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样在机场里唱歌,有点像卖唱,不过机场里是不允许有人卖唱的,流浪歌手也是要赶飞机的人,唱完歌之后,我就把吉他啥的交给了流浪歌手,然后站在原地慢慢的等候。

  我希望武舞她能够出来,见我,哪怕是见我一眼都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我嘴里呢喃着,为什么不敢出来见我,为什么不敢出来见我。

  在我都快要放弃的时候,我突然听到第三道安检口那里,有个安检人员急声说这位小姐你慢点,我情不自禁的抬头,就见到了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一幕。

  安检人员嘴中的那位小姐正是武舞。

  我抬头这么看过去的时候,她恰好站在安检门口那里看着我,她原本那很美很美的脸蛋都哭花了,眼睛很红很红,我俩这么对眼,这种感觉就像一起玩双人蹦极的那次一样,仿佛整个世界就剩下了她和我,周围的一切都已经消失不见,我们的眼里就只有彼此。

  我看到她,身子激动得颤抖起来。

  O@酷_@匠_网/2唯d一d{正版*,)@其~G他$都S是jm盗7版

  可是,在我脚下步子一动,要朝她跑过去的时候,她用哭得很红很红的美眸看了我一眼,然后毅然走了进去,留给我一道背影。

  我发了疯的冲过去,那个机场的工作人员阻止了我,说这是机场的规矩,不让我进去,此时我真想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但我想我要打了人,事情闹大了肯定就见不到武舞了,所以飞快的退后,同时拨通了我表姐的电话。

  嘟嘟两声表姐的电话就通了,我直接就问表姐知不知道武舞要飞去哪里?

  表姐告诉我说知道,我就赶紧说能不能帮我搞一张武舞那个航班的机票,表姐嗯了一声,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表姐给我打的电话,她就让我站在第一道国内入口安检那里等着,会有人带去去取机票。

  我挂了电话后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超过了换取登机牌的时间,而且机票也不知有没有卖完,不过我相信表姐的人脉,她应该可以帮我快速搞定。

  果然,站在原地等了十分钟,就见到一个级别挺高的机场工作人员过来找我,他和我客气的打了招呼之后,就把我的身份证取走了,没一会他就回来了,把身份证还给了我,同时给我带来了登机牌。

  看了一眼目的地,我有些吃惊。

  航班的目的地是都城市,西南军区的总部。

  不过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我不敢耽搁,对给我兑换登机牌的工作人员说了声谢谢后,就跑过去安检,安检完之后,我就跑向二十六号登机口。

  我穿个拖鞋,不要命的在奔跑着,引起了不少旅客的注意,估计都当我是个疯子吧,不过我并不在意,现在我的脑子里就只有武舞的影子,别人怎么看我,我才不管呢。

  等我拼了命的赶到二十六号登机口的时候,时间刚刚好,我是最后一个登机的。

  我登机牌上的座位显示经济舱的,45号k座位,恰好是靠窗位置,我寻思可能我这张机票是最后一个位置,进了飞机之后,我并没有急着找我的位置,而是我一路走着,不停的看着走道左右两边的人,扫视着武舞的身影,按照我的预料,以武舞这个小富婆的财力,她应该会订个头等舱的机票,但是我走了一段路的时候,意外的见到了武舞的婆婆,她就坐在靠走道的位置,可更让我意外的是,她坐的位置恰好是45号那里。

  这让我有些吃惊,暗里寻思武舞的婆婆不是过年去了么,难道她又回来揪着武舞回去的?

  武舞的婆婆脸色很不好看,可能是他听到我之前发的机场广播了吧,不过她见我在他面前停住之后,就主动问我里面靠窗空着的位置是不是我的,我赶紧点头说是,武舞的婆婆就起身让我进去。

  看到她这样,我顿时就明白了,我在大厅给武舞唱歌的时候,她应该没看见,不然要见了我,估计早就发飙了,还有一点,上次在茶室碰到了武舞和她婆婆,虽然我坐旁边,但武舞的婆婆肯定认不出我来,这就像你在大街上随便看见了个人,总不能几个月后还能认出来吧?至于武舞,我猜她和她婆婆可能早就进安检了,武舞是听到广播之后,偷偷出来看我的,但她又不想让我发现,所以就躲在暗处偷偷的看我,听我给她唱歌。

  武舞婆婆起来让我的时候呢,我眼睛就往更里面看去,之间武舞正站在卫生间门口那里,用纸不停的擦着脸,看到她这样,我心里不禁一疼,这傻女人,她还在哭呢。

  我为了不想让武舞的婆婆发现端倪,就赶紧坐下了,而且她让我的时候我本该说声谢谢的,但又怕出声后被她给认出来,所以直接就没说,坐下之后,我心情变得很激动,我知道武舞马上就要过来了,她看到我之后,肯定会大吃一惊吧。

  果然,没一会呢,我就听到高跟鞋的声音。

  紧接着,那股子熟悉,让我迷醉的香味就传到我鼻子里,武舞的婆婆见武舞来了后,就起身让着她进来,这一刻,武舞见到了我。

  她那双哭得红红的美眸直接就给瞪圆了!

  不过还好,由于她婆婆是站起来让她,所以她表情变化的这一幕她婆婆没有看到。

  惊讶过后,武舞掩饰得很好,坐下的时候,她的神态已经快速恢复,她坐在我旁边,身上那股香味更加浓郁,我深深的吸了一口,就感觉自己最珍贵的东西又在自己身边了一般,原本堵得难受的内心,这一刻变得有些开心起来。

  飞机准备起飞,已经开始播放救生常识。

  系好安全带,我转头看着武舞,看着她那张美极了的俏脸,她的眼睛还是很红,睫毛都还湿润着,估计是泪水浸湿的吧,这么看着她,我心里特别疼,趁着她的婆婆不注意,我就偷偷抓住了她的小手,死死的抓住,不想放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今天没有了,操蛋的爱情,写着写着想到了曾经出现在我生命里的某个女人,心里堵得慌,想去喝酒,有人在建水么?来紫阳烧烤,我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