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武舞一直呆到很晚才回去的,回去的路上吧,我们还意外的碰到我爸和武建军了,他们坐在一块喝酒,两人聊着什么,好像是曾经的往事吧,情绪还挺激动的。

  我和武舞都没有上去打扰他们,而是默默的一起走着,最后武舞跟我一起进入了牧马山蔚蓝卡地亚。

  武舞的妈妈楚莎不在,别墅里就我们两个,不知道为啥,现在感觉我们要分开了,我竟然没有了平时的那股子欲望,就想着好好抱着武舞,和她呆在一块。

  我俩是躺在一张床上一起睡的,睡觉的时候,武舞让我抱着她。

  她就像个小猫咪一样,躺在我的怀里,就这么紧紧的抱着我,我们呼吸着彼此身上的气息,也不知花了多长时间才睡着的。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我爸告诉我航班时间是中午一点钟,我醒来的时候,看到武舞正躺在我的怀里,那张妩媚的俏脸睡得很香甜,很安静,让我忍不住痴痴看了好久,在我看了武舞一会之后,她也醒过来了。

  我们四目相对。

  “吻我!”

  武舞突然说。

  我嗯了一声,凑上嘴巴,跟她亲吻了起来。

  良久之后,唇分,武舞对我笑笑,说小情人起床了,洗个澡吃点东西,姐姐送你去机场。

  离开牧马山蔚蓝卡地亚之后,我们去餐厅吃了饭,我给易湿和我爸都打过电话,他们告诉我在机场碰头,到机场的路上,我就和武舞说担心大黑不能带上飞机的事情,宠物是能带上飞机的,但需要各种烦杂的手续和各种证,武舞告诉我不用担心,她说她能够帮我搞定,大黑能过来,自然也能回去。

  到了机场航站楼那里后,我们就碰到易湿拉着大黑在那里了,武舞就拉着大黑去办理手续,我和易湿站在门口那里等着我爸。

  我爸是武建军开车送来的,他来到我身边的时候,还有一股子酒味。

  我爸说过无数次喝酒误事,喝酒从来不超过四两,昨天肯定是喝多了,我也不知道武建军和他到底是什么关系,竟然能让他破例喝了这么多酒。

  接下来,我们就去取了登机牌。

  武舞也回来了,大黑上飞机的手续已经办妥,她过来后,见我要安检了,也不顾忌他爸爸武建军还有我爸易湿他们,直接就过来抱着我,在我耳边轻声说:小情人,姐姐舍不得你。

  感受着她柔软的身子,我心里也是难受不已,深吸了一口气,说:等我,我会来接你回去。

  武舞嗯了一声,说:到时候,我就给你生孩子。

  最终我们还是分开了。

  我随着我爸和易湿进了安检,快到我的时候,我转头看了武舞一眼,见她红着眼睛看着我,我忍不住喊了一嗓子:傻娘们,等我。

  武舞含着眼泪重重的点头。

  我咬牙进了安检,我的心里特别不舒服,深怕自己的眼泪不争气的流出来。

  三年时间,好漫长!

  登机之后,我默默的看着窗外,拳头情不自禁的紧紧捏在一起,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等有了保护武舞的能力时候,亲自来把她接回去。

  我爸上了飞机之后,就一直闭着眼睛,易湿那货则是一双眼睛四处飘动,特别他看空姐漂亮,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把空姐给喊过来,一下想要饮料,一下又想要温水。

  到达昆南市之后。

  表姐开着我的奔驰S65L来接我们,我还见到了个熟人,一个性感成熟的美艳女人,菲菲,她是开着玛莎拉蒂来接易湿的,接到易湿后和我们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大黑自然是我们带着。

  表姐带着我和我爸去吃饭,吃饭的时候,我爸说他有事需要离开昆南市,也不回老家凤凰村,接着他说要开学了,让我把书给念好。

  吃过饭,我爸就离开了!

  自从我妈不在之后,他就变得很神秘,基本都不呆在凤凰村老家。

  后面我和表姐就带着大黑回了广慈湖小区,终于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我进去躺在卧室里就睡了,一直睡到晚上十点多才醒来,表姐就喊我吃饭,可能是吃饭的时候我脸上表情不太高兴吧,她就问咋了,这才和小舞分开没几个小时,就开始想她了?

  我苦笑,点点头。

  表姐就说:想她就给她打电话呗,现在通信这么发达,还怕什么?

  我嗯了一声,默默的扒饭。

  |!酷=P匠J1网g正◎版首+)发

  我怕越给她打电话,就会越想她。

  吃了饭我就回卧室了,我却不知道,等我近了卧室之后,表姐嘀咕了一声:傻表弟,以小舞的性格,她怎么可能耐得住三年时间不见你?

  躺在卧室里的我想了想,给武舞发了条短信,告诉她:我到了。

  武舞很快回我:小情人,好好休息。

  她回了我短信,我挺安心的,躺在床上竟然没一会又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我主动去找了衣冠禽兽训练,表姐担心我的身子,说让我等彻底恢复了再去,我告诉她最近都跟衣冠练枪,不连腿脚,身子不是问题。既然我已经答应了武舞,那么我就得好好努力,自己得先有保命的资本。

  我和衣冠训练了整整一天的枪,不知道打了多少发子弹,我的双手都被后坐力震得麻木不已。

  衣冠告诉我,玩枪除了需要天赋,还需要训练,他能有现在的枪法,就是靠子弹给堆出来的,打得多了,自然就能够和枪融为一体,有了手感,那自然一打一个准。

  我先训练的是手枪,他说等过段时间会教我玩狙击。

  晚上我去金色阳光的时候,小狗告诉了我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他说之前和光头帮合作抢青帮场子的事情已经落下了帷幕,我们由于要的分红少,所以让那两个KTV和酒吧的老板都倒戈到我们这一边,

  现在,我们除了金色阳光,还有另外两家KTV和酒吧需要罩着,吸纳了不少兄弟,势力逐渐变大。

  不过,小狗一脸凝重的和我说这事把光头帮的老黑给气得不行,已经把我们当做眼中钉,肉中刺,说要联合七星帮一起整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开更了,大家想蒋晴晴了没?帮忙撸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