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网{‘唯J一n正_版GS,j其r他都是盗wQ版b

  下棋的事情解决,我心里也挺高兴的。

  所以,心里也迫切的想知道武老爷子要我做到的第二件事到底是什么,所以,就赶紧问他了。

  没想到,等他说完之后,我的一颗心彻底凉了!

  武老爷子要我做的第二件事是:把林伯打败!

  林伯,那天被他撞了吐血后,我就对他挺好奇的,和武舞呆在医院的时间无聊呢,就聊起了关于林伯的事情,武舞就告诉我林伯是个很强的高手,是中央警卫局出来的,后面跟了她爷爷,做了她爷爷的贴身护卫四十多年了,身手很强,时不时的还被中央警卫局的领导亲自登门邀请他前去做指导训练。当时听完武舞的话之后,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的,中央警卫局代表着什么我是知道的,想要进去里面,没一点本事能进?

  而且,那天林伯只是稍微撞了我一下,我就被撞得吐血!

  他虽然六十多岁,但身上蕴含的力道却仿若千斤,而且,那天我是全盛时期,都扛不住林伯的一招,现在我刚刚出院,腿上的伤还没好全,失血过多,身子还虚弱着呢,这样的情况下,可能林伯一只手,就能把我给解决了!

  就连西南猎鹰出来的高手衣冠禽兽,两人对付上林伯,也可能必败吧!

  我怎么可能赢?

  所以,但武老爷子说出要我打败林伯的时候,我心里就跟明镜似的……他这是故意的,他的心底,就不想让武舞和我在一起。

  武舞听到之后,脸色也大变,快速走到我面前,转身看着武老爷子质问:爷爷,这算什么?林伯是什么身手你最清楚,你这样做,明明就是不给张成任何机会!

  而此时此刻,那个江夫人脸色终于露出了笑意。

  老太婆!

  我心里咒骂了一声,然后看向众人,武建国武建党等人脸上完全没有了担忧的神色,看着我的眼神里都充满了好笑的意味在里面,他们都是武家人,林伯有什么本事,他们还不清楚么?所以,他们不认为我有任何能赢的机会。

  这个时候,我就见武建军和武隆叹了口气。

  武舞见武老爷子不说话,再次开口:爷爷,你就是故意的对不对?

  武老爷子抬头看了武舞一眼,说:小舞,张成是人,你林伯也是人,他们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的人,你林伯比他多一只手还是多一只脚了?

  武舞瞪了武老爷子一眼,说:爷爷,你这是狡辩!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你这样不公平!

  武老爷子苦笑着摇头,说:爷爷说不过你,不过,还是那句话,只要他能够把小林打败,我就承认他和你的事情,要是做不到,那么不好意思,我们武家永远不欢迎他!

  我的拳头紧紧捏在一起,牙齿也紧紧的咬着!

  我能不能打得过林伯?

  概率很低很低,这一点,我必须要承认,毕竟力量悬殊在那里,就算我拼了命,恐怕在林伯眼里,我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吧?

  但,我必须要打!

  为了武舞这个说要待我一辈子好的傻娘们!

  我必须打!

  哪怕只有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概率!

  我眼睛变得红了起来,脖子上也冒出了青筋,武老爷子见我这样,就说:看来,你是确定要打了?

  打!

  我从牙缝从说出这个字!

  不过,武舞这娘们担心我,拉着我说:小情人,咱不打了,咱们走,你到哪,姐姐都跟你到哪,这辈子跟定你了!

  说完之后,武舞拉着我就要往外面走。

  而我的身子却没有动,看了她一眼,然后捏了捏她的手,说:让我打吧,无论这一战的结果如何,我都要打,为了你,更是为了我们。

  武舞紧紧咬着嘴唇,一脸担忧,说:你才刚刚出院,出院前医生都交代过了,不能做剧烈运动。

  武舞话音刚落,我还没回答话呢,我就听到武老爷子哈哈大笑,说:小舞,当初爷爷在战场上浑身是伤,但被医生包扎好之后,我还是拎着刺刀上去拼,他这个点伤,算个屁!

  武老爷子这句话,让我拳头又紧紧的捏在一起。

  武舞替我不平,反驳:爷爷,现在是和平年代,我相信张成在战场上,他英勇不会输给你,你别老拿战场上的事来这说,小情人,咱们走。

  我摇摇头,柔声对她说:我要打,就算输了,也不给我爸我妈丢人,不给张家丢人。

  武舞看到我坚决的眼神,她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再劝我,不过她盯着林伯,说:林伯,这只是切磋,你要伤了他,我武舞跟你没完!

  林伯面无表情的站了出来。

  大家都知道我们要打之后,于是就站到了旁边,将整个天井都让了出来,我和林伯两人就相对站在天井里面,看着面无表情的林伯,我感到一股强大的压力!

  也是这个时候吧,那个武平到了院子里把他那条土佐拉了进来,土佐见了我,不停的对着我嘶叫,要不是武平着,它估计早就朝我扑上来了,可能是那天在院子里我踢了它的关系,它还记恨着我呢!

  不过,我没管那条土佐狗,眼睛就这么紧紧的盯着林伯。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脚步慢慢的挪动步子,然后双脚一用力,我整个人都朝着林伯冲了上去,冲上去之后,我的拳头便挥了出来,狠狠干向林伯的胸口。

  林伯的身子微微一闪,然后抓住我的拳头用力一撞,我的身子就飞了出去,狠狠摔落在地。

  一招!

  我就倒了!

  我忍住疼痛,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再次冲上前。

  好无例外,我又被狠狠的撞飞!

  这一次,我嘴角都流血了,抹掉嘴角的血之后,我再次冲上去!

  砰!

  我再次被撞飞,胸口位置一热,嘴巴里一甜,一口血差点出来,都到喉咙口了,被我狠狠的给咽了下去。

  我正挣扎着站起来的时候,武平竟然把他拉着的土佐给放开了,这条土佐狗一挣脱,就凶悍的朝着我冲了过来,我心里大惊,已经忙不得起身了,捏起拳头正准备和土佐狗干的时候。

  吼!

  我身后传来一声熟悉的吼声,然后一个黑影从我身边飞驰了过去,直接迎上了土佐狗。

  是大黑!

  大黑和土佐狗碰撞的瞬间,一口就准确无误的咬住了土佐狗的脖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更新结束!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