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越想,我就越替周晓晓不平。

  我憋着一股气打了饭,周晓晓打好饭就一个人回宿舍了,而赵琳她们打好饭,就约着一起坐在食堂那里吃,看着她们说说笑笑的样子,打完饭后的我就没憋住了,端着饭盒走过去,然后砰的一声,我把饭盒里的饭都倒扣在赵琳她们的饭桌上。

  童雅婷和吴丹都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而赵琳,她的脸色挺淡定的,看着我,问我张成你什么意思?

  我直接问她:你是不是真的傻啊?

  我声音还挺大的,我也是气得不行才问出这种话的,所以我这声音,把周围的人都给吸引了,赵琳看了我一眼,说都没回答我的话,只是端着饭重新换了张桌子,至于童雅婷和吴丹这两个跟屁虫,自然是跟着上去。

  我和赵琳是学校里公开的情侣,毕竟赵琳是校花,而我因为闹了几件大事出了名,之前在一起,还有人称我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不过现在,我在食堂里这么一闹,众人看我都指指点点起来,我知道,不多久校园里就要传遍了我和赵琳校花分手的消息。

  回到宿舍之后,我还是气得不轻。

  现在杨波和吴恒他们都知道我和赵琳分手的事情了,问了我一两次为啥分手,我没说,他们也就没问了,想了想,我给周晓晓打了个电话,让她出来,我有话对她说。

  我把周晓晓约到了田径场那里。

  她面色挺憔悴的,让人看得心疼,我看着她,就问她昨晚赵琳对她的态度怎么样?周晓晓苦笑了下,说还是那样,没有和她说话,我想了想,给她说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不如换宿舍。

  我去过她们宿舍,女生宿舍是四人间的,现在,赵琳吴丹童雅婷,几乎把周晓晓给分离了,周晓晓在宿舍里面,连个说话的朋友都没有,这样对她不好。至于周晓晓的人气,我还是挺相信她的,她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又好,我相信他们班并不是所有女生都像吴丹童雅婷那么现实,毕竟象牙塔不像社会那个大染缸。

  周晓晓听到我说换宿舍的建议,她就摇摇头,说:这个不好吧?

  我哼了声,说:有啥不好的,她们三都不理你,你在她们宿舍多孤独?换个宿舍,也换个心情。

  我这么说,周晓晓可能是想到了和赵琳之间的关系吧,那双漂亮的眼睛里就情不禁的生出了泪水,说:可是,我要是换了宿舍,和赵琳缓解关系就更加难了。

  我苦笑,说:现在赵琳听不进解释,你再呆在她们宿舍,也没用,给她一段时间,等她想明白了,或许就会知道你的好。

  周晓晓想了想,嗯了一声,说她找班主任说说看。

  我知道周晓晓在学校里的地位,是老师的重点培养对象,就连校长也很器重她,所以她要是提出换宿舍的话,老师应该会给她换的。

  可是让我意外的是。

  酷匠*…网$首W*发

  本来中午的时候我们都说好了,到了吃下午饭的时候我问周晓晓和班主任提了换宿舍的事情没,她却说不换了,她说怕换了,和赵琳更加疏远。

  我苦笑,骂她傻。

  她就说她考虑了一下午了,真的不想失去赵琳这个朋友。

  既然她这么决定,我也就没阻止她,尊重她的决定。

  只不过,这样的情况下,她在宿舍里要被孤立起来,肯定要孤独了。所以没到吃中午饭或者下午饭的时候吧,我都约着她一起吃,她可能是怕赵琳更加误会吧,就不愿意在食堂吃,我也没有勉强,基本都是和她一起到田径场周围的大树下一起吃的。

  可能是我陪着她的关系吧,后面的几天,她的心情渐渐好了不少。

  她告诉我,希望能和赵琳重归于好。

  星期五放学回家。

  我背着书包离开男生宿舍的时候,撞到了周晓晓,也就跟她一起说笑着从校园门口那里离开,可是巧合的是,我们在学校门口那里撞到赵琳她们了,吴丹和童雅婷每天都像个跟屁虫似的,跟在赵琳身后。

  吴丹这个女人嘴巴子比较狠,见了我和周晓晓走在一起之后,就阴阳怪气的取笑,说什么真是什么人配什么人,一对狗男女。

  要吴丹是个男的,我肯定一脚飞上去了。

  可她是个女的,我也就不想理她。

  周晓晓明显听到了吴丹那句话,眼眸子黯然了下,我让她别管,带着她过去公路那边,我让她站在原地等着,而我则取衣冠禽兽那里开车。

  周晓晓对我家的事情都了解一些,所以见我开车来也没惊讶,上了车。

  我把她送到家之后,才回家的。

  说实话,对于周晓晓和赵琳的关系,确实是因为我,她们才闹翻的,可是我真的无能为力,我总不能强逼着赵琳和周晓晓和好吧?我又不能控制她的脑子,所以虽然心急,也只能是干看着而已。

  本来,因为星期天晚上惹了班主任蒋晴晴的关系,她都不怎么搭理我的。

  可是星期六早上的时候,她突然给我打电话了。

  我接通之后,她直接就冷冰冰的给我说:开车来学校,帮我搬东西。

  听到她的话,我直接就有挂电话的冲动了!

  上次去机场接她,累死累活的,她水都不让我喝一口,就把我赶出门,现在她又找我帮忙?

  所以,我表面上嗯了声,实际却依旧玩着自己的电脑,最近我在一个私募论坛上研究私募,武舞是玩金融的高手,很多问题,我都请教她。

  就像表姐给我说的一样,你要变得优秀,就必须努力。

  想到武舞还在都城市等着我,我就干劲十足。

  可是,班主任似乎铁定了要麻烦我的意思,四十分钟之后,见我还不到又给我打电话,问我到了没有?她说她力气小,有些东西搬不动。这次她问我的声音里面,竟然给我一种楚楚可怜的味道。

  和之前那冷冷的声音比起来,这一次令人无法拒绝。

  终究我还是心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