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一眼武舞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她滴落在我手臂上的泪水。

  我的双手情不自禁的紧紧捏在了一起,指甲都掐进了肉缝里,我紧紧咬着牙,回去?不,我不回去,我偷偷的跟在武舞身后,然后一路顺着路走到国内到达位置那里,等我走出去的时候,恰好见到武舞和她婆婆上了一辆挂着西南军区车牌的奥迪A6L,扎眼的车牌让我心里的那股子愤怒又冒了出来。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凭什么我不能拥有她?

  我心里堵得有些难受,就从旁边小卖铺那里买了一包烟,蹲在地上狠狠的抽了好几根,我抽烟的时候,有不少黑车司机上来问我小兄弟要去哪之类的,我没来过都城市,对这里不熟悉,他们来问我,我就说去军区大院,好像老百姓都觉得这种地方很神秘吧,所以我这么说,拉黑车的都不敢载我。

  抽完几根烟后,我想了想,就重新跑进了机场里面,用身份证打印出了登机牌。

  虽然我不回去,但我知道武舞很小心,她待会肯定会发短信问我上飞机没有,我还特地用登机牌在机场里拍了照,接着我就打了辆出租车往都城市里赶了进去。

  果然,和我猜测的一样,七点钟的时候,武舞就发短信问我,登机牌拿了没?

  我为了让她放心,就把刚刚拍下的照片发给了她,给她说准备回去了,她见我这样,放心了下来,就回复我说:一路小心,等到了昆南市给姐姐发个短信报平安。

  我给她说成。

  到了都城市中心,我最先找了家快餐店,把饭解决了,之前追武舞,一直没感受到肚子饿,现在到了晚上,才感觉肚子早就饿得不行了,吃了饭之后,我打了车到了天府广场,在天府广场上一直呆着,等差不多十点左右,我就给武舞发短信,说已经安全回到昆南市。

  她回我说要我好好休息。

  我回个嗯。

  我在天府广场那里,看着人流,呆了好久,这才找了一家酒店住下。

  住下后我给表姐打了个电话报平安。

  表姐说她知道了,她似乎很懂江家和武家联姻的事情,说让我小心一点。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对付了早餐,就跑到军区大院那里蹲点去了,整个上午都没有动静,下午的时候也还是没动静,不过在晚上的时候,我见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就是上次大闹金色阳光的那个军区纨绔开着辆中规中矩的帕萨特从里面出来,我等了这么长时间好不容易遇到个熟悉的面孔,哪里会放弃,赶紧喊了两出租车就跟了上去。

  我一路跟随,最后到了九眼桥。

  黎俊在一处酒吧前停下,他下了车之后,就叼着根烟站在酒吧门口那里,东看西看,好像在等人。我看了几眼后,就直接上去了,黎俊眼尖,我还没走近,他就见到了我,他看到我之后挺意外的,哟呵了一声,就过来一拍我的肩膀,说:你叫张成对吧?

  我嗯了声,说真是巧啊,在这遇到你。

  黎俊说真是太巧了,他的话音里,有些意味深长的味道。

  说完,他就说要我一起玩玩呗,我说成,就跟他站在门口那里,抛了跟烟给他后,我就问他等什么人?

  黎俊笑笑,说一个女人。

  R酷J$匠、网TF首◎A发

  我俩站在门口那里等了没一会呢,我就见到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女孩过来了,这个女孩的年纪恐怕就十九岁最多不超过二十岁,应该是个刚刚上大学的大学生,脸蛋漂亮,气质清纯,给人一种邻家女孩的感觉,她见了黎俊之后,就主动过来挽住黎俊的胳膊,接着黎俊介绍我的时候,她还甜甜的对我笑笑。

  接着,我们就一起进了酒吧。

  找了个安静的位置坐下后,我们就开始聊天。

  聊天的过程中,我知道了这个女的叫林夕,是川音大一年级的学生,按照我对黎俊这种大纨绔的了解来说,他的个性应该属于那种比较疯狂,来夜场的话应该叫一群年轻男女一起疯,不过挺出乎预料的,我们一起坐在酒吧里聊了会,嗑着瓜子,差不多十点钟的时候,林夕就和黎俊说要回学校了,我们三就离开了酒吧,一起上了黎俊的帕萨特,把林夕送回了学校,后面黎俊问我想不想去吃点东西,我说成,黎俊就带我去吃了烧烤。

  路边摊的那种,看的出来,这个黎俊虽然纨绔,但挺接地气的。

  坐下之后,我俩喝了口啤酒,他就笑眯眯的看着我,问:你是为了我姐来的吧?

  听他这么说,我有些惊讶,他见我这样,笑了笑,说:在金色阳光的时候,我就感觉我姐看你的眼神不对劲了,我挺了解我姐的,所以,看她的眼神,我就能够明白,我姐马上就要大婚了,你突然出现在这里,我还能猜不到?

  接着,他还说:刚刚在九眼桥偶遇,也是你故意整出来的吧?

  黎俊这样的表现,让我越发对他这个大纨绔感到吃惊,看来,他和其他不学无术的纨绔不一样。

  我点点头,直接告诉他说:我在军区大院门口那里蹲点了一天,就看到你,就跟上来了。

  黎俊哈哈一笑,然后皱着眉头说:其实,我也对这种联姻特别反感,不瞒你说,我父母和我找了个媳妇,她老子某个省的一个封疆大吏,一把手,人嘛,长得也还行,可是我不喜欢,但我爸每次都逼我去和那个女的约会,我也挺烦的。

  我笑了笑,问他说你喜欢的是林夕吧?

  黎俊点头,说没错,他说他和林夕认识很有戏剧性,半年前他和军区另外一个纨绔飙车,挺疯狂的飙进了川音,他的车差点撞到了林夕,把林夕给吓得书本都掉在了地上,他就一见钟情了。接着,他又说林夕出生普通,父母都是工人,现在他都是偷偷瞒着家里人和林夕在一起,要是被他父母知道了,肯定要把他们拆散。

  说完后,他点燃一根烟狠狠的吸了一口,看着我说:我姐不喜欢江啸林,她要是嫁给了江啸林,肯定不会幸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我昨晚睡到三点钟的时候头突然疼得像要炸开一样,一直疼到五点多才舒服了点,早上起来和我妈说了后,她揪着我去医院看医生,医生的诊断结果是过度劳累,精神紧张压抑而诱发神经性头痛,想想码字这几个月除了上班就是码字,我就没好好休息过,年纪轻轻腰肌劳损,现在又神经性头痛。职业作者有休息时间,可我没有,不想拼出一身病,以后的更新可能会减慢,望理解。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