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由得想到了和在二中睡蒋晴晴宿舍的时候,睡着之后蒋晴晴是钻到我怀里来,而现在这情况,昨天我好想不是睡在这个位置的,我睡着了之后钻到了赵秦这边?于是两个很冷的男女就都抱在一起了。

  赵秦这女人要是醒来了后,肯定要发飙吧?

  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赵秦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她睁开了下眼睛看了我一眼之后闭下,然后脑子里又猛然想起什么来的一样,飞快的睁开了眼睛。

  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我两这么大眼瞪小眼。

  “张成,你无耻!”

  赵秦骂了我一声,她眼里闪过一丝寒光,我暗叫不好,正要躲闪的时候,赵秦一口就咬到了肩膀上面。

  她咬得挺狠的,疼得我龇牙咧嘴,赶紧就把她推开了,推开之后我骂她:你属狗的啊,就这么喜欢咬我?

  赵秦眼神要吃人,死死的瞪着我,说:你无耻!

  我骂了声靠,说:我无耻?我无耻的话,昨晚还拼了命的回来救你?

  我咒骂了几声,看了下流血的肩膀站了起来,摸了下裤子和衣服,水已经差不多快淋干了,我飞快的穿好之后,看了赵秦一眼,说:我走了,狗咬吕洞宾。

  说完我就往外面走去,外面的已经出了太阳,至于吴和平的人,已经不见了。

  现在天亮了我才看到这里的面貌,这里大概是个山坳,有不少山地,都种着辣椒,看来这里不是荒无人烟,我又跑到昨晚杀人的地方看了下,发现三具尸体已经不见了,估计被吴和平的人带走了。

  我又看了一阵周围的地形,然后觉得凉了赵秦这么长时间,也该回去看看她了,等我回去的时候,发现赵秦正在费力的穿衣服,可是由于双手不方便的关系,所以半天也穿不好,气得她直跺脚,同时骂张成你个无耻王八蛋。

  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骂啊,继续骂。

  赵秦见我返回,瞪了我一眼,说:你不是要走么?回来干啥?

  我笑笑,说:没办法啊,和你还有赌约呢,昨晚感受了下,觉得九位数买你的身子一年,好像不太亏,把你扔在这,要是你被吴和平的人给抓了,那我就享受不到了。

  赵秦对我怒目而视。

  我也没有再调侃她了,过去帮她穿好衣服,昨天天黑不清楚,现在天亮了,我才发现这娘们身上的皮肤又白又嫩,搞得我都有些心痒痒。

  替赵秦穿好衣服之后,我还是背着她下山。

  不过我们没走昨天的路,一路上没碰到吴和平的人,到了县城后,我找了处修车铺,帮赵秦解决了手链脚链之后,我和她打车回昆南市。

  路上,我就给赵秦说,昨晚救了她的命,她应该感激我,把菲菲让给我。

  赵秦说不可能,别做梦了。

  我苦笑,也没说啥,到了昆南市之后,我们就分开了,吴和平的事情,赵秦肯定会和赵龙凤说,估计吴和平又得跑路,要是跑不掉的话,可能会死在赵龙凤手里。

  b,看'正、/版}章/{节上e%酷。匠@网(

  换做我是赵龙凤,我也决不允许威胁自己家人的性命的仇人活着。

  我又重新买了手机办了卡,和小狗王龙打电话联系之后,他们问我情况如何,拿下赵秦没有,我给他们演戏演成真的英雄救美了,可惜没用。

  看来,还得另想办法才行,难道要我找另外两个妈妈桑?

  可是另外两个妈妈桑,也未必会帮我!

  星期天回到学校,我就开始琢磨着怎么和蒋晴晴请假了。

  三个月的长假,我也不知道班主任有没有资格批准,不过她要是不批,到时候只能请表姐出马和学校方面的人谈话,我大概计算了一下时间,等我离开的时候差不多四月份,我打算回凤凰村过了清明节再和易湿一起去训练的,等训练回来的时候,估计到七月了。

  到时候,进入期末,高考也结束了。

  周晓晓和赵琳,估计要去大学了吧?

  星期三的晚自习是蒋晴晴的,她来上自习的时候,我都早就准备好了说辞,打算要和她请三个月的长假了,可惜正要说话的时候呢,她接到了个电话,看样子是挺急的,交代我这个班长维持好纪律之后,她就急匆匆的离开了教室。

  我坐在窗户位置,站起来可以看到教学楼下面,我见蒋晴晴走到操场上和人碰面,而碰面那个人我也认识,正是那个开奔驰S350的白云。

  不知道为啥,每次看到蒋晴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我心里就不舒服。

  于是我就离开了教室,偷偷的下了楼。

  我下楼之后,就发现蒋晴晴带着白云往教职工宿舍楼那边而去,我心想不会是饥渴难耐,就这么贱,我飞快的返回宿舍,拿了那次偷偷配的钥匙,然后就往蒋晴晴的宿舍而去。

  我到职工楼下面的时候,发现蒋晴晴那一层楼卧室里面的灯亮着。

  我忍不住大骂,她就这么猴急?

  我脚下没有耽误,拿着钥匙就赶紧上了楼,上楼之后,我贴在门口那里听了一下,客厅里面好像没动静,于是我拿出钥匙,轻轻将门打开,我的声音很小,推开门的时候,我都是很小心的。

  然后我蹑手蹑脚的走近客厅,发现客厅里面啥人都没有,接着我又看了其他地方,厨房卫生间都没有,只有蒋晴晴的卧室的门紧紧的关着。

  这一刻,我要不知道他们在房间里面干啥,我就是傻子了!

  我心里咒骂,蒋晴晴你真够贱,上自习的时间都来做这个,到底是有多寂寞?我突然感觉自己很愤怒,但理智还在,我轻轻的走到卧室门口那里,将耳朵贴在门上,想听听里面啥动静。

  他们好像在说话。

  我只听白云说:现在他对你的情况怎么样?在不在乎你?有没有爱上你?

  接着,蒋晴晴就回答:不知道。

  白云说:这么长时间都知道?

  蒋晴晴回答:他的表现很怪令我很不清楚,不过……这些事情,我都会做到,你和我爸说,让他相信她女儿的能力就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夜班,求撸撸订阅追书啊!晚安,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