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整个人,好像没了灵魂一般,就剩下一张躯壳,这么无力的颤抖着身子坐在院子里,满脑子里到处飞舞着武舞的影子,她的一颦一笑,现在想起来,都是那么令我怀念。

  之前她对我的大胆开放,让我享受得理所当然,可是现在她走了,我才发现,不知不觉,她在我内心深处占据了一个重要的位置,没有她,我的世界天塌地陷。

  在我大口大口的呼吸,仿佛每呼吸一口空气,浑身上下都充满疼痛的时候,表姐不知不觉来到了我的身边,她轻轻的摸了摸我的脑袋,柔声说:怎么了?

  我紧紧捏着拳头,看着表姐说:姐,我心好痛。

  表姐笑了笑,在我旁边坐下,还是轻轻的摸着我的脑袋,说:表弟啊,你现在长大了,有些事情可以自己做决定,既然心痛,那为什么不追求自己所爱的东西去呢?

  我自嘲似的笑了两声,说:姐,她不属于我。

  *酷…匠网首}发

  表姐微笑着摇摇头,缓缓说:傻弟弟,还记得你那辆奔驰S65L的车牌号么?

  我怔了下,说记得啊,是52306,怎么了?

  表姐轻笑着说,这个号码是小舞给你落的吧?我点点头说车子是她帮忙落户的,表姐看了我一眼,问:你真没发现车牌的古怪?52306的意思你不明白?

  52306的意思?

  听表姐这么说,我情不自禁的愣了下,嘴里就连续念了几遍,以前初中时代,小狗要给邹子玉表白的时候买了本数字谐音大全,里面讲述过每个字代表的含义,之前武舞给我车牌落户的时候,我没想这么多,可是现在表姐跟我讲了后,我认真念了几遍车牌,我的双手就完全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52306,52306,代表的意思就是:我爱上你了!

  我的脑子里情不自禁的想起了上武舞刚刚给我带车来的时候,我还问她为啥不给我搞个66666的牛车牌,我记得武舞告诉我没那个必要,可是现在表姐这么一说,我才顿时明白了过来。

  想到这一层,我很快想到了最近这段时间武舞的不对劲,从看日出的时候,她说再不拍照以后就没机会了,然后是过年这段时间,除夕夜放烟花的时候,她说烟花虽然旬烂只是一瞬间,回忆虽然美好只是曾经,她说她会珍惜眼前的幸福,还有,一起去临安古城逛街的时候,她看到情侣戒指就痴了,看到同心锁就痴了,还有昨晚天缘桥的时候她的反应,以及快到门口的时候问我会不会忘了她。

  我一巴掌抽了自己一个耳光,骂自己蠢蛋,怎么就这么傻呢!

  表姐见我抽自己耳光,眼睛就看着我,说:明白了?

  我重重的点头,说:明白了。

  表姐轻声笑,说:小舞是爱你的,她的心早就属于你,只是你一直都不知道而已。

  表姐说完后,我爸不知啥时候呢,也走到了院子里,他给我抛了一支烟,这是他第一次给我抛烟,我没有烟瘾,只是必要的时候吸一根而已,这些天在家,我爸经常抽,但我一根都没抽过,我接过他抛给我的烟,点燃后狠狠的吸了一口。

  我爸看着我,缓缓说:张成,还记得你妈临死前说的话么,她说她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个真心对你,能够对你好一辈子的女人做老婆,不管她贫穷还是富贵,也不管她漂不漂亮,只要能够对你一辈子好,那她就是咱张家的媳妇。

  我点头,说记得。

  我爸笑了笑。

  他的笑容让我有些意外,我很久没见他这么笑过了。

  我爸笑完后,就说:我和武舞接触的时间不长,就过年这几天,但我活了这大半辈子,大起大落,经历过无数的人,见惯了人性的美好,也见多了人性的丑陋,爸看得出来,武舞这丫头就是会对你一辈子好的女人。

  说完之后,我爸看着我,说:我希望,她能成为我们张家的媳妇,我想,这也是你妈愿意看到的。

  我愣了愣,然后眼睛就盯着我爸:爸,你的意思是?

  表姐轻笑,说傻表弟啊,姨父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实话告诉你吧,小舞的婚期马上就要到了,你要再不做出点什么来,那么她就真的不再属于你,懂?

  我瞪大了眼睛,然后情不自禁的抓住了表姐的手臂,说:姐,你说啥?婚期?武舞她不是结婚了么?

  表姐轻轻摇头,说:按理说她两年前就结了,可是由于一些原因,就拖了下来,所以并不是真正的结婚,只能算订了婚,就在昨天,她的婆婆和家里人已经给她打了电话,催她回去了。

  听到表姐这么说,我激动得浑身颤抖:这么说,我还有机会!

  表姐点头,说:有。

  我爸看了我一眼,说:昨天晚上和你聊天的时候我还忘了告诉你一点,当初你妈妈是名满天下的大家闺秀,追求他的富二代官二代军二代红三代都可能排成一个加强团,那个时候,我吃了上顿没下顿,还记得第一次约你妈出来的时候,我们吃的是冰棍,没错,那个时候的我就只有买冰棍的钱,连一顿饭钱都没有,当时你妈也收到了无数的阻力,可是最终,她还是成了我们张家的媳妇,爸说的意思,你懂?

  我重重的点头。

  表姐看了看时间,说:小舞是四点半的飞机,现在才十点钟,赶过去你还来得及。

  我深呼了一口气,看了表姐和我爸一眼,然后说我去了,我就飞快的往外面跑了出去,跑到院子门口那里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什么,飞快的跑回厢房,然后把我妈留给我的那个翡翠镯子给带上了。

  我连外套都没穿,下面也还穿个拖鞋,但我都没忙得没换,就飞快的冲出了院子,现在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心里就默默喊着:傻瓜,等我!

  我不知道的是,等我离开后,老家院子里。

  表姐看着我爸,说:姨父,这样选择,张家又要多了一个强大的阻碍。

  我爸沉声道:他想得到多好的女人,他就得吃多大的苦。准备一下,我会亲自走上一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第二更,继续求订阅求撸和追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