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秦双手双脚被束缚,所以游泳很不方便,我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赵秦带到对岸。

  等我两站定的时候,发现对岸已经热闹起来,吴和平带的人也开始渡河,要开始追击我们,我不敢再耽搁,可是赵秦双腿双脚被束缚,而破坏钳已经丢了,我也没办法给她弄开。

  想了想,我又把她拉到了背上,背着开始往对面跑。

  对面就是山,进了山之后,我相信吴和平他们搜索起我们俩就会更加肆无忌惮,甚至开枪也是肆无忌惮,毕竟大晚上的,山里都没啥人。不过,黑暗中也给他们的搜索增加了难度。

  特别是,赵秦需要人背着,我负重的情况下,走山路就显得更加吃力起来。

  而且,偏偏天公不作美,远方竟然打起了雷,闪电划亮了整个天空,密密麻麻的闪电告诉我,大暴雨马上就要来了,在暴雨中行走,越发增加了难度,关键的是我们没有手电筒,任何照明工具都没有,只能抹黑前进。

  所以我背着赵秦走路的时候,脚步都是试探性的向前走,要是我脚一不小心崴了啥的,我们两谁也揍不了,到时候我和赵秦都得玩完。

  现在吴和平肯定恨我恨得牙痒痒,要是被他抓到了,我相信他会对准我的太阳穴扣动扳机,一个差点就成为昆南教父的人,手上会没有人命,估计吴和平也属于杀人不眨眼的类型。

  终于暴雨没让我们等待多长时间,哗啦啦的竟然下了起来。

  风大雨大,大雨滴落在我的脸上,都感觉到疼。

  我和赵秦的衣服渡河的时候早就湿漉漉的了,现在经过大雨这么一浇,我背着她,我能感受到她胸口处饱满的酥胸,不过此时此刻,我脑子里没有那种念头,只想着赶紧逃命。

  吴和平他们人多,准备充足。

  我背着赵秦走了没一会之后呢,我们就远远看到后面闪烁着电筒的光芒,从光点的数目来看,吴和平又喊来了不少人,估计这个县就是他们的大本营吧,不然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集结这么多的人手,加起来将近二十多个。

  后面和赵秦就发现他们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一共分为七八个小队,每个小队大约三个人左右,一个小队距离一个小队一定的距离,这么朝着我们覆盖而来。

  惨了!

  我加速前进,奈何,我没有手电,再说了,这种情况下,我有手电也不敢用,我要有手电,肯定被他们发现了。路越来越难走,吴和平的人也距离我们越来越近,特别是其中一个小队,走的路恰好就是我和赵秦走的这一条。

  “他们快追上来了,怎么办?”赵秦声音有些急。

  我忍不住骂了声靠,说倒是大不了我把你扔在这,自己逃走了,反正他们要抓的是你不是我。

  赵秦这娘们没想到这时候还给我装高贵冷艳,说行啊,你就把我扔下自己走。

  y更;n新6最…快):上U$酷匠"网:

  我懒得搭理她,寻思救都把她救出来了,费了这么大的劲,要是不把她带回去,不也白费功夫了么?

  要是赵秦没有脚链,我相信我和她肯定能够逃走。

  我想吴和平可能也是猜到这部分原因,所以才会派人一直紧追着不放。

  大雨不停的拍打着我和赵秦,赵秦长发都湿了,大雨顺着她的长发流下,然后又流进我的胸口位置,看着后面的手电筒光芒越来越近,我知道这么下去,肯定会被抓到,得想个办法才行。

  我脑子快速的转动,对于追杀遇到各种困境的时候如何处理,衣冠禽兽训练的时候教我不少,于是很快我脑子里有了一个很冒险的办法,心里这么想着,我就在一颗大树那里停了下来,赵秦问我停下干什么?我说你别管,躲在树背后,不要出来。

  赵秦有些急,说他们都快追上来了,你到底想什么?

  我咧嘴一笑,默默的捏着蝴蝶刀,说:置之死地而后生。

  我心里这么想着,然后飞快的往前而去,手电筒光芒快射到我的时候,我躲在了一块石头后面。

  其实我想的办法很冒险,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我打算把距离我最近的这个小组的人都给杀了,到时候肯定能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们肯定会朝着这边靠拢,到时候我和赵秦躲好,俗话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他们见到自己同伴死了,一般情况下会往前面继续追击。

  手电筒光芒越来越近。

  我深吸了一口气,紧紧的捏着手里蝴蝶刀。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配枪,所以我必须要小心,连续干掉三个人,对我来说还是有些困难的,我静静的等待着,终于,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还听到其中一个骂骂咧咧,说:这么大的雨这么冷的天,都不能好好在家呆着。

  接着另外一个人就说:胡子,别抱怨了,要是吴爷真的杀回昆南市,坐上了老大的位置,那咱们可都成了元老了,到时候想要什么有什么,车子,妞,房子,荣华富贵。

  就是这个时候。

  我的身子猛然之间暴起,我一脚踹飞最前面的一个,然后手用力一划,噗噗两声,蝴蝶刀划破了后面两人的喉咙,鲜血飚射,和雨水融为一体。

  被我踹飞的站起来之后,大吼了一声他们在这,可惜下一刻,我的蝴蝶刀又划破了他的喉咙。

  三条命,瞬间失去了生机。

  自从当初和武舞在山上,我连续杀了两个人之后,我的心性已经磨练出来了,所以杀了人之后很镇定。

  我在他们身上摸了下,发下他们三拿的都是刀子,没有枪。

  最后一个临死前大吼的那一声,被最近的几个小队听到了,他们电筒光芒朝着这边开始移动,我飞快的往赵秦那边跑了过去,想了想,还是躲在树上最好,于是我先上了树,然后再拽着赵秦上树,在我们很费力的躲进了树叶之中的时候,吴和平的手下终于来到了这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