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飞机上的时候,我的一颗心都是砰砰砰跳个不停的。

  飞机上空姐质量不错,但我旁边坐着风华绝代的表姐,空姐们似乎都被表姐压了下去,我都懒得看了,脑子里想起表姐穿着空姐制服蹲着喂我水果的模样,我都忍不住崛起了。

  昆南市到魔都需要两个半小时。

  当飞机降落在虹桥机场的时候,我终于来到了这座华夏最繁华的城市,空气中仿佛都有一股金钱和欲望的气息在跳动,二十分钟后,我和表姐达到希尔顿大酒店。

  在酒店里解决了饭,然后把行李放下之后呢,闲不住的表姐就要拉着我去逛街。

  虽然是晚上,但魔都挺热闹的,特别是南京路商圈和淮海路商圈的这两处,女人一旦购物了之后,就进入了癫狂状态,这方面我深有体会,特别是表姐和武舞这种不缺钱的女人,高跟鞋,漂亮衣服,包包那是刷刷刷的买,刷卡的时候眉头都不皱一下,尽管表姐的包包高跟鞋漂亮衣服很多了,可是……她似乎永远都买不够,这大概是女人的通病吧。

  我当了一晚上的苦力,表姐没有让我白出力,还给我买了一套名贵的衣服,说等假扮她男朋友的时候穿,说我人虽然长得难看了点,但衣服一定要穿好。

  表姐这话让我很郁闷,她骗我来魔都的时候说我帅气阳光有气质,现在骗我到了魔都之后,她又开始说我丑了!

  这种天堂到地狱的感觉,真的让我很不爽。

  最后表姐挽着我的手穿过了大明路,来到了陈毅广场那里,对面,东方明珠,环球金融中心,金茂大厦,以及马上就竣工的魔都中心等高楼闪烁着霓虹灯。

  靠在黄浦江边吹着风,表姐自然自语的说:张成,这座城市,可是共和国的天之骄子啊,你看看哪届的领导班子,做到位极人臣的,或者说直接登基的,几乎都做过这座城市的一把手。

  说着,表姐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我问:张成,国内有三处经济圈子,以京城为中心的京津唐地区,以魔都为中心的长三角地区,以羊城为中心的珠三角地区,若是要你选择,你会选择哪里?

  表姐的话让我怔了下,顿了顿之后,缓缓道:张家的仇人,更多的是在京城吧?

  表姐点头,说:不清楚,你爸爸一直在调查这件事,过一段时间,易湿可能会离开昆南一段时间帮你爸,不过在离开之前,易湿会带你去某个地方训练,时间可能是三个月。

  三个月?

  我吓了一跳,说:三个月,那我还念不念书了?

  表姐看着我,眯着眼睛说:念,到时候你可以带着课本去,训练完毕之后的休息时间,你可以用来看书,表弟啊,现在的社会竞争很剧烈的,优胜劣汰,如果你不进步,会被你的竞争对手玩死的?我给你举个列子,企业的高管一般情况下都是两种出身,一种是做销售出身,一种是做财务出身,可是做销售出身的局限性很大,公司发展壮大了,他脑子里的知识储备使得他没有掌控的能力,所以销售出身的高管一般到了一定的级别之后就升不上去,但财务出身的不同,他的知识储备注定了他能掌控大局,能比销售出身的升得更高,有更广阔的空间。这只是个很简单的例子,所以不要认为读书没用,读书永远都是有用的。

  说着,表姐又对我说:你看小舞,她的经商天赋很强,可是她能有这样的能力,和她自身的学习也是分不开的。所以就算训练的时候,你也得努力学习,懂么?

  表姐如此认真的和我说话,我点点头,咬牙说知道,然后为问她请假三个月,学校会允许么?表姐笑了笑,说这个不用担心,她会帮我处理。

  我寻思蒋晴晴要知道我请假三个月,她肯定不会同意的,不过表姐出马直接和校领导谈,那么她也没办法阻止。

  我和表姐站在黄浦江边呆了很久很久。

  至于她问我的问题,我并没有直接回答,我希望等我上大学之前我爸能够查出谁害死了我妈,到时候,我再决定上大学的时候选择哪一个经济圈,是京津唐,还是长三角,或者说是珠三角?

  表姐在希尔顿订的房间是皇家套房,很是奢华,回到酒店之后,表姐给我说了这个周末来魔都的三个大致行程,明天,也就是星期六,是她的相亲见面,星期天,则是她朋友的订婚仪式,她说到时候武舞也要来参加,为此我还专门发短信问了下武舞她的行程,武舞告诉我等星期天要去一趟魔都,问我干啥,我想给她个惊喜,就说不干啥,就是问问。至于星期一,表姐说要带我去找个人,等回昆南市,估计得星期二了,所以我必须要提前和班主任请假。

  我打电话给蒋晴晴请假的时候,她还不同意,后面我直接给她说我人已经在魔都,反正要到星期二才能回去,你自己看着办,要记大过啥的都随你。

  我的话把蒋晴晴气得不轻,直接就挂了电话。

  4更^T新ty最-…快上酷匠t网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表姐告诉了我她相亲的时间和地点。

  时间是中午两点半,地点呢,是外滩的一处咖啡厅。

  我心里紧张,问表姐姨妈啥时候到?表姐告诉我,说唐锦绣的飞机十二点到达虹桥机场,到时候她会去和她妈汇合一起吃饭,吃了饭之后也差不多可以去相亲了,至于我,她让我自己解决午饭,反正相亲的地点她已经告诉我了,到点了我要不去配合她的话,等回了昆南市,她会让我知道什么叫忍无可忍必须残忍。

  表姐的话让我听得心惊胆战,赶紧点头说不会,到时候肯定会出现帮她的。

  中午的时候表姐打扮得风风火火的出门了,离开前警告我,待会一定要穿得干干净净的,不准给她丢脸,我在酒店吃了午饭,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准备前往表姐相亲的咖啡厅的时候呢,蒋晴晴却突然打电话给我,我接通之后,电话里传来蒋晴晴的声音:我在虹桥机场,过来接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爱我,请帮我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