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伯的速度很快!

  ¤更HV新最J快,上●Q酷TF匠网H

  之前林伯和我打的时候,他几乎是站在地上岿然不动,没有主动出击的意思,在看到林伯出拳的时候,大家都惊呼出了一声。

  我心中,也是吃惊不已!

  这速度太快了!

  林伯此时的速度简直可以用快如闪电来形容了,他的拳头看似中规中矩,可是,拳风的呼啸和空气的鼓荡瞬间便把众人的目光都给死死的吸引住了。

  嗤嗤嗤!

  林伯的拳头似乎直接带起了罡风,刺激着我们的耳膜。

  由于我就站在天井边上,林伯这么冲上来的时候,我距离林伯近一点的,感受得最清楚。

  我情不自禁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林伯果然不简单,他是从中央警卫局出来的人,甚至在专心当了武老爷子的护卫之后,还被中央警卫局的领导请去指导训练,刚刚他打我的时候,估计都没出几分力。

  不过,对于易湿这货,我并不怎么担心,他总能让人惊艳的对吧?

  在金色阳光的时候,他只是拍了下鹰眼的肩膀,差点让鹰眼跪下,就代表他有着装逼的资本。

  这一拳,林伯积蓄了力量,拳头猛然轰出,目标正是易湿的脑袋。

  拳风撕扯着空气,仿佛形成了一个真空的隧道一般,噼里啪啦的响声传遍了四周,这是林伯的骨骼在发出脆响。

  懂武功的,或者说武功到了一定境界的人才知道,拳头能够自主发出脆响,这需要多深的积累才能办到?

  林伯很强,是个高手!

  在林伯挥拳的同时,易湿咧嘴一笑,牙齿上沾着一些韭菜啊葱啊之类的,裂开嘴巴笑的同时,他也挥出了拳头。

  砰!

  两人的拳头还没来得及接触,四周的空气仿佛都被拳风引起的劲气剧烈的冲撞着,随着空气的响动,最终,骨头相碰撞!

  我很清楚,易湿和林伯这种拳头对拼,没有任何花哨的地方,拼的就是力量,拼的就是气势,拼的就是双方身体的体质和对疼痛的超强忍耐力!

  砰!

  这一接触,我就发觉林伯脸色有些不对了,他肯定是感到情况不妙。

  易湿教我练功服的时候,我和他对过拳头,易湿的拳头给人的并不是表面上的疼痛,而是一种宛若针戳一般的疼痛,和易湿的拳头相碰撞,给人的感受就像一颗巨大的针在刺自己的骨头一般,钻心的疼痛感一下子就遍布了他的全身。

  从林伯脸上的表情,我猜他也是这种钻心疼痛的感觉!

  林伯眼光闪烁,他的身体快速后退,然后,积累力量,猛然向前冲刺,靠着惯性,又是一拳打向易湿。

  他的眼神坚定,脚步有力,拳头青筋暴起,身上可调动的力量全部积蓄在拳头之上。

  虽然他六十多岁,但这一拳,要是打在我的身上的话,我肯定要被打飞的!

  易湿面色不改,在感受到林伯如此刚猛拳头的时候,他突然往左边踏出一步,然后化拳为掌,一下子就抓住了林伯的拳头。

  紧接着,易湿的身体宛若灵蛇一般扭动,手臂也是如此……林伯表情再次发生巨大的变化,我却不知道,此时林伯感觉自己的拳头打入了汪洋大海之中,这种感觉,就像你积蓄了全部力量打在软绵绵的海绵上一样,毫无着力点。

  林伯的拳头就像一条汹涌澎湃的江河,冲击敌人。

  而易湿这一手,就像以一个大海的姿态,来迎接林伯这汹涌澎湃的江河……谁都知道,就算世界上最汹涌的江河,在它面对大海的时候,还是不值一提,掀不起任何波浪。

  林伯脸色大惊!

  他惊骇的不仅仅是易湿能够轻松化解掉他积蓄的全部力量,更令他惊骇的是易湿这一招竟然对他有一股粘劲!

  没错,是粘劲,他感觉自己的拳头好像被强力胶粘住了一般,不受控制的顺着易湿的力道而走。

  此人是内家高手!

  林伯马上做出判断,内家拳和外家拳一直存在争议,到底是内家拳厉害,还是外家拳厉害?

  外家拳以刚猛著称,而内家拳以阴柔著称。不过,无论存在争议如何,但达到一定境界的高手都知道,内家拳和外家拳不分高低。就像武术界里说的一样,拳种无高低之分,功夫有深浅之别。

  砰!

  最终,易湿的肩膀和林伯的肩膀进行了碰撞。

  林伯连续后退了四步方才停了下来,而易湿则是纹丝未动。

  林伯自己很清楚,他的这一拳积蓄了全部力量,可以说是摧枯拉朽,而易湿的这一手却更加惊艳,化腐朽为神奇,不仅卸载了林伯的全部劲力,还借力打力,反震了林伯。

  呼!

  林伯大呼了一口气,他的表情有些难看,看着易湿的眼神里,充满了震惊。

  这一刻,在场的众人谁都看得出来,林伯打不过易湿!

  我心里的震惊早已无以复加,虽然我知道易湿很强,但是并没有见他和真正的高手对决过,而林伯这位从中央警卫局出来的人,肯定是真正的高手!

  两人的对决,令我心驰神往。

  我要有易湿的本事,何愁报不了仇?何须惧怕被人暗杀?

  易湿那货挺能装的,把林伯打退几步之后,他就站在原地,然后伸出手指又往鼻子里扣了几下,没一会呢,又扣除一坨恶心的鼻屎来,武家的人都一脸吃惊的看着他,肯定在想这货鼻子里为啥有这么多鼻屎吧?

  其实,这个问题,连我也想不通。

  把鼻屎抠出来之后,武建党那个儿媳刚刚吐完了回来,易湿咧嘴一笑,又来了个弹指神通,正中武建党儿媳的脑门……又是一声产绝人寰的尖叫……

  易湿无所谓的耸耸肩,然后看着林伯,说:还想再切磋切磋不?

  林伯深深的看了易湿一眼,叹了口气,摇摇头说:不必了,老夫不是你的对手,说完之后,林伯就主动退到武老爷子的身后。

  武老爷子看了易湿一眼之后,看向我爸,沉声道:张鸿才,好大的威风啊,现在威风耍了,你是不是可以带着你的儿子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犯了个错,武家第三代就武舞一个女娃,被易湿弹鼻屎的是武建党儿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