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琳还是没有和周晓晓和好。

  平时做操,吃饭什么的,赵琳都是和吴丹还有童雅婷在一块,周晓晓也是继续呆在赵琳她们宿舍,我怕周晓晓这丫头孤独,平时吃饭的时候我都会主动约她,当然,她怕赵琳更加误会,所以我和她都不是一起坐在食堂吃饭的,而是一起到楼下的田径场那里。

  有时候午休前或者晚睡前呢,我也会用短信或者QQ和周晓晓聊天,她说现在她渐渐熟悉一个人在宿舍的生活了,赵琳她们聊天,她就默默的在自己床上做自己的事情,她说只要和赵琳在同一间宿舍,就有和好的机会。

  对于这一点,我也没有劝阻她。

  周晓晓她有自己的想法,从内心深处,我也希望她能够和赵琳继续做姐妹。

  由于练枪需要到进山,所以这些天我去衣冠禽兽那里都是学些拳脚,和复习禽兽教我的刀法,练枪呢等周末开车进山练习才行,让我有些意外的倒是班主任,她由于把家搬到了广慈湖小区,所以只要不轮到她守自习的时候呢,她就会让我开车载她回广慈湖小区,我的车都是搁在衣冠禽兽那,也就是学校旁边,我也不知蒋晴晴为何总喜欢麻烦我,但是送她去广慈湖,我就能顺带回家溜达一番,我也不介意。

  但是,让我心里有些不爽的是,蒋晴晴每次让我送她回去,她都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好像我就该给她当司机似的,这是让我唯一不爽的一点。

  时间过得很快。

  最近我都让小狗派人盯着赵秦平时的工作生活,拿准了赵秦什么时候去哪,什么时间段大概在什么地方,掌握这些信息之后,英雄救美的戏就能演了。

  就这么过了两个星期吧,宋思思在星期四的下午突然打了个电话给我,让我吃了下午饭之后过去一趟,我顺带要送蒋晴晴回广慈湖小区,送蒋晴晴到了广慈湖小区之后,她让我赶紧回学校上自习,我嘴上答应着,实际去了金色阳光。

  我找到宋思思之后,才知道她这么急着喊我去的目的。

  斗狗场的地盘谈妥了。

  宋思思告诉我把那个地方盘下来大概需要个百万左右,还不算重新装修啥的,还有到时候场子里自然需要聘请训狗师专门饲养斗犬,镇压场子的狗,总不能天天用大黑吧?大黑是终极杀手,普通镇压场子的斗犬,还是要重新买来培养,这样算下来,宋思思说要弄好,大概需要三百万到四百万之间。

  最近金色阳光赚了不少钱,还有新拿下的三个场子,也到了拿分红的时间了,所以钱不用愁,关键就是看斗狗场能不能火起来,要是建好了,名声打不出去,那么钱也是打了水漂。

  ?z酷匠"。网d@唯一@正版N,Y其他a都yh是)盗#y版@

  宋思思给我说的这些,我自然是很清楚的,所以我决定还是亲自考察一番。

  宋思思选择斗狗场的地点确实很棒,位置就在湖光小区斜对面青山湖那里,位置不算太郊区,不过周围的富豪多,而且交通很便利,场地明面上是一栋三层楼的别墅,但建有地下室,挺大的,比青帮那个斗狗场要大上几倍,估计要是生意火爆的话,每晚进账六位数不成问题。

  对于地址和面积,我都满意。

  我和宋思思离开的时候,我并不想回金色阳光,想了想,我就开车去了冯权开的斗狗场,斗狗场位于三环之外,但却是整个昆南市最大的斗狗场,我让王龙调查过冯权的这个斗狗场,说白了,这个斗狗场并不是冯权自己一个人的场子,表面上是冯权在管理,但有超过一般的股份,都是属于赵爷的。

  赵爷那位昆南教父近些年来开公司,做酒店,漂白得很干净,据说现在又做起了电影投资人,所以这些见不了光的场子,都不亲自过手,都是手下在负责。

  到达斗狗场之后,我和宋思思下了车。

  下了车之后,宋思思就主动挽上我的胳膊,我有些意外,问她这是干啥?平时宋思思挽胳膊都是要蒋晴晴在的时候才会主动,今儿蒋晴晴不在,她这么主动干啥?

  宋思思眯着眼睛看着我,说:待会你过去后,冯权的人肯定会把你认出来,做老板的,身边没个女人挽着手,这好像不太有老板的样子啊?

  宋思思这么说着把,她还把软乎乎的身子都贴在我的身上,她身上那股子香味一个劲的飘进我的鼻子里,我是个正常的男人,闻得有些心猿意马起来,特别是宋思思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酥胸紧紧的贴着我胳膊,我感到她那个位置惊人的饱满。

  果然,宋思思说的不错,在门口那里的时候,我碰到了冯天佑。

  上次这比还给我下春药,逼我在赵秦的卫生间里撸呢,我见到他,他也见到了我,他见我之后愣了下,然后就带着微笑朝着我走过来了,走到我身边之后一脸笑意:张老板,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我笑着回答他:无聊,就过来看看斗狗。

  冯天佑笑了笑,就主动在前面带路,带着我和宋思思进了斗狗场,我虽然知道这处斗狗场的位置,但我是第一次来这里,进去之后,我直接就给里面的场景给吓了一跳,青帮的斗狗场和这个比起来,简直狗屁都不算……这才是真正的斗狗场,面积大,擂台大,笼子更大,而且关键的是这里的斗犬,一眼看上去,都是非常厉害的那种。

  我进去的时候,两天高加索正在笼子里撕咬着,战况激烈。

  冯天佑带着我进去之后,就跟我站在一块了,指着笼子里的那两天高加索,问我有没有押注的意思?我摇摇头,说今儿没带钱,心里却暗想你当我傻子啊,在冯天佑的场子押注,他肯定会想尽办法让我输,我才没这么傻呢。

  今天我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看看这里的气氛,布局而已。

  笼子里的那两条高加索撕咬了一番之后,健硕一点的那一条最后赢得了胜利,后面拉出了一条土佐,整个斗犬场里面气氛又被点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蒋晴晴告诉我,她的Q都加爆了,很多消息都来不及回,十分抱歉!嘿嘿……求撸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