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估计司机还以为我和蒋晴晴是情侣,闹矛盾了呢,把蒋晴晴送到陆家嘴后,他开车返回外滩的路上还给我说小伙子,男人嘛,有时候要让着女人一些,女人是用来疼的嘛。

  2:看R;正版章节d)上ny酷匠网=$

  我表面上点点头,心说疼毛啊,她又不是我的女人,关我屁事,在车上我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两点五十左右了。

  表姐相亲的地点是外滩的“女人族”咖啡厅,当我到达女人族咖啡厅的时候,已经三点多了,我暗叫惨了惨了,两点半开始相亲,现在已经三点多,估计都相得差不多了吧?表姐估计要整死我呢!

  我飞速的冲进了女人族咖啡厅,直奔二楼。

  这处咖啡厅的位置很好,从窗子那里看去,正好是黄浦江,视野旷阔。我眼睛快速扫动,终于,在靠窗子那里的位置看到了表姐她们的身影,表姐坐的地方是一处二人桌,她的对面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背对着我,我只能看得出背影,个子应该很高,具体模样看不见。

  表姐呢,则是脸上带着笑容,坐在那个男人的对面。

  至于我姨妈,坐在距离表姐他们桌子不远的一处位置,姨妈穿着优雅,她对面的也是一个中年妇女,我寻思应该是表姐相亲对象的母亲吧,小辈和小辈交流,长辈和长辈交流,这相亲还真高端啊!

  不过,现在姨妈就在旁边,我要这么过去假扮表姐的男朋友,姨妈会怎么对付我?

  我心里挺怕的,就开始犹豫不停。

  可是,表姐虽然和坐在她对面的相亲男说话,但眼睛一直往入口这边看,她看到我,我也看到了她,虽然表姐笑着和对面的相亲男聊着天,但我明显的感受得到,表姐眼神里那股子火苗在飞速的往上窜动。

  死定了!

  她的眼睛快喷出火来了,估计是我一直不出现,她生气了吧?

  可是,我的极品姨妈的表现,让我很是心慌恐惧,她和表姐相亲对象的母亲聊着天,可是姨妈那眼神吧,总是看着我表姐的相亲对象,眼睛里表现出来的明显就是那种丈母娘见女婿,越见越满意的感觉。

  姨妈的这种眼神,让我很是烦躁。

  我要是破坏了表姐的相亲,破坏了姨妈相中的女婿,这依照姨妈的脾气,会不会生吃了我?

  此时此刻,我心中苦笑不迭,心想自己为啥这么倒霉,摊上了这么极品的一对母女,得罪任何一边都是找屎,姨妈还没发现我,可是表姐已经发现了,她看着我的眼神里吧,充满威胁的感觉。

  这一刻,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搁下去了!

  要是我在这么犹豫下去,相亲都快结束了,到时候回昆南我就准备接受表姐的怒火吧!

  这时候呢,表姐再次狠狠瞪了我一眼,我读懂了她眼神里的意思,速度,赶快!

  我也没敢在耽搁了,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就朝着表姐的桌子快速冲了过去,大概是表姐的眼神吓了我,所以我跑过去的时候速度挺快的,偏偏在快到表姐她们桌子面前的时候,在邻桌的那个服务员突然端着咖啡转身,眼看就要和我碰了个正着,要是被碰到了,我不仅要被咖啡烫,衣服也要弄脏,所以条件反射般的就飞快转动身子,以一个惊艳巧妙的姿势躲开了,可是,就在觉得自己这个动作帅到爆的时候呢,老天似乎又给我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

  那个女服务员被吓到了,于是手里端着的咖啡啊啥的都洒在地上,我落脚的时候恰好踩到了泼洒的咖啡,脚下一滑,我完全没有着力点,身子就这么狠狠的朝着表姐扑了过去。

  波!

  不偏不倚,我的嘴巴竟然很有准头的碰到了表姐的嘴唇,身子也将她柔软香喷喷的身子狠狠的压在了沙发上,我俩这里动静闹得这么大,姨妈她们自然就发现了,吓得姨妈赶紧就起身过来。

  表姐似乎是怕姨妈过来之后,穿帮了吧,于是表姐飞速的把我推起来,然后当着对面相亲男的面,在我的嘴巴上再次琢了一口,脸上一脸幸福的笑意,一直手同时挽上我的胳膊,温柔的对我说:张成,你怎么来了?

  此时的姨妈刚刚要张嘴喊我的名字,可是看到她宝贝女儿对我的这个举动之后,硬生生的忍住了口,然后她看我和表姐几眼之后,我就见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惨了惨了!

  姨妈这女人特别精明的,我和表姐这么闹,她哪里猜不出我来这里的目的啊,破坏表姐的相亲呗!

  这时候呢,表姐用抱着我胳膊的手偷偷掐了我一把。

  我知道,这个时候要上台词了!

  之前我和表姐准备好的台词,现在我已经顾不得姨妈了,只能配合表姐把这场戏演好,于是我一脸深情的看着表姐,说:颜颜,亲爱的,我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我爱你……可是,你为什么要偷偷摸摸来相亲,你说过,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要嫁给我做老婆的,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对表姐的这“颜颜”的称呼,让我有种鸡皮疙瘩起的感觉,本来表姐让我喊她麝麝的,可是我觉得颜颜比较好听一些,就擅自主张喊她颜颜。

  我这么“质问”表姐呢,表姐就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然后一副快要哭的样子给我解释:张成,你听我说张成,我没有要瞒你的意思,我们的恋爱,我都瞒着家里人,所以他们不知道我俩的关系,就突然给我安排了这个相亲。

  这么说着,表姐就转头看着坐在他对面,表情有些精彩的相亲男,说:李公子,对不起,今天我来这里,也是想和你把事情给说清楚的。

  这个时候呢,我才注意看相亲男的模样。

  并不是很帅,但是很阳光,气质很好,这一看,肯定就是那种出生豪门的公子哥。

  被我和表姐这么一闹吧,姨妈就不好得当场戳穿我们了,她要当场戳穿了我和表姐的关系,那不就是等于打表姐的脸么,姨妈一直把表姐当成心肝宝贝一样疼着,自然不会让表姐出丑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爱我,请帮我撸(撸撸);喜欢我,请追我(追书);想要我,请狠狠顶我(订阅)。你们懂的,求各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