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舞一路搀扶着我走着,我的鲜血染红了裤子,染红了武舞的婚纱,染红了铺在地上的白地毯。

  -酷匠…网Wi永久免\费看小4'说br

  我的腿上传来剧烈的疼痛,武舞哭着,她红着眼睛搀扶着我坐上了一辆奥迪车副驾驶,她很快坐到驾驶座之后,发动了车子,我忍住疼痛,费力的拿出一包烟,点燃一根叼在嘴里,然后用车里的点烟器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可能是吸得太猛了,所以呛得连连咳嗽。

  烟的味道能让我忘却疼痛,我吸着烟,转过头看着武舞,她眼睛红着,神色紧张的开着车子,还有泪水不停的从她眼眸子里面流了出来。

  见她这样,我心疼说:哭啥啊傻娘们,不就是挨了两颗子弹么,死不了,最多就是疼一点。

  武舞飞快的开着车子,同时眼泪婆娑的说:小情人,你这样值得么?

  我点头,说值得,我是个男人,我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我这么说,武舞哭得更凶了,不过无论她怎么流泪,都平稳的开着车子,我怕她担心,就给她说:慢点开,不用急,我还生龙活虎的呢?我现在还能作诗呢,不信我做给你听,你着啊,天上人间舞纷飞,小姐追,嫖客随,今夜与尔共双飞……

  武舞红着眼睛瞪了我一眼,说:你真恶心。

  我咬牙,说咋了,恶心你也喜欢不是么?

  我俩这么斗着嘴,不知不觉就到了医院,武舞搀扶着我下了车,站在医院门口,我就看着她哭花了的脸蛋说:要是江家还不甘心,要逼你结婚,我就再抢你一次。

  武舞摇头,那双漂亮的眼睛深深的看着我,说:小情人,无论江家如何,姐姐这辈子都跟定你了。

  听到武舞这么说,我笑了,说:毁掉婚约?不嫁江啸林了?

  武舞说:不嫁,就跟你。

  她这句话,听得我很舒服,感觉这两枪挨得特别值,心里这么想着吧,我就把早已准备好的翡翠镯子拿了出来,然后抓起武舞白皙的手腕,将我妈留给我的翡翠镯子戴在了武舞的手上,说:这辈子,你都是我的。

  我这么把翡翠镯子戴在武舞的手腕上,她又流泪了,我蛋疼,问她咋还哭呢,她说觉得自己幸福死了!我咬牙吸嘴,说得了,赶紧扶我进医院,不然我要死了,你就成寡妇了

  武舞骂了我一声乌鸦嘴,就赶紧拉着我进了医院。

  我必须马上进行手术,武舞一路跟随我到了手术室门口,告诉我要一定要好好的,她会一直在门口那里等着我,这个时候,我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了,毕竟是近距离的两枪,我的双腿受了很重的伤,血流了不少,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答应她的。

  等我被推进手术室之后,我已经完全昏迷了过去。

  我仿佛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一般,梦见了我妈,梦到了我爸,梦到了表姐,梦到了武舞,梦到了我生活中遇到的很多人。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间独立的特护病房内。

  麻醉过去,我是被腿上传来的疼痛给疼醒的,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就看到坐在我床边,红着眼睛的武舞,以及站在窗子那里,好像在思考什么问题的表姐。

  见我醒来,武舞那双漂亮的眸子一下子就充满了神采。

  对我说话的声音很温柔,“你醒了?”

  我点点头。

  武舞就把表姐喊了过来,说你表弟醒来了,表姐走过来之后,见我醒来,她也松了一口气,说我失血过多,输了不少血。接着,表姐就让武舞回去休息,武舞摇头,说不去,她要陪我。

  表姐瞪了她一眼,说:你看看你的眼睛都红成什么样了?赶紧回去休息,还有,你这身婚纱赶紧去换掉,这里有我呢,不用担心。

  看到武舞的眼睛很红很红,布满了血丝,我就知道这傻女人可能一直没睡着,都守着我,我心疼得不行,就让她赶紧回去休息,武舞还是不想回去,最后我板下脸,她才嘟着嘴回去的。

  等武舞走了后,表姐坐到病床前,美眸闪烁了一阵,说:表弟,行啊,在婚礼现场直接给了自个两枪,够霸气,把江家人都给镇住了。

  我苦笑,指了指躺在病床上的自己,说这就是霸气的后果。

  表姐就问我还疼不?

  看的出来,表姐表面上虽然没表现出来,但从她的眼神深处,我看到了她的担心,就摇头,说这点疼我能忍。

  表姐嗯了一声,说那就行,男人嘛,多磨练多吃点苦是好事。

  接着,我就问表姐我和武舞离开婚礼现场之后江家人的反应,表姐哼了声,说能有什么反应,小舞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你说出我愿意了,江家人的面子上都挂不住,我想江啸林不会提婚礼的事情了,毕竟男人都是要面子的。

  我嘿嘿了两声,说姐,武舞现在已经答应无论如何都不嫁别人,跟我,就算武家还想为武舞安排另外的家族联姻,武舞也不会同意。

  听我这么说,表姐就皱眉,看了我一眼说:表弟啊,你可别先得意,武老爷子很反对你和小舞在一起,估计你还要有麻烦。

  我点点头,说无论有啥麻烦,我都不怕。

  接下来我在特护病房的几天,都是武舞陪着我,表姐时不时会来一下。

  在特护病房呆的第三天,我正抓着武舞的小手玩的时候,两个人闯了进来,是武隆和黎俊,黎俊见了我,直接就大吼一声,一边冲过来一边咒骂着:张成,我要杀了你。

  于是,可怜的黎大少被武舞给踹了一脚,问他是不是想去西藏享受酥油茶和糌粑?

  黎俊马上就蔫了。

  武隆过来之后,看了我一眼,然后看向武舞和黎俊,说他有话要对我说,让他们先出去一下,武隆发话,黎俊乖乖的出去,不过武舞却不怕他哥哥,身子动都不动一下,反而瞪了她哥哥一眼,说:武隆你休想欺负人!

  武隆苦笑,说:我找张成有正事。

  武舞哼了声,没有走的意思,我想了想,就劝说让武舞出去。

  等武舞离开之后,武隆就看着我,说:我爷爷让我来给你带句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求订阅,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