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着老头的话,我心里一下子明白了很多。

  这个叫吴和平的老头和赵龙凤是敌人,而且在道上混的资历貌似比赵龙凤深,所以才会说出赵龙凤坐在他原本应该坐的位置上,吴和平的这番话,让我觉得他不会轻易放过赵秦。

  赵龙凤两个女儿,一个赵秦,一个赵琳,他今天极有可能会伤害赵秦,并以此来威胁赵龙凤。赵龙凤现在牢牢的掌控着昆南市,吴和平没有和赵龙凤叫板的资本,这一点我可以肯定。所以他只能利用赵秦来威胁赵龙凤。

  吴和平看了赵秦一眼之后,目光落在我的身上,皱眉道:这小子是谁?

  那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赶紧解释:吴老,这是昨晚我们抓来的,他当时和赵秦在一起,两人关系挺亲密的,还搂抱在一起。

  搂抱在一起?

  吴和平听到这番话,笑了下,然后冷冷道:这小子对我没用,赵龙凤这人除了自己的亲人,谁也不会在意,就算这小子真是赵龙凤的女婿,我敢保证用他也威胁不了赵龙凤半分,对我们有用的就赵秦而已。

  三十多岁的男人听吴和平这么一说,愣了下,说:那?

  吴和平沉默了下,说:先把他关起来。

  不放我走?

  于是,还是脸上有痣的男人押着我去的,快去到房间的时候,我又装出一副难受的模样,给他说大哥,我要上个厕所,有痣的男人也忍不住咒骂了,骂我说今天上了多少次厕所了。我苦笑着给他解释,说没办法啊,肾虚,老是尿急。

  有痣的男人骂骂咧咧了几声,就带着我去了卫生间。

  进去卫生间之后,我飞快的把卫生间的门关了起来,然后用力的往换气孔那里爬了过去,我来卫生间这么多次,为的就是看外面的动静。

  这栋屋子外面是有人守着的,站在门口那里,不过现在天黑了,我从换气孔这里钻出去,守在门口的人是看不到的。虽然我脚链打开了,但手上还烤着,所以费了好大的劲才钻了出去。

  钻出去之后,我平稳落地,也不敢再耽搁,用力冲刺,然后距离围墙几步的时候猛然跃起,双臂撑起,稳稳的耽在了围墙之上,我就是这么爬出去的,等我落地之后,我听到那栋房子里穿来了声音:不好,那小子逃走了。

  我没想到他们发现的这么快,撒腿就溜走。

  现在天黑着,我相信自己的速度,他们肯定追不到。

  我跑的是小路,我没有沿着河边的公路跑,万一他们开车追,那不是找死么,我跑了没一会呢就看到一处修车铺,我跑过去后,就要修车铺的主人用破坏钳帮我剪了手铐,修车铺的主人是个中年汉子,他见我烤着手铐,以为我是坏人,还不想给我剪,没办法,我就恐吓他,告诉他我是黑老大的儿子,威胁说要不帮我用破坏钳剪了的话,我就算进了局子,也有办法喊人来砸了他的修车铺,这么吓他,他才赶紧帮我剪开了。

  剪开之后,我心里寻思现在吴和平他们知道我逃了,我逃走,也就等于他们的地点暴露了,他们担心我会报警,肯定会换地方的,要是他们换了地方,要想找到赵秦,就太困难了。

  说实话,赵秦被绑架和我有很大的关系,我要不闹一处的话,也许赵秦现在就安安全全的躺在家里。

  我从修车铺里面抓了个小一点的破坏钳,就重新返回去。

  等我跑回去的时候,果然,我发现那栋楼的院子门打开了,赵秦被押着从小楼里面出来,看她的气色,药效应该已经散了,只是她带着脚链和手链,没人帮她的话,根本逃走不了。

  我知道,等他们上了车,我要想救回赵秦就太困难了。

  之前逃走的时候,我发现这栋楼的进电箱卫生间那个位置,所以我没有耽搁,第一时间冲到了电箱位置,直接把主线给剪了,这一剪,整栋楼陷入了黑暗。

  而我呢,整个人像黑暗中的使者一般,拎着破坏钳,从侧面冲了上去。

  他们大概没猜到我会突然杀回来,所以一个照面,我就把那个面目凶恶,左脸上有痣的男人给砸趴下了,破坏钳的分量挺重的,砸人的时候比钢管还厉害,砸在他的脑袋上,他根本没有机会爬起来。

  之前关押我们的有三人,吴和平后面又带来了四个人,所以算上吴和平的话,他们那边总有八个人。

  撂倒了一个之后,我再次扑上去,拿出了锋利的蝴蝶刀,蝴蝶刀我都是藏在袖口位置,所以他们之前搜我身子的时候,并没有搜到,这让我才有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押赵秦的是那个三十多岁的男子,突然的黑暗让他们的人都陷入了慌乱之中,我冲过去之后,咻的一声,蝴蝶刀划破了三十多岁男子的喉咙,我一把拉起赵秦,背着她就往外面冲了出去。

  他们有枪,我要不趁着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带着赵秦逃走,那就没机会了。

  赵秦带着手链脚链,我也来不及给她剪了,所以只能背着她跑。

  但是我还是小看了吴和平他们的反应程度,他们快速的将院子里的那两辆车的车灯打开,一下子就照到了我和赵秦,接着我就听到吴和平大喊:把他们抓回来。

  砰!

  枪声响起,几乎是贴着我耳朵而过的。

  冲出了院子之后,吴和平的人也都追了出来,要我自己一个人,他们肯定追不上我,我背着赵秦,负重很大,所以我要是就这么跑的话,肯定会被他们抓住。

  这个时候我也没办法了,背着赵秦就往河里一跃而下。

  这是我唯一的选择。

  噗通!

  水打得我身上疼痛不已,破坏钳也因为撞到了河边的树木,所以落水之前就掉了,我也顾不得许多,浮上来之后,拉着赵秦就往河对岸游泳过去。

  还没游到河对岸呢,我就听到吴和平的咆哮声:东子,把人都给我喊过来,给我找,一定要抓到他们。

  EC更7新最$(快●上^酷匠t3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还是求各种,另外推荐朋友的一本书,有兴趣的可以看看,《年少轻狂之纵横》下面直通车

《年少轻狂之纵横》直通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