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后悔死了,暗骂自己真是笨,脑子不够使。

  进去皇家套房之后,我脸上还是一副懊恼的模样,表姐见我浑身湿透,以及我的脸上的表情,就咦了一声,问我说表弟,你干啥去了,弄得湿乎乎的。

  我想哭,说:姐,有豆腐没,我想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表姐妖娆的白了我一眼,说豆腐没有,枕头倒是有,要不你找个枕头装装试试?

  我点头,说好主意,就往卧室里走,走了几步,我又自言自语,说先洗澡,洗了澡再说。

  等我从沐浴间出来的时候,表姐已经把电视机给关了,对我招了招手之后,我就过去坐在沙发上,问她有啥事,表姐一脸郑重的看着我,说等明天回带我去见个人,要我明天起早一点,见了之后,晚上回昆南市的机票。

  表姐的这个行程我已经了解,第一天陪她相亲,第二天陪她参加订婚宴,第三天陪她见人。我点头说行,然后问她武舞啥时候回都城市?表姐看了我一眼,说:小舞明天早上的飞机,她在都城市里还有事,所以要赶回去,小张成,你要努力哦,小舞可是未来的富婆,将来你娶了她之后,可是娶了一座金山。

  我笑着点点头,心里咒骂,计划又泡汤了。

  我躺在床上的时候,突然想问蒋晴晴啥时候回去,就给她发了个短信,她回我说明天早上,我一怔,寻思她不会在机场碰到武舞吧?不过虹桥机场这么大,两人地点航班都不同,咋可能碰得到?

  因为跳了黄浦江太冷的关系吧,我眼睛一闭就睡着了。

  翌日。

  大约十点钟左右的时候,表姐带我离开了希尔顿大酒店。

  表姐和我打了车,按照表姐的吩咐,车子往浦东新区那边开了过去,穿过杨高北路,然后转过金高路,在曹家沟位置的那里的时候,表姐让司机停下了车。

  下了车之后,表姐就上前带路。

  说实话,金高路这边,虽然不算偏僻,但还是有些远了,从这里坐公交车过去陆家嘴那边都需要一个多小时才行,表姐来这里找的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带我来见他?还是她?究竟是男是女?

  这一切我都搞不懂,表姐也没和我详细说。

  我俩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左右的时候,表姐带头走进了一处巷子,周围的房屋都有些破旧了,这是个很老的小区,走到最里面之后,表姐带我上楼,是三楼。

  表姐敲了门,没一会呢,门开了。

  开门的是一个模样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这个中年男人长相平凡,俗称大众人,可是,他的那双眼睛却给我一种很奇特的感觉,这种感觉我无法形容,总是他的眼睛很特别。还有,更吸引我注意的是,他那双手,他的两只手都残疾了,左手就剩下大拇指和食指,而右手稍微好一点,没了小拇指和无名指。

  他两只手加起来,也就五个手指,看着他手掌的样子,应该不是天生的,而是被砍断的!

  看着他的这两只手,我情不自禁的暗暗吸了一口凉气,他为什么失去了五根手指,难道,他曾经也是道上混的,被人给砍了?

  我心里这么猜想着,那个男人打开门之后,见到了我们,怔了下,然后看着表姐一会,又看了我一眼,他就说了声请进,于是我和表姐走进了屋子。

  他的生活似乎过得挺不好,客厅里基本没什么电器,就一个破彩电,连基本的饮水机都没有,我扫了他厨房一眼,他喝水好像是用电磁炉烧。

  不过,家里虽然没啥东西,但打扫得很干净。

  我和表姐坐下之后,他给我们去倒水,这个时候,我又发现了一个问题,他的左腿有些怪,走路的时候有些不自然,这个男人倒水给我和表姐后,就在我们对面坐下了,坐下之后,他看着表姐,说:你长大了,刚刚在门口的时候,我都没认出来。

  表姐笑笑,说:可是你最后还是认出来了。

  那个男人眼神复杂的看了表姐一眼,说: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O更R%新最F7快d'上√酷:?匠'网Fa

  表姐看着这个只剩五根手指的男人,缓缓道:我要你出山!

  出山?

  男人听到表姐的话之后,笑了,笑容里面带着一股子悲凉,笑了一阵之后,他摇头,说:我老了,就像清清静静的过日子,不想管其他的事情。

  表姐听到男人拒绝,再次开口,说:龙先生,你真想清清静静的过日子?我想,你心里可真不会这么想吧?曾经辉煌,纵横华夏的赌王,竟然想窝在这个小楼里面一辈子?

  赌王?

  听完表姐的话,我吓了一大跳!

  赌王!

  龙先生?

  我脑子情不自禁的冒出一个名字:龙祥!

  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赌王龙祥!

  关于赌王龙祥的事情,我挺说过不少,几乎是有赌场的地方,都能听到赌王龙祥的传说,据说龙祥是华夏最强的赌王,二十多年前纵横赌坛,横扫澳门,大战拉斯维加斯,留下了很多关于他的传说。

  可是后面他就失踪了,不知道去了哪里。

  有人说死了,有人说是赚够了到国外隐居了,众说纷纭,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不知道。现在我听着表姐的话,心里充满了震撼,眼前这个就剩五个指头的男人,竟然就是赌王龙祥!

  他没有死,可是也没有像传说中的一样赚够了钱,怎么过得这么落魄?

  龙祥听了表姐的话之后,还是缓缓摇头,说:颜小姐,每个人都有自主选择生活的权力对么?我就想安安静静的呆在这里,不想去过以前那种血雨腥风的日子了。

  表姐盯着龙祥的眼睛,说:你甘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