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脑子里瞬间产生的想法,也仅仅是产生了这个想法之后,我的身子就吓得不敢怎么动了,我脸这么贴着蒋晴晴的脸,嘴巴砰在一起,我是背对着武舞的,而我的脸则是遮着蒋晴晴的脸部位置,所以要不是特别注意的话,武舞出来之后未必看得出我来!

  我这么突然的动作,蒋晴晴好像又给误会了!

  她的俏脸刷的一下变得红了,脸上闪过一丝娇羞,很奇怪的,她竟然不挣扎……以前我想占她的便宜,她都挣扎不停。

  难道,女人对花真的没有抵抗力,我的这一束花,就让蒋晴晴芳心窜动了?

  不过,随着高跟鞋声音走出金茂大厦,我心情紧张,全身上下的精神都集中在武舞身上,耳朵紧紧的竖着,听着背后的动静,武舞出来之后,我就听到她讲着电话,电话里的对象好像是和我表姐说,好像是问我表姐待会要去哪里玩,我屏住了呼吸,听着身后的动静,武舞讲完电话之后,就去往车库那边去了!

  她应该是没有发现我,她不是瞎子,肯定能看到金茂大厦门口有人亲嘴,可她可能就随便看了一眼,没认出我来,听着高跟鞋声音越来越远,我松了一口气。

  情不自禁的放开了蒋晴晴。

  可是我这么放开蒋晴晴的时候把,看着她那娇艳的红唇,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亏大了,刚刚我咋没把舌头伸进去呢?

 我脑子里想的这是些什么,武舞都在呢,对得起她么?

  我狠狠的骂了自己几句。

  蒋晴晴见我突然放开她,然后她竟然笑了。

  蒋晴晴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让我心神忍不住一荡,这时候呢,笑了一会之后,蒋晴晴的脸色就渐渐变得冷了起来,就开口问我:张成,你这又是送花,又是亲我的,难道你不知道该尊敬老师么?

  她的语气有些严厉。

  这让我心里很不爽,她跑来魔都,破坏了我多少事情?

  昨天的事情不说了,就说刚刚的事情,要是没有她,我肯定和武舞吻在一起,然后我早就骑单车载着武舞离开去酒店做一些爱做的事情了,我心里很火,就不禁冷笑说:蒋晴晴,你觉得你像个老师的样子么?尊敬你?那你尊敬过我没有?你要尊敬我,你昨天就不应该骗我。

  说完,我还不解气,直接指了指她手里的这捧玫瑰花,说:实话和你说吧,这捧花根本就不是要送给你的,是你作多情孔雀开屏。

  我这么说,蒋晴晴的身子气得颤抖,她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呼吸急促,盯着我大概四五秒钟之后,她将手里的玫瑰花重重的砸在地上,然后对着伸出手指,指着远处喊道:张成,你给我滚!滚!

  “发什么火啊,滚就滚!”

  她的眼神,让我的心里狠狠一扎仿佛被针尖戳到了一般,可是我火气也上来了,我嘴上咒骂了几声,然后转身推着自行车就走。

  一边走,我还一边咒骂着。

  我的身子渐渐离金茂大厦越来越远,我一直没回头,而我却不知道蒋晴晴一直看着我的背影,直到我的背影消失之后,她才蹲下身子,把那一捧摔得支离破碎的玫瑰花从地上捡了起来,然后呢喃:虽然不是送给我的,但我真的很喜欢啊!

  @酷@匠+0网M正版首发_r

  我注定听不到蒋晴晴最后呢喃的这句话。

  不知道啥原因,远远走开之后,直到把自行车还了之后,我心里还是特别不舒服,不知道为啥,堵得难受,我就买了包烟,掐掉了过滤嘴,狠狠的吸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吸了多少口,一直靠在路边的树上,吸了完掉最后一根的时候,我心情才慢慢变得舒服了些。

  而这个时候呢,表姐给我打了个电话过来,电话里挺乱的,嘈杂声很多,我就听到表姐问我是不是有事情耽搁了,她说小舞啥反应都没有,和他们一起去唱歌了?

  我苦笑,告诉她出了点意外,没见到武舞!

  表姐哦了一声,接着她就问我去唱歌不?人不多,就他们几个朋友,小舞也在,她说要想玩浪漫,过来这里玩就成。我虽然我心里舒服了不少,但感觉还是堵得有些慌,见了武舞后,和她这个大胆的娘们相互挑逗一番能放松心情,想到这,我就答应了表姐,问她在哪玩?

  表姐告诉我,在黄浦区的凤凰商务会所,知道地点之后,我就打车过去了。

  在出租车上,我和司机说了凤凰商务会所的名字后,司机答应,开着车一路跟我聊着,司机明显很能侃,他告诉我凤凰商务会所可是魔都最高端的娱乐会所之一,最低消费六千起,一般人可玩不起。

  我心里暗暗吃惊,心想不愧是魔都。

  在咱们昆南市,表姐的颜麝年代最高端,不过也才是最低消费两千起,整整是三倍的价格。到达凤凰商务会所门口的时候,看着凤凰二字,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昆南市的凤凰会所。

  这两者不会有什么联系吧?

  凤凰商务会所装修得很豪华,是一家综合性的夜总会,表姐下来接我的,她见到我之后就对我说:小舞正在唱歌呢,她还不知道你来的消息,打算怎么办,要不我把她给喊下来?你准备一下,在门口这里玩个浪漫?

  我摇了摇头,说算了,爱她就是最好的浪漫。

  这个时候,有个小女孩抱着一篮子玫瑰花走过来,我就把她喊住,问她买一朵玫瑰。我付钱的时候,表姐突然从小女孩的篮子里拿了一朵玫瑰,然后对小女孩说:这位哥哥给钱。

  我奇怪的看着她,问她你也想要花啊?

  表姐瞪了我一眼,说:姐就不能要花啦?

  我说能要能要,多付了一朵玫瑰花的钱,表姐就拉着我走了进去,坐上电梯之后,我们一直上了七楼,表姐最后在一间豪华包面前停了下来,然后指了指包间门,说:小舞就在里面,进去吧?

  我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我没看到的是,我推开走进去的瞬间,站在走廊处的表姐轻轻端起玫瑰花放在鼻尖嗅了一下,说:傻表弟,姐也很喜欢花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好了,更新结束,大家晚安,求撸撸,求订阅,求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