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知天命的工作人员继续和我们说,最让他好笑的是两年前的一对情侣,一个小时前才刚刚挂上的,后面发生了矛盾就让他给夹断了,发生矛盾的原因好像是在争论将来结婚了吃豆腐脑的时候,要选择甜的还是咸的。

  他说了会后,把刻着我和武舞名字的同心锁交到我手里,给我说等你们成家结婚了,到时候夫妻生活会有不少矛盾,每个人都有缺点,到时候缺点坦诚相待,肯定有看不顺眼的地方,到时候就要看我们怎么处理,真正的夫妻,小事吵闹很正常,床头吵架床尾和,吵一辈子,也恩爱一辈子的夫妻多得是,结婚生子,不就是从爱人转变为亲人,然后一辈子相依为命么。

  我知道,他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和我们说这番话的,五十而知天命,知天命的年纪,看透的东西比我们多得多。

  那个工作人员给我们说这番话的时候,武舞的眼睛又红了,等我拉着她过去准备挂锁的时候呢,我就问她咋了?怎么就哭了呢?武舞轻轻摇头,说没啥。

  接着,我们找了一个很好的位置,我俩一起把同心锁给挂了上去,然后按下锁,锁在了上面。

  文笔塔下方就是临安古城的小桂湖,很多情侣在这里挂了同心锁之后,都会把钥匙远远的扔进小桂湖里,让人永远也找不到,钥匙一共有两把,我和武舞一个人一把,挂好锁之后,武舞就把钥匙交给我,说让我扔远一点,我给她说好嘞,然后用力一甩,两把钥匙飞快飚射而出,远远落进了小桂湖。

  就算要想捞,也是大海捞针,完全捞不到。

  扔掉钥匙之后,武舞抱着我胳膊的手松了下,接着她就把下午的时候我们接吻大赛赢得的情侣戒指拿了出来,她自己拿着男式那颗,然后把女式那颗交到我手里,问我能给她戴上么?

  我就给她开玩笑说要戴上,你可成我的女人了!

  武舞嘟着嘴,说你要愿意就给我戴上,不愿意就不要帮我戴,赶紧的。

  我笑了笑,就把她粉嫩柔软的小手抓起来,看了看后,我觉得戴在无名指位置最好看,就给她轻轻戴在了无名指的位置。

  我没关注过戒指,所以不知道戒指戴在每个手指的含义,我就觉得她戴在无名指上比较好看,就给她戴在了无名指上。

  我给她戴上后,她也拉着我的手,说要给我戴上。

  我就把手递给她,她也给我戴在了无名指上,接着,我俩就一起站在文笔塔上,看着小桂湖上的各种灯笼,也有各种轻舟在小桂湖上优雅的摇曳划动,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个卖同心锁的工作人员都默默的离开了,我看了下时间,都晚上的十点半多了。

  好久之后,武舞转过头,俏脸看着我,问:小情人,今儿你开心不?

  我轻笑,说挺开心的,心情好久没这么舒畅了……我说的是实话,自从和赵琳分手,我的内心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放松过。武舞听我这么说,她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告诉我说这是她最开心的一天。

  我俩在文笔塔上站了一会后,就一起扣着胳膊下了塔。

  等我们开车回到凤凰村的时候,都是凌晨了,村口凤凰树那里,一群小孩在放烟花,见了我后,都喊我张成哥,我过去陪他们放了一会才和武舞一起往家里走的,快到我家院子门口那里的时候。

  武舞突然停住了脚步,说要我亲她。

  我苦笑,问她比赛的时候亲了这么长时间,都快断气了,还没亲够啊?

  武舞摇头说没有呢,接着她就嘟着小嘴问我是不是早就把她亲腻了,我说哪能啊,你这么漂亮的女人,一辈子都亲不够。

  我和她在院子门口那里亲了会,一直亲到大黑发现我们,汪汪叫了几声之后,我俩这才分开的。

  等我两进去的时候,怕表姐和我爸发现,我们就把扣在一起的胳膊分开了,表姐和我爸正在堂屋里聊天,见我们回去后问我们玩了这么一天,累了吧?那就赶紧休息,明天还有要事。

  明天,大年初二,该上山看我妈了!

  每个地方和每个地方的习俗都不一样。

  我们凤凰村自古以来的传统,上山看死去的亲人一年有三次,一次是忌日,一次是大年初二,剩下的就是清明节,大年初二的一早,我们老早就起床,开始蒸糕,准备糖食水果之类的献祭食品,表姐蒸糕的时候,我带着武舞开车去三公里外的集市买了银子钱。

  等我两回来的时候,表姐和我爸都准备差不多,就等我们的银子钱了。

  后面就是一起上山祭拜。

  我妈埋葬的地方是我家背后的紫微山,而且是我们村子的风水大师亲自选的地方,紫微山是我们村子的山,一般情况下,我们村的村民死了后都不是埋在紫微山,而是另外一座山,因为传说长辈去世了埋在紫微山上,后辈压不住的话,会给家里带来灾难。

  可风水大师帮我妈选择墓地的时候,偏偏选在了紫微山上,而且当时还说了紫微一出,统领群星的话。

  所以,整个紫微山就我妈那座孤零零的坟。

  等我们到了我妈坟前的时候,距离上次我妈的忌日已经几个月了,按理说应该长满了杂草,可是她的坟却很干净,我看了我爸一眼,知道是他提前上来清扫干净的。

  我心里对他的那股子气,又消散了一些。

  把该献祭的东西摆好之后,我看着我妈的坟,说:妈,过年了,我们大家一起来看你。

  每次我来到我妈的坟前,我总是会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想起我妈对我的好,虽然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每次想起我妈,我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气氛有些沉闷。

  献祭完毕后,我还多想跟我妈呆一会,表姐带着武舞先下了山,我爸跟我呆了会后,也下山了,最后就剩下我,我靠在我妈的坟前,看了墓碑一眼,看着远方说:妈,再过十多天,我就满十八岁了。

  酷匠》5网永久免费看rE小O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下面开始补,求撸撸啊!