出手:张成。

  我报出自己的名字,李虎明显眼神一变,并没有和我握手,他甚至有些忌惮的退后两步,看着我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那天我和冯天佑赌局的时候,李虎并没有在现场,他可是斗狗场里面的金牌训狗师,只有真正遇到狠角色的时候才会出手,不过冯天佑应该和他说过和我之间的赌局,所以听到我的名字之后,李虎肯定是以为我要对他不利,一旦他这个训狗师不在了,那么那条土佐和比特可没人驾驭得了。

  见他这个模样,我笑了笑,说:李先生,不用担心,今天找你,我只是想和你谈点事情。

  说着,我就做了个请的手势,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酒吧。

  李虎估计真的怕我对他下手,所以马上摇头,沉声说:张老板,不好意思,我还有事要处理,今天不能陪你聊天。

  说着,李虎就要返回他的宝马车,当他坐上车子的时候,我说了一句话:李虎先生,沈冰冰的滋味不错吧?三十岁,正是女人最有滋味的年纪。

  听到我的话,李虎的眼神明显发生了剧烈的变化,身子都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他故作镇定的看着我:张老板,我听不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笑了笑,说:听不懂?你确定?要是冯权听到,你说他能听得懂不?

  关于这个沈冰冰,其实是冯权在外面养的女人,冯权比较好少妇,沈冰冰之前是有老公的,后面因为被冯权看上了,所以沈冰冰也就和老公离了婚,做了冯权的专职情人,冯权玩女人很有一套,一般情况下他最多玩个把月也就腻了,可是沈冰冰这女人很能勾男人,把冯权给迷得团团转,冯权不仅给她买了豪车,别墅,还让她担任斗狗场的经理。

  至于沈冰冰怎么和李虎勾搭上的?冯权毕竟老了,而沈冰冰三十岁,正所谓三十如狼,正是需求最强烈的的时候,以她的姿色,要想勾引一个男人很简单,于是身材健硕的李虎就被勾引上了。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自从我和冯天佑有了斗狗赌约之后,我就让小狗派人调查李虎,要想对付一个人,首先得知道他的软肋在哪里,经过调查,就查到了李虎和沈冰冰之间的关系。

  李虎听到我提到冯权的名字,脸色顿时一变。

  看到他这样,我就笑了:李先生,咱们过去酒吧聊聊?

  李虎眼神复杂的点点头。

  我们去的这家酒吧比较文艺,周围是大学生,所以酒吧里学生光顾的比较多,不像酒吧街那样龙蛇混杂,所以还挺安静的,我们找了个安静的桌子,要了些酒之后,我就开门见山了,问李虎那两条重量级斗犬的事情。

  李虎看了我一眼之后,咬咬牙,说:张老板,那两条狗是冯权花了高价买来的,一条比特,一条土佐,两条狗都是我训练,最近这两年,有人拉着斗犬想来耀武扬威,不过每次只要这两条狗一出马,都得趴下。

  我挑了挑眉:下药了没?

  李虎看了我一眼,说:下过两次。

  我冷哼了一声,说:冯天佑肯定交代你,等我们斗犬那天,下药吧?

  李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点头,说:不错,他亲口交代我的。

  我哦了一声,点点头,说:李先生,我请你来的目的呢,也很简单……等到了斗犬那天,你不要下药。

  李虎脸色微变,变得有些难看,看着我说:张老板,冯天佑亲自交代我下药,那天我要不下药的话,事后他肯定要收拾我的。

  我眯着眼睛,说:你想要冯天佑收拾啊,还是想要他老子冯权收拾?

  李虎咬牙说:冯权女人这么多,也许他不会在意沈冰冰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