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我开始脱衣服。

  脱掉衣服之后,我开始脱裤子,最后就剩下一条三角小裤衩。

  等我脱下衣服裤子之后,武建军就看着我的身子,说实话,之前我的身上并没有什么伤痕,但那次和猎狐拼杀,又被威胁四刀八洞后,我身上伤痕挺多的,一眼看上去,有些丑。

  武建军看了我几眼后,说:听说,你为了小舞,吃了四刀八洞?

  我一愣,然后点点头,心里有些奇怪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应该不会是武舞把这件事告诉他的吧?

  他就问:那你后悔不?

  我摇头,说:不后悔。

  他嗯了声,说:行了,把你的衣服穿上。

  我飞快的把衣服穿好,等我穿好之后,武建军让我坐到他对面,等我坐下后,他开始问我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他说武舞比我大五岁,问我会不会爱她一辈子。

  我说会。

  第二个问题,武建军问我:现在还在上学吧,要是把小舞交给你,你会怎么待她?

  我直接说:现在我还在上学,将来会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平穷还是富贵,这些都是不可预测的,但我可以保证,我会疼她一辈子,就算我饿着冻着,也不会让她饿着冻着。

  武建军点点头,然后问我第三个问题:你家里人知道这件事不?

  我点点头,说知道。

  武建军说行了,接着,他就说婚事是老爷子定下的,只有他提出悔婚,那样才可能把婚约解除,所以,我唯一要做的,就是说服老爷子,听到武建军这么说,我就明白,他现在应该站在我这一边了。

  我没想到的是,武建军这一关这么好过,他竟然只看了我的身子,然后问了我三个问题就成了。

  接着,武建军就说要带我去见老爷子,不过在见老爷子之前呢,他给我说了武舞之所以和江家订婚的事情,订婚的时候,武舞才有十八岁,那个时候武舞遭到了绑架,江啸林在营救的过程中出过力,而且不小心还吃了子弹,由于老爷子和江啸林的爷爷是好朋友,所以当时两老人就把婚事给定下来了,武建军说老爷子信守承诺,最重要的是,江啸林的爷爷在两年前因病去世,本来是两个老人一起把婚事定下来的,现在一方已经去世,另一方要想悔婚的话,就显得太那个了。

  我听着,心里一突,武舞,武隆,武建军三人都说武老爷子最信守承诺。我知道,武老爷子那一辈的老人,思想很顽固,要想劝说,可不容易。

  不过,此时此刻的我,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在武建军的带领下,我去见武老爷子。

  武老爷子同样待在一间书房,进去的瞬间,我就被他的书房给吸引了,书房很简单,并不豪华,但收拾得很干净,最吸引我的是摆放的书籍,很整齐,古文学,文化典籍,还有党建之类的一些书籍分开的很明确。

  不过,最吸引我的还是挂在墙上的那一幅字,那副字气势很足,我看了之后竟然有一股帝皇之气迎面而来的感觉,忍不住一看落款,差点把我给吓尿了!

  这武舞的爷爷到底站到了什么高度?

  书房中间位置坐着两个人,两人中间摆放着一个棋盘,正在对弈,这一看,我就知道武舞的爷爷是谁,是那个头发已经完全苍白的老人,另外和他对弈那个,年纪就六十岁左右的样子。

  武舞的爷爷不可能才有六十岁的,武建军是他的三儿子,武建军都快五十岁了,他怎么可能才六十岁?武舞没有具体告诉我他爷爷多少岁,但根据我的推测,至少在九十岁以上。

  没这么个年纪,根本无法拿到他书房里挂着的那副字!

  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竟然还能下围棋,而且坐在那里,一副精神瞿烁的样子,这不得不令我感慨。

  ‘w酷4D匠/☆网唯%一k(正a版=☆,其.)他,M都是0e盗7‘版H

  武建军带我进去后,没有出声,就站在旁边,武建军不出声,我也不出声,一起站在旁边,而武老爷子和那个六十岁的老人,仿佛没有看见我们进去一般,连头都没有抬,依旧在落子。

  我对围棋了解,所以站在一旁看了几眼之后,我就琢磨出了一些东西。

  他们两的棋艺都很高超,但想比起来,武老爷子的棋艺比那个六十岁左右的老头要高上一些,慢慢的,黑子就被攻陷,六十多岁的老头只能举手投降。

  等对弈结束之后,武建军这才开口:爸,我把张成带来了!

  武建军这么说,武老爷子这才抬起头看着我,和武老爷子对视,我感觉自己就像个透明人一般,在武老爷子这个经历过大起大落,别人经历过的他经历过,别人,没经历过的他也经历过,老而不死是为贼,在这个活成精一般的老人面前,我感觉自己啥心思都被看破了。

  武老爷子看着我,目光迥然,凛凛有威,打量了我片刻后,他就开口说:你就是张成?

  我点头,说:老首长,我是张成。

  对于武舞爷爷的称呼,我一路上就思考过了,要是像武舞一样喊爷爷的话,我怕会引起他的反感,喊老头子的话,又太轻挑了,不够尊敬,最后想想还是老首长合适。

  武老爷子就问我:会围棋不?

  我点头,谦虚说:会一点,不精。

  武老爷子说:行,你坐下陪我下一局,要是输了,你就立刻给我离开!

  听到武老爷子的话,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武建军也有些急,赶紧说:爸,你的棋艺我知道,你这不是等于不给张成任何机会么?

  武老爷子哼了声,摆手说:不用劝我,老头子我都快入土的年纪了,脑子早就不灵活,要是他连我这么个脑子不灵活的老头子都下不过,就没资格跟我谈条件!

  脑子不灵活?

  武老爷子的话让我心里暗骂了声,刚刚见他对弈,明显他脑子是很清醒的,而且反应速度够快,棋艺也十分精湛,不过刚刚我看了没几分钟棋局就结束了,虽然我无法推出武老爷子的路数,但是我知道他的棋艺很强,不然武建军不会说出下棋是等于不给我任何机会的话。

  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武老爷子再次开口,他盯着我:你要是没胆量跟老头子我对弈,那就也请你离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没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