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百零九章 追武舞

  就穿个拖鞋的我飞快跑到操场上,上了奔驰车后,我就往外面狂飙而去,本来从凤凰村到我们县城需要四十多分钟的,但我的速度很快,不到二十分钟我就开到了县城,我们来的时候就开着这辆车过来,所以我肯定武舞是坐汽车或者打车前往昆南市的,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应该已经在去昆南市的路上,或者说都要到昆南市了。

  所以我没有进县城,直接就演着临安大道上了进了高速路。

  我现在满脑子里都是武舞那傻瓜,她对我的好一幕幕的闪现在我的脑子里,我一边开车,一边骂自己真像个猪头一样,连她的心意都没明白。

  我高速路上,我的车子飙得很快。

  几乎是飞一般的奔驰,可是今儿老天好像真的要和我开玩笑一般,路才走了三分之一左右,车子就没油了……要是在平时,我肯定会注意车子油的问题,可是今天开车冲出来的时候,我脑子里都是武舞,都没注意到油够不够的问题,就直接上了高速路。

  所以,最后,车子完全没油了,就停在了高速路上。

  我们临安县到昆南市就一个加油站,而且那个加油站靠近昆南市,距离我现在的位置还有一百多公里呢,我下了车,忍不住狠狠踢了车子一脚,大声骂了几句之后,没办法,我只能拦车子,连续招手,可是从高速路上经过的车子都没有停下帮忙的意思。

  现在的国人,都怕惹麻烦,所以见了陌生人很少愿意有人帮忙。

  我寻思时间再这么耽搁下去,可不是办法,于是我直接站在了高速路中央拦车子,在一般的路拦车和高速路拦车有很大的差别,高速路拦车很危险,因为高速路上车子的速度都是很快的,万一司机一个不小心没来得及踩刹车,那命就得玩完。

  可是,想到武舞那娘们,我也顾不得许多了,直接站在高速路的中央拦车。

  一辆大众速腾的私家车朝我开了过来,我就这么站在路口挡住他的去路,那辆大众速腾停下,车子上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他停下身子后,摇下车窗,挺客气的问我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我就问他车里的油够不,要是多的话可不可以卖一点给我,我告诉他我车里有皮管,可以把油吸出来。他摇头说要是把油给了我,他的车也开不到一百公里外的加油站了,我就有些急眼了,想了想飞快的说不如这样,让他帮忙载我到昆南市,他看了我停在路边的奔驰车一眼,可能是他见我不想坏人吧,想了会就点头说成。

  上了车之后,我给表姐打了电话,告诉她我车没油停在高速路上的事情,她说她会处理,接着我就赶紧给我武舞打电话,在凤凰村发动车子的时候我就给她打了一个,没打通,现在我打,还是没打通。

  可能是见我打电话挺急的吧,三十多岁的车主就问我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这么急着赶去市里?

  我点点头,告诉他去机场找人。

  他看着我的脸色,可能猜到了一些东西,一边开车就一边问我是不是找女朋友?车主这么问,我愣了下,武舞和我没有确定过关系,她叫我小情人,但现在我知道她爱我,而她在我生命里也占据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所以就点头,说是。

  车主顿了顿,他看上去不像一个能说会道的男人,但路上竟然缓缓给我说了他的事情。

  他说他永远都记得那个晚上,他妻子洗澡后对他说我脚上怎么多了一颗黑痣,他说他是个毫无医学常识的人,所以觉得是妻子大惊小怪,他和她妻子的生活很和谐,很安逸,他在公司任了高职之后,每天朝九晚五的出差,有时候一走就是两三个星期,而她妻子则是全职太太,照顾家里的老人和他们的孩子,他说他们不知道浪漫是什么,但夫妻之间的感情一直很好。

  可是,妻子脚上的黑痣是他噩梦的开始,后面诊断了下来,是皮肤癌,死亡率达到百分之九十的凶险癌症,没多久,他妻子上的腿上,胳膊上就都和医生预言的一样,长出了黑痣,他的妻子住院了,没有妻子的家,变得冷冷清清,厨房里没有了热气,家具上蒙了灰,家里的东西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他每天都习惯了妻子的照顾,微波炉那些她都不会用,甚至连平时用的日用品,他都不知道从哪个抽屉里找。

  他告诉我,自从妻子住院,他就开始请公休,请事假,尽力多陪他妻子,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一个男人无论在外面多风光,如果没有一个家,家里没有一个体贴的妻子,就算挣再多的钱,在外面的风光也是空的。在他妻子病情恶化的时候,有个熟人告诉他羊城有个专门治疗皮肤癌的医院,有类似病例在那里治疗好的,但费用很高,要三十多万,他说当时他把这个消息告诉妻子的时候,她妻子告诉他想活下去,想看着他们的孩子长大,他说他那一刻,才知道他们是世界上最最相爱,最最适合做夫妻的男女,她要活,他要她,他们要一起变老,所以他带着妻子去了羊城,当时还有同事劝他放弃,别到时候人财两空,他告诉我,说这种话的人是没有体会过亲人即将要离去的悲哀,就算有一线生机,哪怕是花六十万,一百万,把房子卖了车子卖了,能够救活妻子,他也心甘情愿。

  他说后面带着妻子去了羊城的医院,住了三个月,那三个月,是他结婚以来和妻子度过最亲密的日子,朝夕相处寸步不离,常常一起笑一起哭,三个月里,她妻子身体越来越弱,疼痛症状开始显示了出来,他的妻子整夜整夜的睡不着,止疼针都起不了作用,说到这里,他竟然哭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大老爷们流出了泪水,说他当时正的恨不能代替妻子去承受那种痛苦。

  后面他们一起绝望的回家,她妻子开始给他交代后事,那时候他才知道家务事这么繁琐,他妻子去世前的三天,还教他怎么使用洗衣机,他说洗衣机结婚时候就买的,可一直是她妻子在操作。他说他妻子去世那天,他告诉儿子,妈妈去了另外一个地方等我们,将来他们还会在那里团聚,妈妈依旧是妈妈,爸爸依旧是爸爸,他依旧是我的儿子。

  他说没有妻子的日子,仿佛天都塌了,没有了妻子,他们父子失去了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快乐!

  最后,他告诉我说他是一个不擅长表达感情的人,自从结婚之后都没和妻子说过爱这个字,他说如果妻子能重新活过来,他愿意对千百遍的对妻子说爱,他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在他的爱妻健康的时候,多说几声我爱你。

  B最新章节'w上)酷¤匠v'网-

  车主说完他故事的时候,已经泪流满面,看着我感慨说:年轻人,好好珍惜该珍惜的人吧,不要等失去了,才知道她的美好。

  听完车主的话,我情不自禁的想到了武舞,这傻娘们一直在默默的对我好。

  我好舍不得她,不想失去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 说:

  第三更!

书库 目录 36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