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以火一般的速度冲到蒋晴晴面前的时候,她已经爬了站在栏杆上面了,由于她穿的是高跟鞋,所以站在上面吧,歪歪斜斜的,一副要倒的模样。

  见她这样,我赶紧就喊:不要跳!

  可是,蒋晴晴听到我这声音后,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歪歪斜斜的,重心不稳,竟然真的往黄浦江那边倒了过去,我眼疾手快,骂了声靠之后,飞速的上前,一把抱住蒋晴晴的双腿,然后把她从栏杆那里抱了下来。

  抱她下来之后,我就忍不住骂她,说:你是不是疯了,半夜三更想跳江,现在黄浦江里面已经没有多少鱼了,你就算跳下去,也喂不了鱼,最终只能浮尸江上。

  (更~)新1/最,快上酷匠;r网☆

  可是,我这么把蒋晴晴抱下来,她竟然还不领情,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之后,冰冷着一张脸,说:张成,你少管我的事情,谁告诉你我要跳江了,再说,就算我要跳江,关你啥事啊?

  蒋晴晴继续狠狠瞪着我,一副要把我给吃了的样子,不过,她生得太漂亮,这张脸这么瞪着我,依旧是那么漂亮迷人,笑的时候好看,生气的时候也好看,说的就是蒋晴晴这种美女了吧?

  我也不怵她,我早就不怵她了,就跟她对眼,我俩这么彼此瞪了好长一会,蒋晴晴终于转过了头,然后她走到江边,还要去爬栏杆,见她这样,我是彻底无语了,走过去一把扯住她的胳膊,问她:你还真是疯了是吧?真以为跳江这么好玩?

  蒋晴晴狠狠甩开我的手,说:谁告诉你我要跳江了,我就是想站得高一点,感受一下江风吹着的感觉。

  说完,她就继续攀爬,我想了想,就飞快的跳到了栏杆上面……易湿教我功夫的时候,教过我平衡,所以我站在栏杆上面后身子很平衡,不像蒋晴晴一样,站在上面重心不稳,东倒西歪的。我站上去之后,就一把拉着蒋晴晴,把她拉了上来,由于栏杆很窄,所以我和蒋晴晴都是身子贴着身子。

  这么近距离接触,我两都能闻到彼此身上传来的气息。

  蒋晴晴的气息还是那么香,看着她那张小三脸,我有了些感觉。蒋晴晴见我这么上来之后,丝毫不领情,瞪着我,问我:你干啥?

  我说你不是想体验风吹的感觉么,行,我就让你体验。

  这么说着,我的双腿就微微张开了,然后慢慢的挪动身子,我站在蒋晴晴的背后,而蒋晴晴站在我的前面,她面对着江,由于我牢牢控制着重心,所以我俩站得很稳,而我的双臂呢,抓住蒋晴晴的两只柔软的小手,然后微微张开,感受着她发香,我说:闭上眼睛,你就感觉自己要飞了!

  这一刻,蒋晴晴竟然很听话的闭上了眼睛。

  我俩的这动作,有点像泰坦尼克号里面男主杰克和露丝在船头位置的经典动作,我俩手臂张开的这一刻,我的心竟然砰砰情不自禁的加速跳动,就好像……有一种很玄妙的感觉一般,总之心里感觉很舒服,闻着蒋晴晴身上的气息,感受着她小手的柔软,我也情不自禁的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清风吹拂的感觉。

  我俩也不知道站了多长时间,等我的双腿都有些发麻的时候呢,蒋晴晴终于睁开了眼睛。

  然后,她的声音不像之前那么冰冷了,轻声说:这种感觉真好,就像拥有了全世界一般。

  我苦笑,说:你感觉是好了,但我腿都麻了,咱们再不下去啊,估计得一起摔倒进黄浦江里面。

  我这么说吧,蒋晴晴转过脸,由于我俩的角度位置关系,她这么转过脸的时候,左脸恰好贴住我的嘴唇那里,等于是我嘴巴贴着她的左脸,不知道为啥,蒋晴晴竟然撒娇似的回答我:掉下去才好呢,现在我真想跳下去,看看是啥感觉!

  听着蒋晴晴这撒娇的语气,我突然想起了以前表姐在蛊惑我追女孩子的时候,给我分析过女人的心理,她说:女人在生气时候放出的狠话,大多数都是假的,可很多男人却基本上都信以为真,心惊肉跳。女人再撒娇时候提出的要求基本都是真的,可是男人们却都觉得是个玩笑,所以……男人就是找抽!

  脑子里想着表姐这番话,我再看着蒋晴晴的眼神。

  不知道为啥,我脑子里一热,竟然一把将她温软的身子紧紧抱住,然后说:想跳啊,我陪你!

  在我话音刚落的时候,我就抱着蒋晴晴往黄浦江里一跃而下。

  噗通!

  我两齐齐落水,我的水性很好,所以很轻松的就抱着蒋晴晴浮了上来,蒋晴晴也会游泳,她浮上来之后,对我骂了声,说疯子。

  我说我就是个疯子!

  我拉着她的手,往不远处岸边的那个石阶位置游过去,这个季节,在昆南倒是不冷,可是魔都这边还是挺冷的,所以我俩上了岸之后,都情不自禁的冷得瑟瑟发抖,我俩身子都湿漉漉的,索性我就拉着她的手一路狂奔,最后到了一处打车的位置,我飞快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开往香格里拉大酒店。

  一路上,我和蒋晴晴都没说话,倒是司机,一脸古怪的不停的从后视镜看着我们。

  到了陆家嘴的香格里拉大酒店之后,蒋晴晴下了车,下了车之后,她看了我一眼,一本正经的说:待会赶紧洗个热水澡,最好吃点药预防一下感冒,你那里有药没?

  我点头,说有。

  心里却嘀咕,她好像没有要邀请我上去的意思啊?

  真小气,我又不会吃了你!

  我点点头,说行,然后就给司机说了声希尔顿大酒店,司机古怪的看了我一眼之后,飞速载我回去。

  一路上,我脑子里不停的咒骂着,蒋晴晴害我和武舞约会不成,又害我跳了江,可是,一直到希尔顿大酒店,我下了出租车之后,才猛然想起……在刚才,蒋晴晴问我那里有没有药的时候,我要说没有的话,不就能和她一起上去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