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吓得想哭,感觉我被表姐给耍了!

  她没告诉我姨妈也在,我长这么大最怕的三人,我爸,姨妈,表姐,姨妈可是排行第二啊,除了我爸之后,我就怕姨妈了。姨妈是非常担心表姐人生大事的,这一点我可以肯定,虽然听表姐说这次相亲是老爷子,也就是她爷爷安排的,但我相信,姨妈肯定也赞成这场相亲,不然她也不会亲自去魔都陪着表姐相亲啊。

  说白了吧!

  我要是和表姐合作,假装她的男朋友破坏了这场相亲,姨妈会收拾我的!

  我等于是成了这场相亲的炮灰,所以,我万万是不能去的,尽管刚刚点头答应的很好,但我知道去了是什么后果,假装表姐男朋友是什么后果,姨妈肯定会狠狠收拾我一顿。

  表姐喊住我之后,冷笑着走到我身边,说:表弟啊,刚刚你说的是什么来着?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都答应姐了,难道还想反悔不成?

  我哭丧着脸说:姨妈在呢,我要这么做,姨妈会收拾我的!

  表姐瞪了我一下,说:你怕唐锦绣收拾,难道就不怕被我收拾?表弟,和你这么直说吧,这件事你答应也得干,不答应也得干,你要是不干,你知道我的手段,折磨人啥的,我最有一套了,还有一点哦,你是跟姐住在一块的,姐想怎么收拾你都行,时间多得是,但唐锦绣呢,她最多也就是收拾你一阵,等我们离开魔都了,她想收拾你也要跑来昆南市,她时间很紧的,所以,得罪哪一方后果要严重一点,你自己清楚。

  说着,表姐眨眨眼睛,说:还有一点哦,你这次要是帮了姐呢,姐只要心情好了,都会穿空姐装给你看哦,你想要蹲式服务,姐也可以给你服务哦。

  (a酷R《匠网“{永t久免(f费看K小,^说b☆

  我是哭丧着脸离开广慈湖去金色阳光的。

  你问我答应表姐了没?废话,肯定答应了啊!

  表姐说的很对,得罪了姨妈,姨妈最多也是在魔都那两天收拾我而已,要是我得罪了表姐呢,我跟她同居一起,她想啥时候收拾我都成,我可不希望成为表姐长期的虐待对象,只能答应她的要求。

  至于穿空姐服给我玩蹲式服务,我只当表姐开玩笑。

  斗狗场装修的事情,宋思思已经在弄了,等一个月后恰好可以开张,到时候我自然会带着大黑去冯天佑的斗狗场,先把名气给打出来。

  王龙也给我透了消息,说刘姐已经找到了吴丹,狠狠教训了一番,都被吓尿了,估计以后再也不敢起报复周晓晓的心思,让我有些意外的是,王龙告诉我最近贾明和冯权的人一直来金色阳光这边转悠,估计已经对金色阳光有了心思。

  这一点,在我的预料之中,金色阳光发展到现在,已经拥有了不错的势力。

  我估计等我们再发展壮大一点之后,冯权和贾明的人就要来找我们的麻烦了,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赵爷一直牢牢掌控着酒吧街,我们这个势力的入侵,会对他的利益造成威胁,道上都是不允许任何火苗成长的,不然赵爷也不可能牢牢控制着他的灰色帝国这么多年。

  周六周日,我都陪着衣冠去山里练枪。

  我熟悉了不少枪,那种枪后坐力有多大,我都摸清楚了,至于准头,衣冠说我在这方面的天赋还算行,只要我好好练,假以时日,一定能够达到他的境界。

  我问他多长时间可以出师,衣冠告诉我,五米之内,我要能够打燃火柴,就能够出师了。

  我问过衣冠,他的最高境界是十五米开外,打燃火柴,虽然他要求我只要我五米内打燃就行,但我知道这样也很困难,当然,衣冠说只要我坚持练下去,就能够成功。

  回学校上课那天下午,我碰到吴丹了。

  她的脸都肿的跟个猪头似的,估计是被刘姐给教训的,看到我的时候眼神都特别怕,我当晚就问周晓晓有没有出什么事?她给我说没有,她还说挺奇怪的,吴丹在宿舍里也不讽刺她了,好像挺怕她的。

  听到周晓晓这么说,我就放心了,知道对付吴丹这种女人,就得用刘姐的办法,相信刘姐一次就把她教乖了!

  这个星期我过得不太好。

  怕啊,只要一到周末,我就得陪着表姐去魔都了。

  脑子里想着这些事,我下午上体育课的时候无聊,也没心情打篮球,而大黑也是无聊吧,跑到学校里来转悠,我怕它咬了学生,就带着它去后山那里转悠。

  后山小树林,我以前和赵琳好的时候,我俩经常会来这边。

  每当下课,或者晚自习的时候,我们都会来这边玩,搂一搂抱一抱啊,或者亲个小嘴然后说些情话啥的,每次来到后山,我都有些心疼的感觉,有人说男人一生要经历三场爱情,第一场懵懂,第二场刻骨铭心,第三场平淡自然。

  我和赵琳的爱情,算懵懂么?

  我忍不住苦笑了下,想了想我就带着大黑一直往山上走,在半山腰位置那里,我和赵琳曾经一起种下了一棵凤凰树,我们种树的时候还约定,等凤凰花开的时候一起过来看。

  可惜,那个时候的我们还是那么坚定,但此时我们却已经分手了,没有任何关系。

  也不知那一棵凤凰树如何了,最近天气干燥,可能早就干死了吧?我心里这么想着,就拉着大黑继续上前,想去看看我和赵琳一起种下的那颗凤凰树如何了。

  我和大黑还没到半山腰呢,大黑就汪汪的叫了起来。

  顺着大黑汪汪叫的地方看去,见有个女的蹲在地上,背对着我们,看着她的身影有些熟悉,我不禁走上前,可能是听到动静和狗叫声吧,我们走了几步,那个女的就转过头来了。

  一张很漂亮的脸,她的脸上充满了痛楚。

  是赵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撸撸撸撸,追书追书,订阅订阅……满地打滚求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