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口血吐出来后,胸口那里还是憋得难受,血气不停的上涌,我深深吸了两口气之后,才压制了下去。

  此时此刻,我内心深处是充满震撼的!

  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竟然这么强,都说拳怕少壮,所以我才没有重视这个老头的,但他身上蕴含的力道仿若千斤,顶得我没有任何还手的能力!

  高手!

  自从跟易湿学了武之后,我第一次遇到如此强劲的高手,就连衣冠禽兽,也未必是这个老头的对手。

  武舞见我被打得倒飞出去,就朝我冲了过来,她的表情都快急得哭了,赶紧把我从地上扶了起来,问我有事没?

  酷匠Yc网%%唯一l正版●,其他都}是,y盗版

  我摇摇头,脸色有些苍白,说不碍事。

  武舞狠狠瞪了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一眼,骂他说:林伯,你出手怎么这么重?

  那个林伯面对武舞的质问,没有说话,而我站起来之后,深深看了武家人一眼,然后对武舞说我们走吧,武舞就搀扶着我出去了。

  我不知道的是,等我离开之后。

  武老爷子带着武建军上了楼,进入了书房之中。

  武建军脸色有些难看,坐下之后,就说:爸,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看得出来,张成那孩子对咱们家小舞是真心的,没必要闹成这样吧?

  武老爷子缓缓摇头,说:建军啊,我虽然老了,但我脑子还没坏,我不傻……小舞这丫头从小就懂事,武家的第三代人当中,想你大哥,二哥养的那些小子,除了有事的时候来看看老头子我,平时哪里会给我打个电话?但小舞这丫头不一样,还记得六年前我做手术那会么,小舞这丫头一直在病床那里守着我,张成那小子说得很对,我都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这面子还值几分钱?为了小舞的幸福,我毁掉这场婚约也无所谓,大不了以后不见江家人。可是,小舞爱上的是张成,这小子是张鸿才的儿子,张家的仇人太多,张成的妈妈为什么会死?就是因为这个,说实话,张成那小子虽然嫩气了一点,但被张鸿才培养得不错,可是他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小舞要是跟了他,我怕……哎。

  武建军听完,叹了口气,说:爸,你是担心小舞会成为下一个唐幻秋吧?

  武老爷子点点头,说:不错,小舞要是嫁给江啸林,她或许不能幸福,但至少能一辈子平平安安。所以,我就做这个罪人,小舞要恨我,就让她恨我吧!

  武建军苦笑,说:可我觉得,张成和他老子一个样,你今天这么收拾他,他也不可能放弃的。

  武老爷子眼神闪烁了下,摆手说:行了,建军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武建军点头,离开了书房。

  外面的我和武舞,却不知道书房内发生的这一幕。

  离开军区大院之后,武舞一直担心我身子出问题,要带着我去军区总医院拍片子,看看伤到了没有,其实到了外面之后,我的身子就渐渐恢复了,感觉林伯的那一撞,好像并没有伤到我,虽然吐血了,但是并没有伤到我的身子。

  不过看武舞着急的样子,我为了不让她担心,陪着她去了医院。

  她算是西南军区这边的小公主了,人脉广,直接就带我去拍片,拍了后医生说没任何问题,她这才放下心来,然后我俩就一起去吃饭,吃饭的时候,武舞心情很不好,眼睛里充满了哀伤。

  吃过饭,我俩手拉着手一起散步。

  最后到了天府广场那里,华灯初上,给这个天府之国增添了几分迷人的气息。

  武舞整个身子都靠在我的身上,她不说话,我也没说话,我没给她说什么一起私奔的事情,大仇未报,我没私奔的资格,我的出生,注定我不像其他人一样,可以不顾一切的私奔。

  因为武老爷子今天的反应,所以武舞唯一的希望都破灭了,她的心情很不舒服。

  这一点我是知道的!

  看着她哀伤的俏脸,我只是轻轻的捏着她的小手,告诉她一切都有我呢。

  我们一直在天府广场坐到凌晨十分才分开的,她回牧马山蔚蓝卡地亚,我回我的酒店,分开时,她说要我一辈子都好好的,我告诉她没有你,我不会好。

  到了酒店之后,我就开始计划后天,星期六时候武舞和江啸林婚礼时候该怎么做。

  说白了,就是抢婚,破坏他们的婚礼!

  既然武老爷子这么不讲情面,那我也没什么好讲情面的了,反正我的时间多着呢,我相信江啸林作为一个正团级干部,时间应该不多,而我距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他办一次婚礼,我就闹一次,看他能不能办下去。

  而且,婚礼那种公共场合,江家势力再大,他敢现场毙了我?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我就打电话把表姐给约了出来,没想到表姐消息挺灵通的,见了我就问我是不是搞砸了,我点头,说武家老爷子太顽固,只能等明天抢婚了。

  表姐听到我说出抢婚二字,脸上倒没有任何的意外。

  反而是笑了笑,说有意思,那就等明天看你的表现了,不过,姐先告诉你小舞婚礼的地点,在第四城,举办的是草坪婚礼。

  草坪婚礼?

  表姐点头,说是做了两个方案的,天气好的话就草坪婚礼,天气不好就教堂婚礼,明儿天气不错,所以就在第四城举办草坪婚礼。

  我用心记下了举办婚礼的地点,和表姐聊了会之后,就分开了。

  分开后,她看着我说是你的,总归是你的。

  表姐走了后,我就拨通了黎俊的电话,大概那天在武家发生的事情,黎俊都知道了吧,所以很快答应出来见我,见到我之后,可能他感慨他姐武舞的事情吧,问我是不是想喝酒,想的话他陪我,喝多少都成。

  我笑了笑,说喝点酒行,但不喝醉,明天还要办大事呢,接着我就问他能不能帮我弄一支手枪过来。

  听到我的话,黎俊下了一大跳,问我咋了,想不通想自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大家中秋节快乐啊,吃月饼了没?每逢佳节胖三斤!下面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