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山上陪我妈呆到下午,坐在坟前那里,自言自语的和她说了很多话。

  一直到吃下午饭的时候,我才下的山,下山之后回去后,我见武舞正带着大黑在院子里玩闹,表姐正在做饭,我爸呢,没在家里,武舞见我回去后,借着表姐在厨房的时间,就要来上抱我,跟我亲热。

  我偷偷摸摸的跟她亲了下嘴巴后,就问她我爸呢?武舞摇头,说她也不清楚,说我爸从山上下来呆了会后,就负手离开了,我寻思应该是是村子里串门子了吧,也就点点头,过去问表姐饭好了没?

  表姐点头说快了,等你爸回来,差不多就能够开饭了,她说让我们等下,她把最后的几个菜热一下。

  更新*最\快上酷¤匠%网h

  我有些无聊,就钻进了我妈小时候教我练琴的厢房,只要在家里,我心情不平静的时候,就会跑来这间厢房呆一下,来到这间厢房后,我就会看我妈留下的东西,她留给我最珍贵的两样东西,一样是伏羲氏古琴,另外一样便是一个翡翠手镯,她在世上的时候天天都带着手上,那个手镯是我爸年轻的时候送给她的礼物,我临死前说手镯留给我,让我交给她未来的儿媳妇,我妈临死前,她给我说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我可以找到一个能爱我一辈子,待我好一辈子的女人做老婆,她说你要遇到那么个女人的时候,就把手镯送给她,那她就是张家的媳妇。

  对于翡翠手镯,有那么一句俗语,叫内行看种,外行看色,翡翠手镯中,种水最好的就是玻璃种翡翠手镯,而我妈留给我的这个手镯,就是玻璃种翡翠手镯。

  我正拿着我妈给我的翡翠手镯发呆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阵熟悉的香气,接着我的眼睛就被一双温软的手蒙住了,这双手的眼睛让我猜猜她是谁,我有些好笑,也没回答她,直接就说:傻。

  武舞哼了声,放开了我,嘀咕说没情趣。

  接着武舞就见到了我手里的翡翠手镯,她情不自禁的说这镯子真漂亮,我嗯了声,说这是我妈留给我的。

  后面我们在厢房里呆了会,我爸就回来了。

  他和我猜测的一样,去串门,和村子里的一些老人聊天去了,现在他回来,表姐就把菜端了出来,说开饭了!

  刚刚坐下,我还没吃一口饭呢,我就觉发现有人在蹭我的腿,有蹭腿毛病的一个是表姐,另外一个就是武舞,我低头一看,发现是武舞的白嫩的小脚,毕竟这桌子属于那种小桌子,她要是动静闹大了,肯定要被表姐和我爸发现,要是发现了,我还真不知怎么面对,就忍不住瞪了武舞一眼,示意她别闹。

  武舞见我瞪她,不乐意的嘟了嘟嘴,然后也没在跟我闹,乖乖的吃饭。

  我爸又要让我陪他喝酒,依旧是从村口小卖铺打的老白干,价钱便宜,但酒劲十足,我陪她喝了好几杯,让武舞小少妇都忍不住说我伤还没好透,不要喝那么多,我爸听武舞这么说,就哈哈笑了声,说行,就不让我继续喝。

  说道我伤的关系吧,武舞就主动开口和我表姐说起了我被刺杀的事情,她说一定要查清楚,不然以后我还会很危险,说话的过程中,武舞眼神里满是担忧。

  表姐听武舞这么说,也皱了皱眉,然后她就看向我爸,问:姨父,这件事确实是个麻烦,你给我们分析过,是江湖上有人开出了高价暗花,要杀表弟,可是谁是开暗花的幕后人?这一点查清楚至关重要,要是不查清楚这一点,表弟每天的生活都要提心吊胆,而且,并不是每次都会这么幸运。

  我爸慢慢的喝了一口酒,然后缓缓开口:张家的仇人很多,根据你们说的,连续刺杀的人应该是一个很严密的杀手组织,而且听张成说的,他们的口音都不是本地人,所以高价开暗花的幕后人应该不是本地人。

  我爸这么说,我们三都有些惊讶。

  张家的仇人,我爸比我表姐还要清楚,所以我们三都认认真真的听着。

  我爸顿了顿后,看了我一眼,说:咱张家最大的仇人,姓蒋。

  蒋?

  我愣了下,然后死死捏住双手,问他:我妈的死,也和姓蒋的有关?

  我这么问,我爸沉默了下,微微摇头,说这个他还在调查,不敢肯定,但我被追杀的事情,十有八九和姓蒋的有关。

  我还想问我爸那个姓蒋的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时候,我爸就没说话了,他说喝得有点多,要出去走走。我爸走后,表姐和武舞收拾东西,我呢也就走出去,到了小狗家,小狗已经回来过年了,我去的时候他们家正好在吃饭,邹子玉也在,见我去了,小狗就拉着我要我喝酒。

  之前我和我爸喝酒武舞说我,现在武舞没在,我就陪着小狗喝了两瓶啤的。

  小狗跟我透过气,说不要把他混的事情告诉他父母,所以我聊天的时候对他工作的事情只字不提,后面聊到了邹子玉上学的事情,邹子玉说她会继续读大学,不过等毕业后会来昆南市工作,和小狗在一起。小狗父母就说小狗要赶紧努力了,赶紧赚钱在市里买房,等将来结婚也有个窝。

  当初小狗受伤住院,都是因为邹子玉,现在可能是见邹子玉最终和小狗走在一起吧,所以他的父母也都支持两个年轻人的决定。

  后面我和小狗,还有邹子玉三跑到村口操场那里,带着我们村子里的那群小子放起了鞭炮,小时候我和小狗都属于很淘气调皮那种,每到过年放鞭炮的时候,都喜欢把鞭炮扔进猪圈啊,鸡圈啊之类的家禽家畜的窝里,整个村子都闹得鸡飞狗跳,被村民们追着打,现在和村里的这群小子放起了鞭炮,倒让我们回忆起了小时候无忧无虑的日子。

  人啊,越长大越会怀念过去,青春期怀念童年,等中年又回顾青春,但论最快乐最无忧无虑的时光,还是童年那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